心理師:婚姻是「一張婚床上躺著六個人」夫妻間的互動,某程度上受著各自原生家庭羈絆,孩子出生後更是考驗

其實家庭關係是不是一定要像古人那樣持續到地老天荒呢?這倒也不必。但如果你想過得好,總歸還是要從經驗當中學習的。

夫妻雙方的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 
#1 家族,可以說是一代又一代的婚姻。 
#2 夫妻之間的互動,某種程度上也是各自原生家庭的互動。 
#3 夫妻雙方的父母是否合得來,對於婚姻關係來說很重要。 

婚姻其實就是家庭得以形成的一個緣起。所謂家族只不過是一代又一代的婚姻。 

有關婚姻,我以前有過一個說法。這個說法其實是從老師那裡聽來的,只不過我後來又豐富了它,叫作「一張婚床上躺著六個人」。這其實是一個思想實驗:

首先不管你是男方還是女方,因為這些計算其實都是對稱的。你要看你的爸爸和對方的媽媽能不能過好兩口子的生活,如果覺得他們能過得特好,那就加五分。如果他們在一起是徹頭徹尾的災難,那就扣五分。

零分就是一個中間狀態,你可能實在不好說他們相處起來會是怎樣。這就是第一步計算。如果你覺得他們能相處好,就給高分;如果你覺得他們不能很好地相處,就給低分。 

第二步,你要看你的媽媽跟對方的爸爸能不能過好兩口子的生活。計算的方法跟剛剛一模一樣,也是從負五分到五分的範圍。 

第三步,要看你的爸爸跟對方的爸爸能不能當好兄弟,也是從負五分到五分的範圍。 

到了第四步,我相信大家基本上都能猜出來了,要看你的媽媽跟對方的媽媽能不能成為好姊妹,也是從負五分到五分。 

這樣,各位其實也就知道了,最後得分範圍理論上是從負二十分到二十分。但是我猜想,負二十分應該不大可能,如果是這種情況,兩個人怎麼會碰面呢?怎麼會相處到能夠做思想實驗的程度呢?很難想像,只有編小說才會這樣編吧。 

那二十分,我覺得理論上是有可能的,但是我還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組合。這也是由於我們臨床諮詢工作所見的都是異常的個人、家庭和婚姻,所以我們通常而言,不大容易見到如此理想的情況。 

有人如果能算出一個得分,就能看得出他對於對方的家庭,以及自己的家庭都比較瞭解。這本身其實就代表你們的關係已經比較深了。 

也有人的確算出負分,算出負分後他會告訴我:「哇,那不會吧!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很好,結婚只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們原來的家庭不管怎樣,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如果他實在不信,我也只好說:「我祝你們幸福,但是請不要怪我烏鴉嘴,你們的關係往後如果出現一些小麻煩的時候,可以利用這個思想實驗來看一看,這個麻煩究竟出在哪裡。」 

對於大多數家庭,一般來說,在剛剛計算的這四個項目當中,有兩項是正值的。因為有兩項是正值,才有可能大概率上保證總的得分是正值。所以他們能夠在一起過得不錯,這也是由於他們的父母內在形成了我剛剛所說的這些聯盟。 

但是如果這樣的關係出現了一些問題,剛剛的思想實驗其實還是有一個很精妙的作用。那就是可以看一看這個問題是由於你父母當中的哪一方,跟對方父母的哪一方發生了衝突。也就是說你們之間的互動,它背後的本質其實已經變成了他們倆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了。重新做一下思想實驗,往往能夠使人明白他們的衝突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實驗當然是一個無比簡化的版本。各位可以想一下,雙方各自的父母是不是又各自有父母呢?他們不是從天上掉下來,或者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他們本身其實已經繼承了剛剛我們說的這種內在組合了。 

有人會問我:「我父母其實都已經不在了,或者其中有一方不在了,我也沒有見過雙方父母在一起交往的任何場景。你這個題我該怎麼做?」這沒有問題的。如果你對自己的父母足夠瞭解,對對方的父母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想像一下他們碰面會怎樣,其實也不是很難的,對不對? 

