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該在乎的不只是成績,如果孩子在學校出現問題或者讀書狀態不對勁,家長一定要做好溝通的工作

要引導孩子願意跟你分享學校發生的很多小事,有時候很多迷惑的點小孩自己不懂,但是只要家長認真傾聽,還是可以把根本問題找出來,這樣就可以比較有效的跟學校老師交涉了。

沒有被徹底否定過的人生, 也不值得過

1.

我認為遭到身邊的人否定,是一件讓人痛苦的事情。

我記憶裡,有幾個刻骨銘心的片段。

讀高一那年,英文課的老師是個穿著打扮很時尚的女人,棕色短髮,身材纖細,很少穿裙子,大部分時候是一件緊身 T 恤搭配牛仔褲。

在我當年那個小小的世界視野裡,她的氣質跟其他的老師很不一樣,至少她上課的風格不像其他老師那樣中規中矩,她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互動教學。

對了,她說著一口很流利的英倫腔。

那個時候我剛從鄉下小地方考上市區的高中,很多不適應的地方,所以每次上課的時候總有一種沒進入狀況的恍惚感。

有一天英文課進行電影裡的對話練習,現在回憶起來也有可能是這個老師處於更年期,因為那段時間她自己也不怎麼進入狀況,教課的品質也沒有以前那麼好了,而且情緒起伏很大,同學們都很小心翼翼。

那天輪到我站起來念臺詞,但我沒有聽清楚前面一個同學念的臺詞到哪裡了,於是我向老師道歉,說剛剛走神了,想問問我現在輪到哪裡了。

老師不出聲。

我覺得有些尷尬,只能憑著記憶大概推測,然後把我的那部分臺詞朗讀了出來。

老師還是不出聲,只是讓我坐下了。

 

2.

後來我知道我自己讀錯了,我把前面一個同學的段落重複了一遍,這是我隔壁桌的同學提醒我的。

其實這應該算是一個很小的插曲,課堂上每個學生都難免會犯小錯,而且我也不是那種經常犯錯的學生,這跟我的學習能力也沒有任何關係,純粹是我因為第一次離開家裡,心神不寧在課堂上恍神了。

可是神奇的事情在後面,從這個小插曲以後,這位老師在課堂上就再也沒有理過我了,而且更誇張的是,她每一次叫我們這一排同學起來朗讀文章段落,前面的同學一個個輪過來,輪到我的時候她就直接跳過我的眼神,然後走到我後面一個同學前面,說「嗯,到你了。」一開始我覺得這很奇怪,但是也沒有往心裡去,可是這麼幾次下來,我就覺得不對勁了。

於是有一天課堂上,又一次輪到我這一排同學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做好了站起來回答的準備,輪到我的時候我馬上站起來了,結果我還沒有出聲,老師說了一句,「我有叫你嗎?」現在回憶起來,那個場景我至今都記得,班上的同學悄無聲息,連平時班上很愛吵鬧的那幾個也安靜下來了,當時別說羞愧到想鑽進地縫裡了,我都想直接閉上眼睛然後再睜開眼睛告訴自己,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夢而已。

可是事實就是這麼殘忍,我腦袋一片空白,恍惚之間坐了下來,然後聽見老師說,你這樣的學生,也值得我教?第一次給你機會你不好好回答,現在還想要我理你,這怎麼可能?

於是那一刻我終於明白,我在第一次回答問題的時候表現不好,她就對我下了判決,我連解釋以及翻盤的機會都沒有。

這件事情以後,我的讀書狀況一落千丈,每次到了英文課都是恐慌至極的,我知道這個老師眼裡沒有我,我心裡當時與其說有很多委屈,不如說她把我身為學生的價值給完全否定了。

身為一個價值觀還沒建立完善的高中生,老師的表揚與讚賞會讓你的成績突飛猛進,同樣的,老師的一句話也能毀掉你當時所有的心理建設。

 

4.

而我明白的第二件事情是,如果孩子在學校出現問題或者讀書狀態不對勁,家長一定要做好溝通的工作。

尤其是要引導孩子願意跟你分享學校發生的很多小事,有時候很多迷惑的點小孩自己不懂,但是只要家長認真傾聽,還是可以把根本問題找出來,這樣就可以比較有效的跟學校老師交涉了。

我當年因為這件事情,有天晚上寫了很長一封信寄回家裡給我爸,我說我在學校裡很不快樂,我的成績越來越差了,而且沒有努力的動力,我希望爸爸能幫我轉學,我甚至可以減少每個月的生活費,只要我可以離開這裡,因為我是真的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那封信是我晚上自習課的時候流著眼淚寫完的,寄出去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第一次有了一點不那麼痛苦的感覺,彷彿有一絲希望的光亮向我照來。

可是我爸沒有回信,月底我放假回家,問起我媽這件事情,我媽說你爸把信看完了,然後就說了一句,明明是自己不努力,還找什麼藉口?

當時聽到這句話,我放下手裡的菜籃,憋著最後一口氣,躲到房間裡面,眼淚嘩啦啦的湧出來,甚至都不敢大聲抽泣。

很多年之後我才知道,那段時間是我家裡經濟最困難的時候,我好不容易考上這所高中,要是轉學的話就要涉及到靠關係請託之類的問題,那個時候說句無奈的話,對我的父母而言,他們真的已經盡力了。

在學校的日子就這麼慢慢的捱過一天是一天,後來分班,這個英文老師不再是我的任課老師,即使後半段的高中階段依然有陰影,但我最後還是努力考上了不錯的大學。

我考上大學後,聽說這個英文老師去美國進修了,開始工作之後我回高中學校看望以前的老師,也有跟她在路上遇見過,我沒有跟她打招呼就擦肩而過了。

其實也說不上討厭或者報復,因為她在我的青春歲月裡也只是存在了那麼一小段時間,而且說不定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曾經給我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學生造成過這麼大的心理傷害。

而且即使她當年就是故意的,但是用我成年後的價值觀理解,她也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她了,我遇見了更大的世界,她甚至都不值得我再去重提這件事了。

我也終究沒有因為這件事恨我的父母,只是在事後回憶起來這段往事的時候,很感謝自己把自己救了出來。

 

摘自 達達令《你不能總把這世界的光芒都讓給別人》/時報出版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