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出北一建中學霸龍鳳胎》作家媽媽王蘭芬:我只做這兩件事

作家王蘭芬生了一對龍鳳胎,分別考上建中與北一女,外人常好奇她如何養出雙學霸。

作家王蘭芬生了一對龍鳳胎,分別考上建中與北一女,外人常好奇她如何養出雙學霸。她的回答是:爸媽別總是想著要「教育小孩」,而是要「陪伴小孩」,跟著小孩一起好好生活,一起閱讀、一起聊天,就夠了。

這答案聽來平凡無奇,真要日日實踐,可不簡單,在這注意力稀缺的時代,花時間才最難。「但,孩子願意為著你,跟你講話、跟你生氣、跟你撒嬌的時間,真的很少、近乎限量,你只要想想這一點,就能放下手機,陪陪孩子了。」


 

在當媽媽之前,王蘭芬是個記者,跑過影劇線、藝文線,於《民生報》任職十多年;她也是個作家,在網路上紅極一時,主要出沒在台大椰林BBS,ID是Lionborn,有「女痞子蔡」之稱,還出過五本實體小說。

「還沒懷孕時,我很努力喔!但有了小孩之後,我只想好好帶小孩,坐完月子後,我就去報社辭職了!」王蘭芬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見著雙胞胎時,她覺得自己的責任好大,好像得做很多事情,才能把眼前這兩坨軟綿綿的小寶寶養大。

雖然天生有母愛,但當全職媽媽照顧雙胞胎,仍是辛苦。王蘭芬形容,在女兒甜甜與兒子堂堂五歲前,她總處於「動物」的狀態,管著孩子的吃喝拉撒,自己永遠都睡不夠;雙寶去了幼兒園之後,她才開始睡飽,又過了五年、到孩子高年級時,她才重拾文字。

她在臉書上寫些育兒趣事、生活隨筆,很受歡迎,〈南海路高中傳說〉一文就有四千多個分享數,後來追蹤者愈來愈多,出版社也找上門。

最新著作《故事許願機》書寫著她碰到的大小人物的生命故事,「每個人都有故事、也都想說故事,而我呢,愛聊天,也愛寫,是聽故事、寫故事的天才。」

因為家庭離開職場,等到有餘裕時,又開始為自己而寫,這樣的生命經驗,讓王蘭芬認為,父母還是得陪著孩子找出自己喜歡、而且做一輩子都不會膩的事情,這比考第一志願重要多了。

 

自己從小被故事書療癒,當媽媽後也熱愛親子共讀

王蘭芬回想,自己在左營眷村中很傳統的家庭長大,母親嚴厲封閉,總不讓孩子出門,關在家裡的她,沒有出路,只能靠著看故事書理解這世界、或進入另一個世界。

看故事書這件事,解救了兒時的王蘭芬,等到她當媽媽後,自然也帶著甜甜跟堂堂閱讀,「他們還好小的時候,我就買了好多摸摸書、翻翻書,讓他們每天聞、每天摸、每天翻,後來他們會坐、會爬、會站、會走了,沒事就會到書櫃旁找找摸摸,開始探索。」

買了一批又一批的童書,一日又一日的讀,大約三歲時,甜甜跟堂堂突然開始講起故事給媽媽聽,這振奮了王蘭芬,親子共讀之路更有勁了,也更相信,愛聽故事、愛講故事,都是人類的本能。

但她陪著孩子閱讀,只是希望孩子能感受到其中樂趣,此生有書相伴,並非存心想養出學霸,「我求學過程不愛上課、不喜歡唸課內書,常覺得很痛苦,所以很不希望孩子也痛苦,只希望他們不抗拒學習。」

 

不給課業壓力,相信孩子的閱讀理解強、學習必不差

甜甜與堂堂上學後,起初成績也沒頂好,王蘭芬回憶,甜甜直到三、四年級時,九九乘法還背不全,國字也寫很醜,甚至連「ㄣ」跟「ㄥ」也分不清楚,但她並不緊張,也沒叫甜甜去補習、也不特別緊盯,就只是繼續一起閱讀

不擔心孩子課業就此跟不上嗎?「我想,反正他們智力都沒有問題,可能只是一時卡住、或還不想學,眼看著同學都會了,應該總會鞭策自己吧,所以就給些時間;如果我一直給很大的壓力,他們反而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國小高年級之後,各科目都變難,閱讀能力強的甜甜與堂堂開始展現優勢。王蘭芬強調,國文程度好,看得懂題目、看得懂課本,切入任何學科都容易,她曾有朋友從美國回來,孩子的英文卻常不及格,因為看不懂英文考卷上面的中文敘述。

