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之名要求孩子無條件服從大人的權威,是一種「暴力教養」;讓孩子自己作主,他才能擁有更好的未來

讓孩子成為能夠做出創新決定的人,才能為社會注入新意。但是往往在某些親子關係中,孩子不但無法盡情發揮,父母還會要求孩子要對某些價值或是恆定原則絕對服從,儼然成了一座折磨人的無形牢籠。

我們自己和自身的關係,比我們跟父母的關係更加親密。唯有超脫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才能讓我們和自身有所連結。即使父母曾經在我們小小的童年時期無條件的付出,我們仍要拿回一項最寶貴的權力— 一種自由、一種獨立思考的力量。                                                       

---艾立克.比內(Eric Binet)

 

典型教育

知名心理學家尚.皮亞傑(Jean Piaget)提醒我們,在常見的教育理念中,大多是在不斷地嘗試讓孩子成為屬於大人社會裡的一分子。這種影響孩子的觀念為數之多,並不僅僅是來自父母,也可能是來自家庭、文化,甚至宗教信仰。

皮亞傑認為,要擁護的觀點應該是:讓孩子成為能夠做出創新決定的男人、女人們,才能為社會注入新意。但是往往在某些親子關係中,孩子不但無法盡情發揮,父母還會要求孩子要對某些價值或是恆定原則絕對服從,儼然成了一座折磨人的無形牢籠。

只要你感覺到你的父母知道什麼對你最好,還認為他比你自己更了解你,那麼,在你人生中,很有可能會面臨到許許多多的難題。在這裡,你會清楚發現,你的自我發展被親子關係的牽絆設限了。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相信,你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的犧牲。許許多多的人都在暗中等著自己的父母親過世,並相信等到那時候就可以解脫了。不過,這樣通常是行不通的。

 

乖巧的孩子

海倫(Hélène),一位五十五歲女性教師向我們透露:

我禁止自己活出自我已經長達三十年之久。這些年來,我一直陪伴著我得癌症的母親,直到她去世為止。但是,不幸的事接二連三,媽媽去世之後,我的一位阿姨罹患了帕金森症。為了照顧她,我花了五年的青春和精力在她身上。在她往生之後,她的妹妹有一天摔倒了,而且摔得不輕。她當時大概六十歲出頭,還算年輕。但好景不常,短時間內她的病情惡化,最終變成殘疾人士。我當時當然留在她身邊照顧她。結果最近她走了,我卻突然感到極為孤單。

我意識到我其實根本沒有在我職場上全力以赴過。我頓時感到空虛,哀傷,沒有活下去的動力。而在我的腦海裡,有那麼一個小小的聲音一直在告訴我,這一切都很正常,我只是盡了我該盡的義務。但是,如果我對自己說老實話,其實這樣的犧牲一點都沒有為我帶來任何正面的好處。到頭來,從來就沒有人把我當人看,我只是個任人奴役的工具罷了。而且總覺得,我好像一直在期待,期待得到一個他人從不存在的認可。我真的恨我自己,恨我自己怎麼會那麼傻!

 

海倫這樣嚴以律己的態度,跟她父母小時候對待她的方式如出一轍。她深信這樣的態度,是為了讓她對人生做好準備而存在的。小時候,在爺爺奶奶面前,她是一個服從乖順的孫女,從未想過要反抗顛覆這樣既有的秩序。她到最終,一直受頤指氣使的長輩擺佈,背負著那些充滿正當性卻過分要求的重擔,在體系壓迫的夾縫中求生存。

 

黑色教育

海倫的故事揭露了一個「黑色教育」不為人知的一面。這樣的教育致力於孩子還很小的時候,就教導他們一些錯誤的教育準則,為的就是迫使他們臣服於大人的權力和潛在價值。海倫接收到的訊息是:「我們教妳的事情,都是為妳好,為的就是妳以後也可以為家人扮演好妳的分內角色。」這就是兒童教育裡暴力根本之一。

我們沒辦法僅僅把年幼真實經歷堆放到看不到的角落,然後催眠自己有個很快樂的童年,以及有很好的父母。每個成年人,其實都有責任去釐清當他還是幼兒時候的事實。我們不需要去否認所獲得的照護與關愛,但是每個人都應該去承認,親子關係中既一成不變、不對等,卻又複雜的本質。

 

 

摘自 瑪麗- 法蘭絲 巴雷‧ 迪‧ 寇克侯蒙、艾曼紐 巴雷‧ 迪‧ 寇克侯蒙《你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透過「內在小孩」心法,重整成人與父母更平和與成熟的親子關係》/ 文經社出版

 


photo: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