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裡,媽媽的一天不好過!試想: 自己正理所當然地享受的一切,是老婆做了多少事、多少累(淚)換來的

雖然比起過去媽媽身兼媳婦、嫂嫂、妻子多重身分的那個年代,時代變了很多,但是現在的媳婦依然討厭過節日。覺得妻子稍加忍耐就沒問題的老公、覺得自己經歷過的事情也要讓媳婦體驗到的公婆、生氣難過卻說不出口,默默忍受這些陋習的媳婦....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媽媽看起來總是很累,爺爺個性冷漠無情,所以媽媽很常哭。爺爺在我快三十歲的時候過世了。媽媽是侍奉公公將近三十年,她那個年代常見的犧牲品──長媳的象徵。 

時光飛逝,等我當了媳婦才明白媽媽當時有多辛苦、有多想回娘家。 

雖然比起媽媽身兼媳婦、嫂嫂、妻子多重身分的那個年代,時代變了很多,但是現在的媳婦依然討厭過節日,依然覺得婆家的人難相處,婆媳衝突也依舊在發生,甚至有人因為婆媳問題而離婚。世界瞬息萬變,可為什麼婆媳問題,還有媳婦在婆家遭遇的不合理、不當對待,卻改變得如此緩慢? 

覺得妻子稍加忍耐就沒問題的老公、覺得自己經歷過的事情也要讓媳婦體驗到的公婆、生氣難過卻說不出口,默默忍受這些陋習的媳婦,其實三方都有問題,不是嗎? 

雖然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看見顯著的變化,但是起步並不難,只要從自己開始改變,一切自然而然會跟著發生變化。 

 

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們早晨出門上班能走在乾淨的街道上,是多虧了某人凌晨認真地掃地;我們可以輕易地在超市買異國熱帶水果來吃,也是多虧了某人的辛勞。無論是要繳稅還是付費,我們在享受這些權利的時候,都付出了代價。 

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付多少錢,就能享受多大的權利,甚至有些人以顧客至上的名義,不惜當奧客。為什麼有些人從來沒想過自認為應當享有的權利,包含了某人的犧牲呢? 

過節日的時候,全家和樂融融地圍成一圈吃水果,其中有個人從前一天就做牛做馬一整天,卻連一句話也插不上,尷尬地坐在那兒。當男人理所當然地在整潔的供桌前磕頭時,整天都在準備祭品的女人總是出神地站在後面,一心盼望祭祀結束後,可以快點收拾好供桌,早點休息。 

做了三十幾年媳婦的媽媽,負責準備祖父母的祭祀,在爺爺、爸爸、叔叔、弟弟磕頭行禮的時候,總是退居後方。真正一整天在煎煎餅、拌涼菜、忙進忙出的人,是從未見過曾祖父的媽媽和嬸嬸。 

男人祭祀,女人做菜,逢年過節先回婆家,女人結了婚就是潑出去的水……這些都是以前時代的陋習。 

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某人過得舒適安樂的時候,總有另一個人備嘗艱苦。那些都是不對的陋習,而且也沒必要繼續遵循。 

我希望替往生者準備飯菜的祭祀傳統也能慢慢消失。祖父母、父母等等,在和自己有直接血緣關係的人的忌日那天,舉行簡單的儀式,追悼他們就夠了。非得將每年的祭祖推給毫不相干的媳婦去做,這太不合理了。 

我記得有一次過節日,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既搞笑又悲傷,令人「哭笑不得」的留言。 

「就算不準備飯菜,西洋人的鬼也會庇佑好子孫,為什麼我們韓國人的鬼沒飯菜吃,就會危害後代子孫呢?」 

如果你重視婚姻生活,珍愛你老婆的話,最好回想一下。

自己正在理所當然地享受的這一切、父母理所當然地期待老婆去做的事,是不是以老婆的眼淚換來的。 

 

摘自 朴書雲《媳婦靠北日記》/ 平安文化


朴書雲 박서운

一九八五年生,三十多歲的平凡女性,結婚後過著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媳的生活。本書來自作者的親身經歷,她希望透過這本書,能夠帶給有相同煩惱的女性一些幫助和力量。

 

Photo by RODNAE Productions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