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好、家境好,卻不服管教,不尊重老師!嘉嘉老師:這世界不缺聰明的腦袋, 但缺善良的心

從沒認真上課的他,因為有家教支撐,成績保持前三名,課本從沒翻到正確的頁數,也從不做筆記,但你隨時抽問,他都能說出正確答案。許多老師因此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口頭規勸他的行為後,就任他自由發展,不了了之。

遇到不受教、但成績又沒話說的學生,

我當然可以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我不想違背自己進入教育界的初衷,

也希望遇到難題, 能勇敢面對而不是躲避。

 

世翔長相帥氣,打扮很像韓流明星。他總是搭著計程車上學,每天九點才到學校,背著Y3包包,穿著限量球鞋,拎著兩袋早餐進教室。他的遲到習慣從國中就開始,因此,早已沒有其他學生遲到時的那種不好意思的神態。他大搖大擺直接走進教室,拿出兩份早餐開始享用,不管是否打斷老師上課,都依然故我、毫不愧疚。如果是其他時間到他們班上課,他的狀態就只有三種:一是趴著睡覺,二是跟同學說話,三是說要去上廁所就離開教室,一去不回頭。

從沒認真上課的他,因為有家教支撐,成績保持前三名,課本從沒翻到正確的頁數,也從不做筆記,但你隨時抽問,他都能說出正確答案。許多老師因此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口頭規勸他的行為後,就任他自由發展,不了了之。

從我遇到他的第一堂課開始,他就是這樣吊兒郎當的模樣,雖然不敢光明正大吃東西,但各種小動作卻從沒少過;他與同學聊天時,我糾正,他就乾脆趴著睡覺;糾正到最後,已經嚴重打斷全班上課的秩序,最終,我也無法時時提醒,而他幾乎整節課都趴在桌上。

一整個學期,世翔的行為越來越糟。他甚至跟同學說:「我上課都在睡覺,可是段考都考九十,老師也沒辦法拿我怎麼樣。」肆無忌憚的談話讓同學們忿忿不平,「睡覺才會考高分」、「只要成績OK就可以不被當」的言論在同學間蔓延。

期末結算成績時,他平均是八十六分。看著他的成績,要當掉他真的很困難。

我詢問他的導師這學生的狀況,導師告訴我:「世翔是獨子,家境富有,爸媽都有權有勢,國中就曾經因為不服管教,找議員到校理論,老師因此還被告。最後,老師們都對他無可奈何,很多事就這樣平安過關了。如果陳老師您刻意給他低分,會很麻煩。班上其他老師知道他的情況後,乾脆就放棄管教,不然就是口頭規勸,學生要聽不聽是他的人生,我們不用跟他計較。尤其您又是科任老師,不用去蹚這渾水。」

他整個學期的上課情況與同學們的忿忿不平都浮現在我眼前,面對最終成績的生殺大權,我不斷思考:身為老師應該給予學生怎樣的教育?怎樣是好老師?怎樣才是對學生負責?

最後,我決定調整他的成績,作為上學期表現的教訓。

 

* * *

果然,世翔一拿到成績單就非常氣憤地跟著父母、民代一起來找我。

爸爸一見到我就盛氣凌人地說:「陳老師,我兒子每次段考都九十,他說他小考都有考、罰寫都有交,可是你竟然給他打這麼低的分數,六十分!你會不會太誇張了?」

不等我回應,媽媽又說:「對啊,你以為我們沒有讀過書、上過學嗎?六十分都是老師勉強讓學生及格的分數,我兒子表現沒有任何問題,我們還每科都請家教幫他專門輔導,他這麼努力,你給他六十分根本就是侮辱!」

民代接著又說:「陳老師,你成績是不是算錯了?還是誤植其他學生的成績,沒有檢查啊?如果你真的刻意給學生這麼低的分數,我們是會開記者會來討公道的,當老師就可以自作主張喔?」

我眼前的三個大人都是有備而來,霹哩啪啦先是罵了一串,完全沒有讓我講話的機會,第一次面對這樣陣仗的我,也的確大開眼界;而一旁的世翔刻意穿著整齊制服,乖巧安靜地低著頭,全程手被媽媽緊握著,不發一語,像是一個無端被打壓的善良百姓。

待他們一連串的質問終於告一段落後,小小的諮商室終於安靜了下來。

我沉靜地看著世翔,說:「世翔,你抬頭看著老師。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然後我希望你誠實回答,因為如果你不誠實,我也可以找其他同學來作證。但我覺得沒有必要,今天我們要處理的不是天大地大的大錯,而是我希望你能變得更誠實,也是真心為你好。我想:一個學期了,你應該對老師對你的管教和愛,心裡有數。對嗎?」

