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上課也能像吃Buffet?台大首創「學習規劃辦公室」,協助孩子打造自己的學習路徑

108課綱啟動新教改,希望成就每一個孩子,自我探索的學習歷程成為一大關鍵。高中降必修、增選修,催生了課程諮詢教師,大學也回應日益複雜的人才需求,提供更多元彈性的學習空間。

「你大學讀的是哪一個科系?」這在日後恐怕是愈來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現在大學不再只能乖乖讀一個科系到畢業。

當年參加大學聯考的父母,很難想像現在多元的大學入學管道,以及日益打破框架的學習生涯。除了較熟悉的「雙轉輔」(雙主修、轉系、輔系)之外,多所大學紛紛搶辦「不分系」、跨領域或跨校課程,開啟學習的更多可能性。


 

台灣大學去年提出「未來大學」的目標,希望以學力取代學歷,轉型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開放大學,並於近日提出具體行動方案,包括探索學習計畫、領域專長、創新領域學士學位學程、設計你的課程、設計你的大學等,已陸續上路中。

 

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專屬的學習模組

有人認為擁有較大的選課彈性,是好事,因為真實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大學生也該有更多可以獨立做選擇的空間;但也有人提出擔憂,當學生有太多選擇的時候,會不會感到更茫然?

為此,台大率先借鏡國外「學術建議」(Academic Advising)的經驗,在教務處成立「學習規劃辦公室」,透過校級的專業學習引導網絡,幫助學生因應日漸多元的學習管道,打造專屬的學習模組與路徑。

「傳統的系導師通常會跟學生聊聊天,談談該科系的未來發展、選修哪些課程,但這已經無法滿足學生的需求,」台大副教務長、學習規劃辦公室主任詹魁元做了生動的比喻,以前學生從大一到大四只有一條路走,但現在就像置身在一個操場,可以自由選擇往哪個方向走。

詹魁元觀察,台大內部也有一股渴望改變的動力。他談到,行政團隊年輕化,很多系主任僅40多歲,關注改革的影響力可能是未來20年,更容易順勢打破嚴重的科系藩籬;近年發現學生也變得不一樣了,不論考試、報告或做專題,「他們不怕苦、不怕難,就怕做得沒有意義」,對教學創新無異是一大挑戰。

他舉例說明,在機械系最難的就是做車子,但台清交成紛紛成立賽車隊,賽車隊很花錢、花時間,要去拉贊助、功課可能不好、又沒有人喜歡,卻仍發展得十分蓬勃。

這可能與國高中教學的改變有關,愈來愈多學生有進行專題研究、參加競賽等經驗,對於在大學的學習很有幫助。」詹魁元說。

 

1/4的學生覺得受限,希望能夠為未來而學

據台大108學年的統計資料,約有11%的學生在大一時提出轉系申請,全校申請轉退學的學生比例更高達13%。調查也顯示,將近1/4的在校學生對於自己有清楚的目標,但覺得受限於現行的制度環境。

詹魁元表示,當學生對於學習感到困惑,包括對於目前科系沒有興趣、找不到自身的學習方向、不確定修習哪些課程銜接未來的生涯發展等,都可以向學習規劃室尋求協助。

學習規劃辦公室就像是熟悉各種學習路徑的串聯調度站,連結校內現有的學習軌道與新設的路線,進一步協助同學選擇適合的學習管道,也會陪同學生一起打造自己想走的新路徑。

學生只需線上申請,就能夠進入學習規劃辦公室的輔導流程,包含預約面談、進行評估、提供建議、協助找到資源等,而且結案的決定權是在學生身上。

比方說,專業人力就是其中一項重要的資源。詹魁元指出,學習規劃辦公室除了引導學生發掘自身興趣外,也將整合跨領域專家智庫,例如原系導師、跨領域導師、同儕、業師、校友等資源,都是辦公室的合作夥伴,可以借重他們在該領域的人生經驗,引導學生適性發展,支持學生發展個人化的學習模組。

就讀台大電機系的陳懷璞,在高中時曾以「魚能發電」專案獲得英特爾國際科展獎,因而保送進入台大。透過創新領域學士學位學程,他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以「魚能發電」科技創業,幫助進行海洋探勘與魚類探勘,而學習規劃辦公室將協助他在電機系之外,尋找適合的海洋所導師及海洋探勘業師。

由於一切還在草創時期,很多時候仍需要「摸著石頭過河」。詹魁元坦言,不只學生要學習,老師、行政人員也在學習,但令人欣慰的是,他常常收到老師來信主動表示願意幫忙,「這就代表成功一半了」。

 

照片:台大賽車隊提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