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父母後人生複雜程度空前增加,須經歷與自我/孩子/原生家庭間緊密到分離,若能順利過渡人生幸福完滿程度較高

成長是不斷地告別,如果恐懼分離,很可能難以順利進入人生下一階段。從出生開始,分離也就開始了,到青春期後,我們的分離欲望進一步加強;到步入婚姻進入家庭、當我們生育的時候又會出現與自我、原生家庭、孩子連結分離一系列的問題;在晚年,我們更容易發現人生本就是充滿分離的。

一篇讀到的雞湯文裡頭也會說「成長是不斷地告別」。它反而沒有強調成長是不斷地連結、不斷地到達、不斷地獲得。分離欲的確值得好好說一說。 

當我們從母體當中出來,其實就跟母親的肉體分離了。子宮內的環境實在是太完美了,哪怕我們都不記得了,但是仍可以說這是所有幸福感的源頭,總的源頭。因為裡面什麼都有,就像天堂一樣,你想要的都會有,你的代謝廢物都會被排除。你一天天地長大,直到分娩的時候,你與母親就分離了。 

在這個時候,你與你獨立的身體、獨自運行的系統連結的同時,與母親就分開了。一些心理學家會說出生其實就是一種創傷,所以幾乎所有的孩子呱呱墜地的時候都是哭的。 

從起跑線開始,接下來他必須很快地繼續分離。比方說,在第一個月內,母親跟孩子之間的相連可以說簡直是子宮內環境的模擬。這個時候,母親全心全意地沉浸在這個新出生嬰兒的內在狀態裡,嬰兒所有的需求,母親都能神奇地立即滿足他,所以他完全不需要意識到外在世界的存在。但是過了幾週之後,母親的回應便不會是一開始的這種完美形式了,所以他就要與一開始的這種無比全能的嬰兒感發生分離。 

在這之後,其實有一連串的分離。比方說斷奶,斷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孩子出生之前是透過臍帶跟母親連結,孩子出生之後,口腔跟乳房之間這種吮吸哺乳的關係,就部分地代替了臍帶的功能。斷奶之後,連這一部分的關聯也沒有了。 

斷奶意味著什麼呢?說明孩子不得不走上獨自的旅程了。我們前邊談到過食欲,食欲非常深刻的部分,其實就是在斷奶前後形成的。那麼,接下來他還要面臨分床、獨自排泄。再長大點後,他要獨自爬著去另外的一個房間,開始走路,進幼稚園。 

進幼稚園的時候,要面對一個非常陌生的環境。他可能有半天到一整天的時間,沒有辦法見到自己的母親。在這個時候,你能夠在幼稚園的門口看到非常悲傷的、淒慘的孩子的表情。 

所有對我們連續性的打斷,其實我們都不愛。可是,這種不斷分離,其實就是不斷地產生不連續感。正是因為這種不連續感,我們得以和母親乃至家庭之外的世界有越來越多的連結。所以,這種不斷分離的欲望,其實就是不斷成長的欲望。我們想與某件事情分離,這其實不完全是一件壞的事情。從大的方面來講,這就是不斷地分離、個體化的過程。 

 

到青春期後,我們的分離欲望進一步加強

青春期會有派系行為(小團體)。從此之後,我認定自己的身分並不僅只於我是某某家的孩子、我爸爸是誰,而是我屬於哪個派系。 

一開始非常重要的派系,就是男生一個派系,女生一個派系。再接下來,他們會有偶像崇拜的行為。這與派系行為其實是聯繫在一起的,因為崇拜同一個偶像的人,自然地就成了一個大的家庭或家族。 

我記得,當年我在大學給一個中學生做家教的時候,一進他的房間,我驚呆了!在這個房間,你能看到的所有地方都是關於周杰倫的物品,從天花板,到床上的抱枕,到用的筆,到身上的衣服,到檯燈罩。在這個時候,透過對偶像的強烈認同,他進一步拉開了他與家庭的距離。一種自然的生長趨勢,使他把「某個家裡的孩子」的形象引向一種模擬的社會。這其實都是後來社會行為的一個小小的訓練。 

在過了青春期之後,孩子就要面對大考。通常而言,大考之後他將去到離家比較遠的城市。我們會留意到,有些青少年是在大考前後出現精神心理問題的。其實這是因為他沒有辦法協調分離與連結的矛盾。他可能對於未來的世界充滿著恐懼,沒有辦法與之連結。也可能家庭存在著某種危機,他是麻煩的解決者,他不放心走,所以他被迫使自己陷於一個「我是家庭當中的孩子,我還不是一個準備走向社會的人」的角色,這就會誘發一種分離欲和連結欲之間的鬥爭狀態,會帶來一種心理上的問題。 

