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方式與孩子的同理能力有關》若沒人直接教他們認識自己與他人的情緒感受,他們就比較難發展出同理心

發展同理心最重要的,就是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內在情緒有被理解包容。要學會同理,男孩必須先經歷有人能同理他的感受,而且這必須從他童年到青春期常態性地發生。父母或照護者必須「換位感受」男孩的體驗,男孩必須要能切實感受到打從內心被看見,被理解。

男孩的同理心從最初開始 

同理心的根源可回溯到嬰兒時期。有些學者主張,新生兒聽到其他新生兒哭也跟著哭,便是一種同理反應。確實,嬰兒模仿其他嬰兒的傷心反應,可能真是同理心的前兆。嬰兒期直到將近一歲,寶寶對旁人傷心表現出如同自己傷心的反應,顯示某種連結,或「換位感受」他人的傷心。對此,一種解釋是:嬰兒尚未發展出自己與他人是分離個體的自我意識。 

大約一到兩歲半之間,學步兒逐漸發展出這種自覺。同理發展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能感受自身情感。當男孩開始明白自己是獨立的個體,他的感受就成為或說必須成為,他自己的。很顯然地,在此階段鏡射、理解、包容男孩的情緒,對培養其同理能力相當重要。 

 

環境(父母與其他大人)如何影響同理能力? 

研究同理發展的學者,格外注意與同理相關的情緒及利社會行為(prosocial behaviors)。責任感似乎與同理心跟罪惡感都有關,女孩早在學齡前便比男孩顯示出更多利社會的、能同理的反應。為何在此年紀會有如此顯著的性別差異? 

同理心的發展,似乎跟周遭如何回應男孩有關。簡單說,男孩無論秉性如何,若沒人直接教他們認識自己與他人的情緒感受,他們就比較難發展出同理的能力。 

就周遭回應來說,協助男孩(其實是所有人)發展同理心最重要的,就是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內在情緒有被理解包容。要學會同理,男孩必須先經歷有人能同理他的感受,而且這必須從他童年到青春期常態性地發生。父母或照護者必須「換位感受」男孩的體驗,男孩必須要能切實感受到打從內心被看見,被理解。 

同理心研究。在由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所贊助的一系列研究中,學者調查父母和學齡前子女間的關係。根據這些觀察,學者們指出:父母的教養方式與孩子的同理能力有關。進一步說,當父母教導孩子明白自己的行為造成其他小孩難過,例如「你看你打了強尼,他有多傷心。」會比爸媽只用行為修正法(例如「你太頑皮了」)教出來的小孩,展現更多同理心。 

這份研究另一項有意思的發現是,兒童似乎同時透過直接教導和間接示範學會同理。直接教導比較常見,就是大人直接告訴小孩怎麼顧及其他小孩的感受。間接示範(觀察其他人的同理心)也許沒那麼常見;父母如果說「你看查理多難過,因為他沒能玩到鞦韆」,跟「如果我能畫得跟史蒂芬畫的那麼好,我會覺得很驕傲」,都是間接示範的例子。 

當孩子觀察到,其他同儕向別的同儕做出同理反應,也是間接示範。舉例來說,當男孩目睹別的男孩讓出位置邀查理進沙坑玩(因為查理玩不到鞦韆),就看到了間接示範,不僅學到體認別人的難過,也看到撫慰能緩和傷痛。對男孩來說,這有多方面的意義。無論對哪個年紀的男孩而言,父母和大人們都有無數運用間接示範來教導同理的機會。總地來說,這些研究指出,大人可透過幾種途徑教男孩學習同理:把男孩本身的感受反饋給他們,特定的教養技巧,直接間接的示範。 

有助於男孩培養出同理心的周遭回應是這樣的:男孩要能先感受自身情緒,並從父母、可靠的照護者、繼而從同儕身上感受到同理;任何秉性皆然(不見得要「敏感」型才能感受同理)。他們可從指導、教養、示範學會同理能力。再者,得到旁人同理的男孩,也最能同理別人。 

 

男孩的同理心如何被捻熄? 

若學習同理這麼簡單,為何男孩培養不出同理能力的風險卻那麼高呢?捻熄他們同理心的過程包含幾個步驟,但在聚焦男孩以前,不妨先放下性別,看看同理能力無以發展的原因。環境風險因子看來有:與照護者缺乏親密關係、情感忽視、任何形式的虐待小孩(包括身體上、情緒上、性虐待);時間愈長,程度愈重,風險就愈高。換言之,風險因子愈頻繁愈嚴重,兒童的同理發展就愈容易出現偏差,從毫無同理心到「超級」同理心(hyperempathy)都有可能。 

 

人腦大部分仍有可塑性 ​教導同理心的「窗口」 

教導同理心的時機,頗影響成效。同理能力發展似乎始於襁褓期,因此男孩愈早從照護者得到鏡射與情感連結,自然就愈好。發展心理學家主張,人類發展的某些部分有著所謂「關鍵窗口」(意謂某些技能必須要在特定年紀學會),同理心也許是其中之一。不過,人腦大部分仍有「可塑性」(plastic),一輩子都可以學會新技能。因此,雖說消除風險因子和鏡射男孩情緒是愈早愈好,大腦很有可塑性,較年長的孩子(甚至成人)還是有機會培養出同理心。 

有時好意反而傷人。多數父母並非故意漠視兒子的感受,或要捻熄他的同理能力。身為心理諮商師的經驗,讓我看到,父母的出發點往往是好意,表面行為也許傷到男孩,但絕大多數的情況下,父母其實是為了保護兒子才那麼做。我輔導過的案例中,有些父母是真心相信,打兒子是讓他學乖的最有效之道。 

即便出於好意,若父母一直忽略兒子的感受,還是會造成反效果。舉例來說,有些父母怕兒子有「大頭症」,刻意忽視兒子得意地報告他在學校的優異表現。 

另一些父母基於同樣原因,眼見兒子沒贏得科學展或沒能進入校隊而傷心,也置之不理。這些父母不希望兒子「沉湎」於負面;不希望他一心想著失敗。很遺憾,這也導致沒跟兒子談談他的感受。雖說有些研究發現,老想著負面事情可能引起兒童憂鬱症,但關心男孩感受並不等於「沉緬於失敗」,恰好相反,說出負面經驗,常可避免負面感受盤桓不去。 

是的,表達出正面及負面情緒,使種種情緒被理解包容,對男孩是有幫助的。這對同理心的發展尤其重要。若男孩情緒沒受到正視與理解,就無法練習可貴的同理技巧。當父母和其他大人忽視男孩情緒、支持「兄弟規範」(例如:男孩不准哭),可能會扭曲他們的同理能力。 

 

摘自 瑪麗・寶絲林區《男孩情緒教養:引導他好好說話,遠離恐懼、憤怒、攻擊行為》/ 橡實文化

 

 

Photo by Ivan Samkov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