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歲大叔連考托福四次失敗,兩年修完三年碩士學位》教孩子持續保有學習熱忱,才能對未來的人生充滿驚喜

在追求自我夢想的實現過程中,他人目光往往如同現實社會裡的各種預定人設,左右著我們的決定。唯有當你十分確定那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事物時,才會想盡辦法克服萬難去完成。
編按:作者黃俊隆,曾是知名出版社社長與經紀人,「部落格天后」彎彎、「胯下界天后」宅女小紅、知名設計師聶永真、已故廣告教父孫大偉等名家作品,全出自他旗下。更曾獲選台灣「最佳獨立出版社」、「年度最具影響力人物」等大獎。

即使人生上半場已有如此成就,他的人生仍未曾安於現狀,也促使他開始思考:如何才能放下當時的人設,找到未來我想要的樣子?

於是,四十二歲那年,他毅然決然放下事業,買了生平第一張單程機票,遠赴紐約逐夢,開啟從風光社長變成全校最老留學生的人生中場休息之旅。

 

我以為,這輩子再也不需要學英文了

當初準備出國,我幾乎從未確定真能如願成行,語言能力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之一。自從入社會後,十幾年間用到英文的機會少之又少,加上學生時代從未好好念過英文,因此,經常在心中暗暗發誓(慶幸)這輩子再也不想、不需要學英文了。但人生往往是莫非定律的應驗。

最初上托福課時,我幾乎完全聽不懂美籍老師所說的內容,班上同學不是高中生、大學生,就是工作一、兩年後終於存了點錢可以出國的年輕人。其中甚至有些放學後身著建中、北一女制服趕來上課的青春臉龐。

每當老師讓大家討論練習時,我常覺得與他們相比,自己的英文程度簡直有如幼稚園學生與大學生的差距。我仍記得,某次老師問大家方才練習的問題難易度時,原本內心覺得相較於其他題目,那題明顯簡單許多,應該算是容易的。但當瞥見鄰座北一女同學竟然毫不猶豫地舉手表示困難,我瞬間便默默不爭氣地跟著舉起手。

 

當你的英文程度,跟你鄰居的孫子一樣

那段時間,雖然未曾主動向他人告知正在準備托福,但人生就是有許多無巧不巧的巧合。某天在家中樓下,瞥見穿著建中制服的少年正在停放腳踏車,身影神似托福班上鄰座同學。我一心認定世界上絕對不會有這麼巧的事,因此之後上課遇到也繼續裝作不識,未曾主動開口求證。沒想到後來連續在我家樓下又巧遇了幾次,證實他確實是我同學。這事實令人尷尬極了,我始終不好意思主動相認,深怕得解釋為何我這年紀大他二十來歲的大叔,竟然成了他托福班的同學?同時在心底自我安慰,或許他始終沒注意到我。直到有天才發現並非如此。

這天早晨,我正準備出門,遇見生分的鄰居阿嬤,禮貌性地點頭招呼。沒想到她竟語帶興奮地主動開口,印象中那是我們第一次交談,「我孫子說你是他托福班上的同學。」當下驚慌的我,只能草草應付結束那場對話。 彼時起,我才終於意識到,若往後真能順利出國留學,就得不時面對我與身邊同學徹底屬於不同世代,令人尷尬的事實。

 

唯有確定那是你真正要的,你才會克服一切完成它

一個四十二歲,擁有一家外人稱羨、營運穩定公司的中年大叔,卻突然放下所有,出國念個毫不相關的碩士學位,怎樣都不符合台灣社會共同認定的普遍價值標準,如同我坐在許多高中、大學生、準備出國的年輕學子當中那般突兀。

「為什麼都到這把年紀了,還坐在這教室?」常常我必須面對諸如上述巧合遭遇般的尷尬疑問。大多時候,我選擇採取與阿嬤那場對話般輕描淡寫的方式敷衍帶過。但從考慮、準備、決定、出發直至畢業返國的過程中,我也屢屢在心底掙扎,如此質問自己──特別是每當遇到學校課業挫折,又或孤身在他鄉生活備感孤獨煎熬時。 在追求自我夢想的實現過程中,他人目光往往如同現實社會裡的各種預定人設,左右著我們的決定。唯有當你十分確定那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事物時,才會想盡辦法克服萬難去完成。終究最重要的,是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非回應旁人的疑問。

 

直到今天,我仍猜想,鄰居阿嬤或許始終不明白為何我會與他孫子成為同學,更不知我已從紐約念完碩士歸來。我沒能解答她心中的疑惑,但慶幸,我終於完成那趟旅程考卷上所有的問題。

 

 

摘自 黃俊隆 《放下人設,人生別急著找答案:迎接人生下半場的50道練習題》 / 早安財經

 

photo: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