在大學裡,很多人都加入社團,會參加一些社會活動。這使他們進一步與更廣泛的世界連結,同時也與孩子氣的部分分離,為接下來進入婚姻家庭做準備。 

 

如果想婚姻能夠順利地進行,其實要有一個前提:婚姻中的雙方與各自的原生家庭分離的程度是夠的。

這不代表他們跟原生家庭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或者說隔著大半個地球。他們完全可以在同一個城市,甚至同一個屋簷下,但是他們內心要有較高程度的分離。 

當這種分離比較完善的時候,兩個人在一起就會結成一種比較輕鬆的、直接的關係。要不然的話,就像我在前面講家庭環節的時候所說的,「一張婚床上躺著六個人」。這裡頭的權力鬥爭就不可思議了。 

所以,我們要進入一個家庭,其實前提是「出家」。注意,在這裡「出家」是代表使自我從原來的家庭當中分離出來。 

其實,締結家庭之後就會生育。生育之後,其實我們也是告別自己的一個孩子身分,只要我們沒有生育,我們其實可以純然地在一個孩子的狀態。 

 

當我們生育的時候,我們其實就告別了無憂無慮的「兩個人吃飽,全家人不操心」的狀態。

很多人在這個階段,其實也會出現一些分離的問題。他沒有足夠的與這種孩子狀態分離的欲望,或者說對於將要到來的自己的孩子,沒有連結的勇氣。所以在這個時候又會出現一系列的問題。如果在這個問題的解決過程當中,人能夠進一步地與年輕單身或者未育狀態的自己很好地分離,他的人生就會進入一種更多的連結狀態當中。 

自己當了父母之後,其實就被嵌入社會的一種基本單位裡頭了。由於我們社會的基本單位就是這樣一個家庭,借助於這種基本單位,透過孩子的圈子,你又跟其他的家長及老師廣泛連結。從一方面來說,這會使得人生的複雜程度空前增加。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如果你能夠順利地過渡到這個階段,人生的豐富程度也就會比較高。 

 

人生當中比較有挑戰性的環節,就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階段

在這個時候,你可能每天都要在不同的狀態之間切換。當這種切換發生的時候,其實你更加能夠換位思考,從他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希望如此。 

當這一部分發展目標達到之後,人生進入中年階段,然後又要面臨和自己父母的分離了。可能有早的、有晚的,但是終究我們會面對這樣的一種分離。

很多來訪者,是由於面對與父母分離的時候,內心還有很多情結沒有修通,就會來諮詢。有些是自己的孩子將要重複當年自己離家求學的過程,來訪者可能也會受某些情結的影響。 

 

最終我們的人生慢慢就進入「晚成」1階段 了 。這意味著我們與自己健康的身體也在逐漸分離。

生老病死,其實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早晚有一天,你會發現身體越來越不好。這時候,身體雖然並沒有立即進入朽壞的狀態,但其實也是一個不斷與自己的身體告別的過程。 

這通常會激發一些中年危機或者老年危機,會帶來一些問題。當然了,如果我們能夠克服這些問題,那就可以進入人生的一個比較圓滿的階段。在這個時候由於我們的人生變得豐盈,所以對於分離不是特別恐懼了。 

一個人到死亡的時候,他其實放下了很多在這世間的羈絆,只有在這種情況下,他才能夠達到一種自在的狀態。

所以死亡並不是一件全然壞的事情,它裡頭包含了一種完滿、大自在的可能性。這個目標其實很難實現。但是,的確古往今來有很多人實現了這樣一種大自在。 

 

分離欲:成長是不斷地告別 

#1 分離欲與連結欲是辯證統一的。有連結必有分離。這種欲望貫穿我們一生。 

#2 從出生開始,分離也就開始了。 

#3 在人生各個階段可能都會出現一些心理問題,我們可以觀察是不是分離欲對我們的影響。 

#4 如果恐懼分離,很可能難以順利進入人生下一階段。 

#5 在晚年,我們更容易發現人生本就是充滿分離的。 

#6 實際上,死亡也不全是壞的,它的存在,意味分離的結束,某種意義上是完滿人生必不可缺的。 

 

摘自 張沛超《過好一個你說了不算的人生》/ 方舟文化


心理諮詢師 張沛超

擁有跨學科綜合型的學術背景,武漢大學心理學碩士、哲學博士。

 

Photo by RODNAE Productions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