「甜甜堂堂覺得功課比較容易上手了,就對自己愈來愈有自信,而當你贏過別人時,也會想要維持住『贏人』的感覺,就這樣一直保持下去,他們國小、國中都沒有補習過。」

 

要孩子閱讀,父母得以身作則,還得多「聊書」

王蘭芬認為,在孩子大約十歲之後,父母對於教育出的力要愈少愈好,角色要淡一點,放手給學校老師;現在很多家長都干涉太多了,但其實教育是門專業,要尊重老師,家長提供資源跟陪伴就好。

雙胞胎兒女的讀書之路,看似水到渠成,但她提醒,父母要做的,並不只是買書回家、丟給孩子,而是自身也要有讀書的習慣,孩子還小時,就帶著讀,大一點了,則各自讀各自的書;若不如此,孩子定會覺得「你都在看電腦、滑手機,為何叫我要看書呢?」

「聊書」也是關鍵。王蘭芬說,這當然不是正經八百的跟孩子討論書中內容,而是大人對孩子在看什麼書,要有基本的掌握,例如大人也看過這些書,或孩子願意跟大人分享;倘若未來在生活中碰到與書中類似的情境或場景,自然就能聊起,親子間有共鳴,也讓書中內容再度活起來。

 

讓孩子知道「我會聽你說」,親子關係就會好

跑了十多年新聞,王蘭芬至今仍有記者魂,愛提問、愛聆聽、愛聊天,這對親子關係很有助益。

「孩子小時候很愛講,你第一次、第二次都認真聽,他就會繼續講下去,但如果你常不搭理,以後他就不講了;所以,父母再忙都要有回應,就算一邊忙著炒菜、忙著家務,至少要『嗯、嗯、嗯』,讓孩子覺得你有在聽。」

人這一生,很難找到有人真的願意聽自己說話,王蘭芬認為,父母的積極聆聽,就是讓孩子知道:「至少在家裡頭,我會聽你講話。」這不僅滿足孩子想要表達的慾望,也讓親子之間能彼此理解。

如今雙胞胎16歲了,跟青春期的孩子聊天,更需技巧。簡單來說,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看到孩子臉色不對,就趕快閉嘴,要靈活一點、看看風向,把孩子當成老闆。

有時甜甜與堂堂跟同學出去玩,王蘭芬總央著他們拍照片給媽媽看,孩子當然不理會,「但我還是會跟他們要手機過來瞄一下,我告訴他們,媽媽很想知道你在幹麼,我是對你做的事情有興趣,而不是我想管你。」

看似以孩子為尊,但必要時,王蘭芬也會罵人。她主張,現在不罵,以後孩子仍會犯同樣的錯誤,與其被別人罵,不如在家裡教好,也讓孩子知道:「沒有人會很溫良恭儉讓的跟你說話,就算是這麼愛你們的媽媽,也會失控,也會被惹到抓狂。」她也不擔心孩子內心受創等等,孩子沒有那麼脆弱的。

 

跟孩子真正同在,享受彼此陪伴的限量時光

王蘭芬會糾正孩子的不當行為,卻不講大道理。以升學為例,她不會說:「希望你們能考上第一志願。」而是會跟堂堂聊:「讀建中就可以常常吃那邊好吃的乾麵耶。」或是跟甜甜說:「讀北一女你IG粉絲應該會變多喔?」

我不會跟他們說,你考上第一志願,人生就會充滿希望,因為大人自己都不相信這事情嘛!孩子也聽不進去。你講你相信的就好,跟孩子聊生活中這些小小的幸福、小小的有趣,我很喜歡跟他們一起聊未來、想像未來可能的生活場景。」

當然,聊第一志願這話題的前提是:孩子也想,孩子本身就對自己有這樣的期待。王蘭芬覺得,父母得跟孩子待在同一個地方、期待一樣的事情,跟孩子同步,別落差太大,「你就陪在旁邊,當個跟孩子一起笑、一起哭的媽媽就好。」

曾是文藝少女,王蘭芬直言,當媽媽這件事,太實際了,一點都不風花雪月,只有滿滿的生活感。但,她也沒想過,後來的自己每天在臉書寫的,都是從孩子衍生而出的素材,是孩子帶著她看到新世界。

人生很長,但當孩子開心時、挫折時,你就在旁邊,能立刻抱著他的時光,也就十幾年,「這些日子,絕對是限量的,常有人問我怎麼當媽媽,我的答案很簡單,你就帶著愛慕的心情,和孩子一起生活,真正的同在,就夠了。

照片提供:王蘭芬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