世翔這時抬起頭,看了我一下。

「很好,你繼續看著我,因為我很有誠意要幫助你。我想問你:你的爸媽知道你在學校上課的情況嗎?爸媽是不是因為你成績好,以為你在學校很認真?」這兩個問題讓世翔尷尬得說不出話來。

「你要自己回答,還是我幫你說?」

世翔依然不發一語,悄悄掙脫了媽媽的手,又低下了頭。世翔的爸媽則是表情有點尷尬。

我告訴世翔的父母:「沒錯,今天他的成績是我刻意調整之後的結果。雖然我不是他的導師,但我這麼做有三個原因:

「第一,他的上課態度很不好,總是睡覺、講話、分心、吃東西或藉故上廁所、裝水。一整個學期不論任何時候,我從沒想過放棄他,所以始終堅持糾正他,課堂上或下課後的提醒從沒少過,但他依然無動於衷。

「第二,世翔並沒有因為老師對他的包容而反省,相反的,他還很得意告訴同學:『因為他成績好,老師沒辦法當掉他』。身為老師,如果我今天原諒他,就會害他們班的班風變差,大家會以為『只要成績好就可以任意妄為』,最後,會出現更多這樣態度不佳的學生。

「第三,我知道世翔家境好,父母很疼愛他,他也非常聰明,但如果他的態度如此,最後這些優勢反而會害了他;他今天有福氣生在富裕幸福的家庭,應該要把這些優勢發揮在更正確的地方,而不是因此耽誤了他。」

最後,我告訴家長:「給學生幾分對老師來說真的沒差。我只是他的科任老師,只會教他一年,我可以無視他的表現給他原有的八十六分,然後放他自生自滅;但我因為在乎這個孩子,真心愛這個孩子,所以願意花力氣糾正他的行為,甚至不惜坐在這裡,遭受可能被告的風險。即使我只是科任老師,我還是要負起教育的責任,在教書之外,我更希望學生懂得做人的道理,因為這個世界不缺聰明的人,缺的是正確的態度與善良的心。

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諮商室一片空白靜默,氣氛有些尷尬,終於媽媽看著世翔開了口:「老師說的都是真的嗎?」世翔頓了好一會兒,才默默點了點頭。

接著我要世翔在父母面前坦承自己上課的情況:「你自己親口告訴爸媽實話吧!老師剛剛說的這些是不是真的?還是誣賴你?誤會你?我相信這一刻雖然逼著你面對自己的錯誤、很難堪,很尷尬,但唯有面對錯誤的那一刻,才能改過重生。」

於是,世翔在爸媽的連番追問下,一五一十把自己上課的情況全盤托出。

世翔爸媽對獨生子百般呵護,世翔也是一個很懂得在爸媽面前賣萌裝乖,以此獲取好處的孩子,他們一直以來的微妙平衡在這一刻被戳破了假象。就像很多爸媽無法置信自己的心肝寶貝在學校竟是頑劣學生一樣,面具摘下的那一刻雖然令人難以接受,但看清真相才能真正幫助孩子成長,才不會讓孩子過著兩面生活,漸漸離爸媽越來越遠。

「請爸媽相信我身為老師的初衷與真心,我們都不需要因為這次事件就否定這個孩子的本質,每個人都會有觀念錯誤的時候,我不在意學生犯錯,但我害怕的是:家長因為太愛孩子,而無法明辨是非,一味偏袒護航,最後反而讓孩子偏離軌道更遠。」

「謝謝老師,您真是一位有勇氣的老師,謝謝您願意這樣教導我的孩子,很抱歉,世翔讓老師費心了,還一整個學期都讓老師這麼頭痛。」爸爸首先說道,媽媽與民代也頻頻道歉緩頰。

「我也要謝謝您們是明理的家長,我們都是為了孩子好,有這樣的共識是最重要的。我相信世翔會因為這次事件獲得成長,也絕對相信他以後會變成一個更棒的人。」

「世翔,快跟老師道歉。」媽媽催促著說。

「謝謝老師,老師對不起。」世翔的表情從緊張僵硬,到這一刻反而是坦白後的緬腆開朗。

後來,世翔開始調整自己,上國文課時跟著做筆記,也會適時給予回應。我不知道他在其他課堂上是如何,但至少在上我的課時,展現了十足的誠意和努力,班上的學習風氣也更好了。

遇到不受教、但成績又沒話說的學生,我當然可以選擇像其他老師的作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會有人來指責你教導不力。但我不想違背自己進入教育界的初衷,也希望遇到難題,能勇敢面對而不是躲避。這一次我想自己是做到了身教,告訴學生「在成績之外,真正重要的價值」,而且班上的風氣也得到很大的改善!

 

摘自 陳怡嘉 《最難的一堂課》 遠流出版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