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的禁止孩子吃甜食可能只是讓他在父母面前「裝乖」,我們都該以身作則吃得健康做孩子的榜樣

我曾經想用只吃甜食和肉類把肚子塞得飽飽的慾望已經消失無蹤,用味好美公司的說法是,我已經完全轉換到不同的需求狀態,我需要吃會讓自己覺得清爽、乾淨、活力十足且充滿能量的食物。

編按:

我們都知道甜食對孩子不好,不只可能造成肥胖問題,甚至可能引起孩子亢奮、注意力不集中等問題,然而,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的禁止孩子,也許他只在我們面前裝乖,但在外卻沒有自制能力。最好的辦法是讓孩子確切了解健康飲食對身體的重要性,更關鍵的是,父母要以身作則,當我們自己能擁有健康的飲食習慣,相信孩子有好榜樣後也能更懂得照顧自己的健康。

 

文 / 馬克‧史蓋茲克 

在一個晴朗的九月早晨,一個三十九歲的男子在家吃早餐時,發現一件事:他覺得咖啡太甜了。他的舌頭上覆蓋著一層讓人倒胃口的甜膩感,讓他喝不出咖啡的味道,只嚐到甜味。是放太多糖了嗎?

於是,他沖了另一杯一樣的咖啡,小心加入二%的牛奶和十%的奶油,然後更謹慎地放進一小茶匙的糖。

結果還是一樣,咖啡仍太甜了。他再啜飲一口時,產生了另一個想法:乾脆來喝無糖的咖啡吧!

如果咖啡不加糖,喝起來就會像是它原本的樣子,也就是烘烤豆子水。他這個人本來是不喝不加糖的咖啡的。如果偶爾喝到他老婆泡的無糖黑咖啡,他的表情就會變得像咖啡一樣苦,他也無法理解為何她能夠忍受這種稀薄苦澀的咖啡豆湯。

這個男人身材苗條,他並不擔心熱量的問題,而且他認為喝咖啡要加糖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曾經進行過丙硫氧嘧啶測試,也就是把沾有一種特殊化學物質的紙片放到舌頭上,結果這種化合物苦爆了,這個測試證明了他對於苦味特別敏感。他曾經和一位味道專家討論過這件事,對方告訴他,之所以會想要在咖啡中加糖,就是對味道敏感的一種表現,因此,他很驕傲地使用糖,因為這表示他的味蕾能力發揮了最大的功用。

然而,如今有些事情很明顯已經有所改變。在理智上,這個人依然喜歡糖,他的舌頭也依然討厭苦味,但是他在情感上已經討厭糖了。

以上故事中的那個男人就是我。

 

從無肉不歡,到成為蔬食主義者

從幾個月前開始,我的味覺發生了許多細微、但是能發現到的改變,咖啡事件是這些改變中最新的一個。

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對水果會產生渴望,這是始於一年多前。突然想吃水果對我而言並非什麼新鮮事,從十四歲以來,當每年夏天盛產洋李的時節來臨,一上市我就狂掃猛吃。我也非常喜歡摩洛哥的克萊門氏小柑橘,而且越酸越好,這種橘子也象徵了假日的來臨。但是我現在幾乎每天都會沒來由地渴望吃水果,對於奇異果的嚮往更持續了數個星期,直到奇異果過季了沒得吃才停止。後來口腹之慾轉向綠葡萄,接著是紅葡萄,大約每個星期要吃半公斤。

數年前,我根本沒料到在吃水果的渴望之後,我還會產生只想吃蔬菜的慾望。

有天晚上,我做墨西哥酥餅給小孩子當晚餐時,女兒問道:「爸爸,你在煮什麼?」

我的答案讓她大吃一驚,其實我說這話時也讓自己嚇了一跳:「我要用大蒜、辣椒和海鹽炒一整棵綠花椰菜。」

我曾經超想把全世界的球芽甘藍菜(Brussels sprouts)都倒進火山裡,但現在我通常每週得吃兩次球芽甘藍菜才行。連我妻子都覺得我的改變不可思議,她不可置信地問道:「我們不是前兩天才吃過甘藍菜嗎?」我曾經想用只吃甜食和肉類把肚子塞得飽飽的慾望已經消失無蹤,用味好美公司的說法是,我已經完全轉換到不同的需求狀態,我需要吃會讓自己覺得清爽、乾淨、活力十足且充滿能量的食物。

而且,我的體重也減輕了。並沒有減多少,大約五公斤而已,但我沒有在減重,也不需要減重。這種非刻意瘦身飲食的祕密是什麼?就是味道,而且是真正的味道。是來自大地或是農場的味道,而非某些不知名的實驗室加工過的東西。

 

摘自 馬克‧史蓋茲克 《美味陷阱:你吃的是食物不是食物!揭發假天然、真添加的味覺騙局〔只吃真原味升級版〕》/時報出版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