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歷史會變,但人性不變。名師 呂捷:「學歷史最重要的不是升學考試,更是面對人生的考試!」

一直以來,我們的教育體制都在要你「學」,但鮮少提到怎麼「思考」、怎麼「用」。 如此一來,歷史變成了枯燥無味的年代與人名,只為了應付一連串的考試,或是⋯⋯一次考試。而我們往往都在追求一個標準答案,或者是在上位者給你一個標準答案。
  • 文/ 呂捷
  • 2021-09-15 (更新:2021-09-15)
  • 瀏覽數9,327

歷史能幫的不只是升學考試,更是人生的考試

「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或許對大部分人來說就是這樣。但對一個學歷史的人來講,我們的工作就是幫這位小姑娘「卸妝」,有時候近乎「毀容」。

禪讓,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商紂王真的有那麼壞嗎?周幽王真的是放煙火放倒的嗎?

一直以來,我們的教育體制都在要你「學」,但鮮少提到怎麼「思考」、怎麼「用」。 如此一來,歷史變成了枯燥無味的年代與人名,只為了應付一連串的考試,或是⋯⋯一次考試。而我們往往都在追求一個標準答案,或者是在上位者給你一個標準答案。

構成一段歷史,必須有三個元素:史料、史實、史觀。我們用史料來還原史實,用史實來發展出屬於你的史觀。你必須透過思考來得到屬於你的觀點,這段歷史才會變得有意義。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會想讀歷史系?

為什麼會對歷史有興趣?嘿!你哪一隻耳朵聽到我說「我對歷史有興趣」?回想大學聯考放榜那一天,我看著榜單愣在那裡,我考上了從來沒有想過的歷史系。沒錯!我填錯志願了。聽起來很荒謬,但卻異常真實。

在踏入補教業之後,「歷史」支持著我的生活用度。而在有了小孩之後,我開始思考「歷史」可以帶給學生什麼?是為了考試的時候多對一題?多拿那兩分、三分、五分嗎?

不,我希望歷史能幫孩子的不只是升學考試,更是人生的考試。

讀歷史是件有趣的事。往小的講,當你感到失落、低潮,覺得自己身處十八層地獄的時候,就翻開史書找一個比你更衰的人,你會發現,原來地獄還有第十九層!痛苦,是比較出來的;當你覺得人生攀上顛峰、志得意滿時,也可以翻開史書,你會反思自己的渺小與微不足道。

往大的講,一個決策、政策的推行,你想了解成效如何可能要三、五個月,甚至是三五十年。讀歷史,你只要翻到下一頁就知道結果了,是不是很有效率!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既然有前例可循,「照貓畫虎」並非難事。但如果少了「思辨」這個環節,可能就會⋯⋯「畫虎不成反類犬」!

歷史就是故事,我們都喜歡聽故事,也在故事中得到啟發。而且歷史是公平的,不管當代的權勢者怎麼去打扮它、掩蓋它,總有一天會還它公道,雖然遲來的正義不一定是正義,但它可以給我們一些警惕。

說實話,寫書是一件非常硬的事。這本書我寫了四年,不是我很認真,而是因為我斜槓得非常徹底,翻譯成白話文叫做:「不務正業」。雖然早就過了最後的交稿期限,但出版社依舊耐心等待,只是「噓寒問暖」的次數增加了⋯⋯

今年(二○二一)五月母親節過後,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臺灣也瞬間被按下停止鍵。我所有的工作因而全部停擺,以往的忙碌也化作無奈的沉澱。其實就是每天在家,沒事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滑手機,活像顆加大的麻糬!就這樣,兩三個禮拜過去了⋯⋯

在一個白天沒事幹,晚上睡不著的深夜,我坐在陽臺點了根菸。

「曾經那個少年,四十歲了,三少四壯,我還有多少時間能浪費?」

「如果有一天,暮然回首,我會怎麼看待這段日子?」

「疫情總有一天會過,再這樣擺爛下去,我以後還有意志力、行動力面對挑戰嗎?」

「疫情之下,我還能做什麼?」

我對自己做出了靈魂拷問⋯⋯

於是乎,我開始寫書,完成那未完成的稿件。

哥教的不是歷史,是人性。只是我在教人性的過程中,拿歷史出來舉例而已。千古歷史在變,而人性不變。現在發生的事情,以前一定發生過。以前發生的事情,以後一定還會再出現,只是用的工具不一樣而已!這本書將從遠古開始進入,帶著你一起走入歷史,幫你面對人生的每一場考試。

摘自 《社會在走,歷史要懂:呂捷開講》/圓神出版


【作者簡介】

呂捷

知名補教歷史老師,中正大學歷史系、中正大學歷史學系研究所畢業,行腳類歷史節目《呂讀台灣》主持人。
因活潑的教法與貼近年輕人的語言而在網路上廣受喜愛。臉書粉絲頁逾51萬人追蹤,網路教學影片瀏覽人次突破千萬。他認為歷史該教的不只是認識歷史,而是該認識人性,並且常用犀利的角度來剖析各類事件,因而被票選為「最愛補教名師」。
著有《哥教的不是歷史,是人性》《社會在走,歷史要懂:呂捷開講》。

圖片來源:呂捷FB粉絲頁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