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兒子「開除」到父子關係修復—被開除的爸爸:從斥責改為聆聽,從命令轉為關心,成就孩子也成就自己

兒子開始不想回家了。面對兒子不回家,一向對孩子要求很高的爸爸,勒住自己即將破口而出的責備,從命令轉為關心。幾個月過去,孩子發現爸爸似乎真的改變了,努力去顧到他的需要、聆聽他的心聲。父子的關係緩慢、靜靜地修復...

被開除的爸爸 

景懋爸爸,亮銅色的肌膚,文人般細瘦的身軀,誠懇有禮;兩隻大眼藏在明亮的鏡片後方,寧靜沉著,笑起來給人一種充滿信賴感的窩心。

十年前,當他第一次踏入開平的校園,心裡多少有點半推半就。他心想,這所奇怪的學校,竟要求家長在新生入學前,必須先到學校上三天的「親子補給站」課程。 

他還完全沒有預備好,他與孩子的生命,即將經歷翻天覆地的改變。

其實,景懋爸爸心裡已經不是滋味很久了。兒子選這所學校,對他來說,除了椎心刺骨之外,更是顏面盡失。

他生長在書香世家,他的祖父、外祖父都是老師,自己也是知識工作者。在他根深蒂固的觀念中,他的兒子也該成為知識工作者。讀一般高中,也許成績不用頂好,至少上個聽見名稱不讓會人皺眉的大學,畢業後坐辦公室,安安穩穩地過生活。哪知道國三時,這個孩子不知道被什麼沖昏了頭,竟選了這個技職學校,他腦子裡怎麼也無法勾勒自己的兒子穿上工作服,成為一個技能工作者的樣子。

尤其是這段時間,他和兒子的關係如泡三溫暖,有時驟然升溫,雙方情緒高漲;有時又降至冰點,彼此尷尬至極。國中竟然就學會翹課,甚至有一次更到警察 局找兒子,他簡直無地自容。老實說,他對這個兒子已經焦頭爛額,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愈想愈氣憤,又想到他必須停下工作,到開平上三天的家長課程,他簡直像個大悶鍋,滿腹苦水,卻又不知道該向誰抱怨。 

八月份的某一個週五早上八點,開平校本部大樓井字型挑高的寬闊中庭裡,人們陸陸續續湧了進來。到了九點,人聲鼎沸,兩百多張黑椅上頓時都坐滿了人。

這天,不是新生的開學典禮,而是新生「家長」的親子補給站課程。

為了讓小孩能夠入學,許多家長必須從忙碌的工作中請假前來,重新成為「學生」。即使社會化許久,一早踏入會場時,家長們的臉龐藏不住不以為然、不解迷惑甚至質疑不滿的表情。炎熱的空氣中彷彿聽得見無聲的吶喊:「到底一大早拉我來到這裡,要做什麼?而且竟然要上三天!」 

景懋爸爸坐在兩百多張陌生的臉孔之中,試著讓自己不那麼煩躁,他心頭突然冒出了一個不知從哪兒來的奇異念頭:也許,他與兒子之間如亂麻般的親子關係,在這裡會有個答案。

不久後,他看見一位長者緩緩地走上台。台上的長者一頭短髮,白得發亮,穿著一襲中山裝,寬鬆柔軟的長褲,目光銳利如鷹,聲音似乎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帶著渾圓有力的嗓音,安撫了他深處的躁動。

這是景懋爸爸第一次遇見PTS教育的夏創辦人,但他內心不知哪來的篤定,他彷彿預知到這位長者將成為他人生的貴人。

夏創辦人用生動的例子,和家長們說起了改變親子關係的「十二個假設前 提」。其中幾個假設前提,更是如電鑽鑽入他剛硬的心牆,他整個人原有的觀念似乎都被震碎了: 

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 

一個人不能控制另外一個人。

有效果比有道理更重要。

溝通的意義決定於對方回應。

重複舊的做法,只會得到舊的結果。 

夏創辦人愈說,景懋爸爸愈心虛,因為他一點一點仔細看下來,發現自己每一個假設前提都沒做到。夏創辦人的話好像一道令人無法逼視的光,他突然醒悟,自己是個很差、很差的父親。「我好像跌到深谷,在那個黑暗的坑洞裡面,我的兩腿發軟,我真的沒有力量,完全沒有力量靠自己爬起來。」回想起那個時刻,他這麼形容自己當時槁木死灰的心境。

從前,當他看自己兒子的狀況,怎麼看都不順眼,覺得無奈、頭痛。「我看見兒子不成材,我瞧不起他。因為他不符合我的期待。」景懋爸爸直截了當地說。「然而,上了課才知道,是我的行為讓兒子頭痛,我慚愧不已。我也驚覺,我已經被兒子『開除』了! 他已經不願意親近我了。」

