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亞裔女性奪下奧斯卡最佳導演,趙婷《游牧人生》我總提醒自己:每個人的本性都是良善的

所謂「天人永隔」,是太令人絕望的形容,其實並非永隔,只是平行時空下的各自旅途,不能再一起並肩同行而已,但有一日終將交會,到時候我們路上見,是的,路上見。
[20210425中央社新聞]

華人導演趙婷以電影「游牧人生」(Nomadland)奪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兩項大獎,美國媒體以「打破玻璃天花板」形容她突破性別與族群的藩籬。趙婷在後台分享自己拍電影心法在於保持真誠。
趙婷對媒體記者表示,自己很幸運,也感謝父母的教導。

趙婷說:「我的父母總是告訴我,我就是最好的我(who you are is enough),你就是自己的藝術品。

她說:「不管是對於亞洲導演,或者對所有的電影工作者來說都一樣,我們都須要求自己保有真誠、忠於自我,我們說的故事必須是自己有所感觸的。我們不應該覺得有特定哪一種電影一定要去拍,對我來說,拍電影是一種與人產生連結的方式。這是我熱愛拍電影的原因。就像今天晚上我們看到這麼多美好的故事,讓我們站在一起,停止仇恨任何人。」   

這樣的說法呼應她在台上領獎時,談到小時候背誦「三字經」,開頭「人之初,性本善」這6個字對她日後的人生影響很大,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她總提醒自己,每個人的本性都是良善的。


《游牧人生》世上沒有永遠的東西,那就沒有永遠的離別

​當所愛的人離世,留下來的人如何安置空盪盪的心和靈魂? 或許換個生活方式,會長出不同的思考,能以不同的心態詮釋悲傷。所謂「天人永隔」,是太令人絕望的形容,其實並非永隔,只是平行時空下的各自旅途,不能再一起並肩同行而已,但有一日終將交會,到時候我們路上見,是的,路上見。

 

我是為了見證你的存在而繼續活著

《游牧人生》裡的芬恩,在丈夫Beau過世後,仍留在曾經同住的小鎮,但在金融風暴衝擊下,傳統公司鎮「帝國鎮」工廠關閉,員工全部遣散,連小鎮的郵遞區號也被取消,這個地方從此在地圖上徹底消失,芬恩再也留不下來了,她開始了以車為家的游牧生活。

 

「我當初沒有離開帝國鎮,是因為若連我也離開了,Beau好像就不曾存在過…他的父母不詳,我們也沒有孩子,他喜歡待在那裡,大家都愛他,所以我留著,待在同一個鎮上,同一間屋子裡。」芬恩淡淡的說著。

 

「哦,站在那邊的女人呀,是芬恩,她丈夫是Beau呀。」、「嘿你記得她吧,芬恩,是Beau的太太呀。」,只要芬恩還留在鎮上,當人們講到她時也會提起Beau,Beau還會被談論,會被回憶,可是若芬恩離開那裡,人們漸漸的就不會再提起這對夫妻,那麼Beau就真的完完全全消失在這世上,毫無痕跡了,芬恩很感傷,所以她繼續留下,留下是為了見證他曾經存在過。

 

開始新的體驗,就能找到詮釋悲傷的新方法

Beau走了之後,芬恩幾乎用了全部的時間在回憶,但凡事得靠自己的游牧生活,讓她不得不活在當下解決各種大小難題;換輪胎、在車上拉肚子、在滿是飛蛾的公廁鏡子前修剪頭髮、掃廁所賺取生活費…。一路上她的眼神並不太顯悲傷,但也不會是放鬆愉悅,常靜靜的走著,若有所思的,更多時候像是小心壓著要潰堤的情緒,思緒總飄向遠方。

 

游牧人生有療癒到她嗎? 我想應該很少很少,一路上她遇見形形色色的過客,總是待人和善,敞開心胸結交朋友,但親人離去那樣巨大的悲傷,不是放逐自我、看看日落美景、或跟路上的旅人聊聊天就能減少的,悲傷一直都在,只是承受著傷痛的留下來的人,要如何過往後的日子找到活著的意義,或許換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開始嚐試新的體驗,就可能找到新的詮釋悲傷並讓自己安在的方法,那就是「其實不必說再見,因為到時候我們路上見」。

 

道別時不說再見,而是說「我們路上見」

途中芬恩遇到一位朋友Bob,Bob之所以喜歡游牧生活,是因為從來都不必說再見,大家各自啟程,按照自己的步調上路,也許半年、一年、兩年之後就會再見,也許不再見,但每個人都在路上,所以大家道別時說「See you down the road」,我們路上見。


她後來再回到帝國鎮一片寂寥,曾經與丈夫同住的房子空空盪盪,拉開廚房後門,是一望無際的曠野,她沒有哭,只是眼眶微紅,但眼神終於不再怯怯的惶惶不安,芬恩的眉心放鬆了,露出極淺極淺的微笑,笑裡多了分安定,她推開門緩緩向遠方前行,就繼續帶著回憶往前走吧,像是在心裡與丈夫說聲「路上見了」,也與那個放不下過去的自己和解。

 

世上有永遠的東西嗎? 沒有。那就沒有永遠的離別,唯一永恆的是時間和空間,在時間的洪流裡,與所愛的人終有一天會在另一個時空,以不同的形式相遇,交會。

 

圖:取自NomadlandFilm 臉書
數位編輯:黃晨宇

 

臉書:小羊貝貝
IG:小羊貝貝  
部落格:
http://changtintin.pixnet.net/blog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