如果這個人不需要碰面,甚至也不需要活著,就能夠做思想實驗的話,也就意味著一張婚床上躺的不止六個人。這裡的六個人,是指你、對方與各自的父母。但其實,父母上面還有父母,有些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躺的還不一定是活著的人,這想起來令人毛骨悚然。在一些家庭當中,你能夠看到有些躺著的可能是隔了一代的長輩。在更戲劇化、更典型的家族當中,還可能是隔了兩代的一位祖先。這位祖先的影響並沒有消失,他的能量場實在是太強了,所以他的影響仍然能夠作用於這對小夫妻之間。 

所以我們不可忽視這一點:我們的確處於家族的傳統當中。把這一部分好好盤算一下,我們就可以看到,雙方是不是在心理層面門當戶對。 

有時候,我們可能只傾向於計算意識層面。無意識層面的東西,可能我們要麼是不知道,要麼是不想算、懶得算。在意識層面比較好算,比如我們都喜歡旅遊,喜歡美食。這些看起來就成為兩個人在一起的理由,而且絕對可以持續地在一起。 

個人無意識的部分,可能跟我們家族、家庭的無意識是相通的。通常我們在年輕的時候,離原生家庭有一些距離。比方說你去外地求學,然後又自己工作,經濟獨立,所以我們這個時候呈現出的是受原生家庭影響最少的時候。這時候的我們很容易只計算人格當中比較外顯的部分、意識當中比較靠近表層的部分對我們的影響。很多時候,一個人戀愛、求偶、成家,也就是在這個階段,所以我們會覺得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其實,我們的確應該為人類有這樣的喘息機會感到開心,感到興奮,並且為他們祝福。如果是一對新人,那麼他們對於自己原生家庭中這些東西的意識化的程度可能並不高。不然,他們可能真的沒有去步入婚姻、組建家庭的勇氣了。 

有時候這種盲目也是加引號的,也不完全是壞事。但是當你們的關係出現問題的時候,剛剛這個實驗的演算法就是一個很不錯的思路。 

其實從婚後到生育,尤其是生育,會帶來一個孩子,有了孩子後,對於夫妻雙方而言,彷彿自己的童年都要被再演一遍。而且往往由於孩子出生的緣故,雙方父母或多或少都會介入。有時候,夫妻雙方會很驚訝地突然認識到:我的父母居然是這樣對待我的孩子的。好像突然他們就明白了,當年父母是怎麼對待自己的。 

人們這時候可能會氣不打一處來,之前覺得父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又感覺到還沒有過去,「你們居然這樣對待我的孩子!」這可能會產生很激烈的衝突。這樣,一個家庭系統當中突然就灌注了很多負能量,可能是暫時很難轉正的負能量,這往往會成為小家庭的考驗。 

在一張婚床上的這些人,甚至不光是人,有時候還有鬼,他們會打起來。這樣一來,婚姻的確是很考驗各位的修行,因為我們很有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想:「我不考慮過去了!我也不考慮自己!我還是不要對自己好奇了!」「你要趕緊決定我們在不在一起!」「這個問題究竟對方負多少責任?」「接下來我們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我們離婚吧!」 

這樣一來,家庭當中面臨的危機就被實體化了。好像這個危機不是一個與我們各自的過去廣泛關聯的現象,我們就想把這個實體除之而後快。其實這個時候往往又成了悲劇的一個續篇。當然,在臨床當中這樣的戲碼的確是太常見了,諮詢師總體而言是一個價值中立的角色。 

其實家庭關係是不是一定要像古人那樣持續到地老天荒呢?

這倒也不必。但如果你想過得好,總歸還是要從經驗當中學習的。 

 

摘自 張沛超《過好一個你說了不算的人生》/ 方舟文化


心理諮詢師 張沛超

擁有跨學科綜合型的學術背景,武漢大學心理學碩士、哲學博士。

 

Photo by RODNAE Productions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