夏創辦人曾說,到了谷底,只會剩下一個出口,就是翻身向上。在那個似乎沒有希望的時刻,他把夏創辦人的一段話聽進了心坎底:「要傾聽孩子的聲音。」 

我想用自己的方法打造兒子,卻差點將他打碎 

有如飢餓多時的患者沒辦法快速進食,他一點一滴,慢慢地、慢慢地做,每天都實踐一點點、進步一點點,以絕境重生的意志力往前推進。他知道他必須做下去,再不做,他也許就沒辦法喚回他的兒子,沒辦法讓兒子的心重新回到他身邊。

因為,他兒子開始不想回家了。這個警訊讓他內心的警鈴大作,他知道,再不做,一切就來不及了。

面對兒子不想回家,景懋爸爸勒住自己即將破口而出的責備,而是聽孩子的聲音。他的語句從斥責改為聆聽,從命令轉為關心。

「放學後沒回家,都去哪裡了呢?」他耐著性子探問。

「我都在網咖啊。」兒子說。

「為什麼都不想回家呢?」他努力保持平靜,靜下心來問孩子。

「在家不快樂。」兒子回答,「而且,家裡電腦螢幕太小,網路頻寬太窄,網卡也無法打網路遊戲。」 恍然大悟後,他做了一個讓自己也愕然的舉動。即使內心很痛苦,但為了力挽狂瀾,讓孩子可以留在家裡,他什麼也沒說,狠狠地勉強自己把家裡的電腦設備全升級了。奇招一出,孩子竟然真的留在家了。然而,現實不是童話,父子的關係依舊冰冷,幾天後,兒子甚至在自己的房門上貼上一塊手繪的「機房重地」海報,邊角還標注「違者殺無赦」,把自己關在門內盡情打遊戲。

景懋爸爸忍下來了,在開平有一群相互支持的家長們,共同分享孩子的改變,這強化了他的信念。他也和老師們一起合作,一起聆聽孩子的聲音。

幾個月過去了,孩子的心總是肉做的,兒子發現爸爸似乎真的改變了,努力去顧到他的需要、聆聽他的心聲。父子的關係緩慢、靜靜地修復,孩子也願意再次接納爸爸進入他的生活。一天,兒子突然對父親說起對未來的抉擇。

兒子說,他想爭取進入學校的專業自主課程,待在師傅的身邊學習,成為能代表學校比賽的選手。他一陣激動,幾乎無法喘息,他曉得自己終於等到了這一刻,他站在孩子人生的十字路口,第一次看見孩子敞開心,詢問他的想法。 

景懋爸爸戒慎恐懼,心中響起夏創辦人曾說過的一句話:「焦點在哪裡、時間在哪裡、行動在哪裡,成就在哪裡。」他決定照孩子的意見,沒有他自己的意見;他決心要好好支持孩子,讓孩子追求他的餐飲夢。 

 他的想法轉變了,他打從內心接受孩子的興趣,他相信孩子能順著自己的步伐,成就自己的樣子。 

夢想的路上,不可能平順。師傅相當嚴格,要求也絕不輕鬆。真正進了廚房後,兒子的幾個朋友們都一個個跑掉了,但孩子沒有退縮,終於取得了代表學校比賽的資格,在全國技能競賽中,竟然獲得北區賽西餐的銅牌。

景懋爸爸回憶起這一天,他說:「這個消息把我打趴在地上,我第一次覺得我兒子怎麼這麼厲害。」 

回頭看著自己這段過程的決定,他被嚇了一身冷汗。他清楚知道,若是當初沒有照著夏創辦人所說的十二個假設前提去執行,或是執行時被兒子發現只是在做做樣子的話,恐怕父子之間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當時,我的心其實仍是假假地、很勉強地做。但那時候不做沒有辦法啊,因為我覺得自己真的走投無路了。」有一次和其他人分享起這段故事時,他大方坦承自己的心路歷程,靦腆而幸福地笑了。 

「來到開平,我才知道,我被我的價值觀框住了。我以為孩子就該走上我長輩們的路,但這對孩子並不公平。上了夏創辦人的課,才覺知自己過去的自私,帶給孩子無盡的痛苦與無助。」 

「我想用自己的方法打造他,卻差點將他打碎。」 

「然而,有學校和家長們的支持,我感覺自己被拯救了,我的家庭也被拯救了。而且我現在認為,我兒子是我人生的老師。」 

在分享起兒子的這段痛苦的經驗時,景懋爸爸說話斷斷續續,偶爾會陷入沉思。那既遙遠又靠近的悸動,至今仍讓他難以平復。 

二〇一四年,兒子畢業了。但直到現在,景懋爸爸仍沒有畢業,常穿梭在開平的校園中擔任志工,一面吸收更多親子關係的觀念,一面陪伴新生家長們,分享發生在他自己與兒子身上的奇妙故事。 
 

摘自 吳緯中, 馬嶔《丟掉課本之後,學習才真正開始:啟動學習的9大關鍵字》/ 時報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