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的父子關係,能有效預防孩子成為罪犯

在我認識的這些男孩心中,成長過程一路缺席的父親地位似乎勝過其他朝夕相處的家人。沒有什麼能彌補匱乏的父愛,也無法填補孩子那椎心的失落感,滿心自責的母親想彌補孩子內心深處的悲傷,卻無能為力,反而讓孩子遲遲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 書摘
  • 2016-04-15
  • 瀏覽數4,488

文/安德魯.所羅門

缺席、暴力的父親,是孩子的不良示範

諾艾.馬許從小就經常親眼目睹父親泰隆毆打母親費莉西。費莉西身懷三胞胎時,被泰隆推下樓梯,一個胎兒因此流產。費莉西的首要工作是保護諾艾,她把他當成飽受折磨的犧牲者,這讓兩人後來無法發展出其他關係。諾艾六歲時,她離開泰隆,嫁給史蒂夫。她帶著五個孩子,最愛的就是諾艾。史蒂夫發現自己新的處境非常不妙。「不管諾艾要什麼,她若無法弄到,就會覺得自己做錯事。」他說道。諾艾不停利用她的關愛,只要覺得有利可圖,就著手挑撥費莉西與史蒂夫的關係。

諾艾認為自己的痛苦大多源於他的懶鬼父親。泰隆常不定期來訪,有次他問諾艾缺不缺錢,「我說:『缺啊!』結果他給了我一些毒品,說:『喏,拿這去賣!』」諾艾這麼告訴我。費莉西說諾艾跟泰隆一個樣。「真想不到,這種事也會血脈相承。」她說道。自從諾艾的哥哥車禍身亡後,他和母親的關係就更加惡化。諾艾說:「她會整天坐在家裡,我則不願回家,兩個人都很鬱悶。」諾艾十六歲時輟學,變成慣竊、毒販。妹妹向父母告密,說他帶槍。

 

沒什麼能彌補匱乏的父愛

在我認識的這些男孩心中,成長過程一路缺席的父親地位似乎勝過其他朝夕相處的家人。沒有什麼能彌補匱乏的父愛,就連達尚強勢的爺爺、彼得與諾艾正直的繼父,也無法填補孩子那椎心的失落感。滿心自責的母親想彌補孩子內心深處的悲傷,卻無能為力,反而讓孩子遲遲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直到政府介入,為她們代勞。

但這些年輕人在日後最早建立的關係,卻都是這類童年經驗的翻版,同樣傷痕累累。我心驚膽跳地一次次看見這些坐牢的孩子追求感情,卻又不知如何去愛。他們往往很早生育下一代,就是反映了此一事實在這些小父母的想像中,人是在當上父母之後變得成熟,而不是在成熟之後決定為人父母。這種關於為人父母的想法天真至極,但也樂觀得讓人感動,彷彿有了孩子,就能修補受損的自尊與無底的絕望。

諾艾十六歲入獄前已育有兩子。他驕傲地對我說:「我女友給兒子用的尿布,都是我買的。」從小到大,他總聽身邊人譴責泰隆疏忽了這件事,但他顯然沒想過,自己買賣毒品還為此入獄或四處躲藏,那樣搞失蹤,對新家庭造成的傷害遠比沒有尿布可用還要深切。諾艾雖然有真心愛他的母親、正面支持他的繼父,卻衷心相信父親應該給予孩子的,便是尿布、毒品和球鞋。

 

良好親子關係是預防犯罪的基礎

世人總熱中於辯論犯罪傾向究竟是與生俱來或後天養成,熱切程度與討論自閉症及神童的起因不相上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尚普與同事的實驗指出,帶有重度侵略基因的新生猴子若改由個性非常溫和的母猴養育,即便體內的攻擊基因仍具有生物活性,長大後仍不會好鬥 。

人類的犯罪行為源於某個血清素轉運子的功能改變而造成的基因異常。杜克大學神經科學家卡斯比研究體內有此一多態性的人,發現這些人若在平和的環境中成長,發展出反社會行為的機率並不會特別高;這些人若小時曾挨打,則有八十五%的人會展現反社會行為。

可見基因並不會使人犯罪,但在某些狀況下,卻可能讓人發展出犯罪行為。家庭能帶來負面影響,也能帶來正面影響。有研究認為「正向的家庭環境是年輕人不從事違法或不良行為的主要因素」,家庭關係親密的孩子,較能抵擋犯罪的誘惑。蘿森邦首開先河,比較多份研究後表示:「比起其他因素,親子關係更能解釋犯罪。」

 

摘自 安德魯.所羅門《背離親緣下》/大家出版

Photo:Tim Pierc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