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擬於2024年全面引進電子教科書》台灣小學缺乏專業科技領域師資,恐形成學習的M型化,城鄉數位落差日益嚴重

日本政府的政策推動,直接催生了電子教科書的發展,但台灣中小學教育現場缺乏專業的資訊人力,特別是在採包班制的小學情況更嚴重,導致不同學校之間資訊融入教學的差異,可能在英、數之後形成下一波學習的M型化。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為促進教師熟悉數位教材、帶動更多樣化的課室學習,日本將從今年4月開始廢止上課使用螢幕的時數限制,同時預計於2024年在中小學全面導入電子教科書。

 

報導指出,日本自2019年開始允許國小、國中和高中可以合併使用紙本和電子教科書,但因為上課使用螢幕的時數限制,規定不能超過各學科教學時數的1/2,以及導入電子教科書的成本考量,截至去年3月,僅有8.2%的學校採用電子教科書。

日本中小學正積極導入電子教科書

日本政府不僅今年將針對一到九年級學生提供平板電腦,也計畫比照一般教科書作法,預定撥出22億日圓(相當於5億5千2百多萬台幣)的經費,協助五到九年級學生購買電子教科書,但不會禁止使用一般教科書。

另一方面,配合取消上課使用螢幕的時數限制,同時提出有關健康的因應對策,包括「每30分鐘讓眼睛休息20秒左右」、「眼睛與電子螢幕的距離至少30公分」,以及「抑制電子螢幕的光線反射」等等。

由於日本教科書將自2024年開始修訂,因而訂於該年度全面導入電子教科書,待明年舉辦全國試辦作業後,再進一步研議具體做法。可能的措施為紙本與電子教科書並用、部分學年或學科使用電子教科書、全面電子化有必要時再採用紙本,或由地方教育委員會決定。

目前日本出版社發行的紙本教科書,大多同時會發行電子版,初估明年中小學的電子教科書可達到紙本教科書的95%。紙本教科書具有方便閱覽、養成親近書本等優點,而電子教科書也具備輔助學習功能,包括可以在畫面填寫、塗抹消去,於嘗試錯誤中做修正;進行分組學習時容易溝通對話;語音功能有助於讀寫困難的學生輕鬆學習等等。

 

科技賦予教科書嶄新的定位與概念

反觀台灣數位教育發展狀況,早在2012年,新竹市青草湖國小是第一個將iPad當成電子書包的學校,但「只有書包,沒有書」,可能凸顯中小學教育現場的一大困境,也就是只重視硬體,缺乏軟體與教學方法的科技介入。

「科技被大量用來為教育增能,教科書的定位、功能或形式也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大挑戰,」淡江大學教育科技學習教授徐新逸等人在〈國際經驗對台灣電子教科書發展之啟示〉一文中坦言,新科技介入教科書市場,正好提供了讓教科書的定位與概念進行革新的機會。

徐新逸在該文中引用美國學者對教科書新舊概念的比較,「過去教科書一向被認為是專家創作的,是專家寫給使用者閱讀;但未來教科書的形成,將是使用者寫給使用者,而且多數可能是共同創作完成的。

「隨著學習典範的改變,從教師為中心到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法開始普及化,過去教科書的呈現屬於被動支配的方式,未來電子教科書的概念將呈現學習者主動參與方式,」徐新逸說,當學生與教師在學習過程中主動參與對話時,知識的呈現與內容架構也可能需要進行即時調整,更貼近學習者的需求。

 

台灣不利數位學習發展的三大因素

擅長數位學習與教育科技的專家進一步表示,台灣電子教科書的發展狀況牽涉到下列3大面向:

1. 電子教科書的定位與概念:電子教科書究竟是屬於一般教學教材、課後加強教材或自主學習教材?最基本的是把紙本教科書數位化,但數位學習的意義應該是解決紙本教科書做不到的問題,例如小學生學習立體空間有困難,可以透過數位化來做呈現,就是有意義的學習。

此外,電子教科書可以提供適性化、自主化及個人化的學習,真的把學習的任務交還給學生,學得比較快的學生,可以繼續學更多、更新的內容;學得比較慢的學生,則可以在同一個地方不斷複習,直到學會為止。

2. 資訊設備不足和分配不均:目前台灣擁有平版電腦的國小,一所學校大約配置30~60台平板電腦。但,弔詭的是只有20~30名學生的偏鄉學校,可能擁有30~60台平板電腦,而多達上千名學生的都市學校,卻也是只擁有30~60台平板電腦。換言之,以「校」為單位進行資訊設備的經費補助,譬如提出申請的學校可獲得補助100萬元,就直接導致設備不足及分配不均等問題。

3. 教學現場的專業人力缺乏:電子教科書的推動需要有設備,同時也要有人負責設備的管理、規劃及運作,但在中小學教育現場可能缺乏專業的人力,每學期可能只使用1~2次、拍拍照交差了事;尤其在採包班制的小學情況更嚴重,沒有資訊專長卻擔任設備組長的老師,通常只有打電話聯繫廠商的功能,而不具有管理運作、故障排除或基本維修等能力。

即使有人負責設備的管理運作,但在資訊融入教學或藉以完成專題方面,特別是小學師資培育過程中缺乏相關能力養成,如果老師推不動的話,學生自然也無法獲得相對應的學習。

 

城鄉數位落差加速擴大是未來隱憂

值得注意的是,108課綱新增了科技領域,包含資訊科技、生活科技兩門科目,卻是唯一跳過國小階段,而從國中開始實施的領域。

小學教師可以採取議題融入教學,例如國語、數學或社會課融入資訊教育,但老師缺乏資訊能力,議題「融入」可能變成「融化」;或者放入彈性學習課程,像六都等資源豐富的縣市會要求學校實施電腦課,少數縣市則回歸學校自主的校本彈性課程,代表可以彈性「上」電腦課,也可以彈性「不上」電腦課,城鄉的數位落差十分明顯。

受訪專家不諱言,學生之間的數位落差將在升國中時出現第一次問題,因為一所國中通常會招收鄰近4、5校的國小學生,「有的學生可能已學會Scratch程式設計等很多電腦軟硬體能力,有的卻可能連中文打字、中英切換等操作都不會。」

國中老師面對電腦程度不一的學生,在教學上勢必要重新調整,也會造成班級的混亂。等到國中要升上高中職,可能會影響學生對於資訊類是否喜歡或感到害怕,也會進一步影響未來的生涯進路。

資訊教育也攸關自主學習能力,倘若沒有從小建立應具備的素養及能力,將會影響學習資源的取得,在12年國教的累積下會形成很大的鴻溝。

 

科技改變了教科書的定位與概念

 

傳統的概念

新的概念

權威性

代表知識權威

有限度的權威

創作者

專家創作

共同創作

角色

被動支配

主動參與

型態

靜態

動態

來源

單一

多元

功能

鏡片

視窗

彈性

唯一取得知識的方法

容許彈性且可與讀者互動

費用

花錢買教科書

教科書有時是免費提供

回饋

教科書的回饋是在出版前

教科書可容許回饋循環並持續改善

資料來源:淡大教授徐新逸整理自James C. Onderdonk等美國學者

 

圖片來源:Unsplash

數位編輯:王惠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