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恐懼得不到認同,郭葉珍:無論你的感覺是什麼,你所感受到的即是真,我愛你本來的樣子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無論你的感覺是什麼,你所感受到的即是真。 沒有誰對,也沒有誰錯。

愛你本來的樣子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無論你的感覺是什麼,你所感受到的即是真。

沒有誰對,也沒有誰錯。

 

晚上十點多,我窩在沙發上聽兒子說故事,他一邊摺衣服、一邊講起美國有班

22路公車,當遊民感到寒冷不安時,會花兩美金搭上這班車,在有暖氣的車上好好睡一覺。抵達終點站後,再走到對街,搭另一輛回程的22路公車,繼續在所謂的「Hotel 22」度過漫漫長夜。

此時女兒夜讀回家,加入我們的話題,原來剛剛搭捷運時,有位男子眼神猥瑣地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嚇得她連忙下捷運。她憂心忡忡地說:「這麼不安全,以後該如何在台北的夜間街頭行走?」我和兒子安慰了她一下,又聊到別的事情去。

女兒感覺受傷了,好像我們不在乎她,難過地說:「你們都覺得我大驚小怪,沒辦法接受這樣的我。」儘管我一再解釋,真的相信她受到了驚嚇,幸好沒有出什麼事,所以我們才沒有多放心思。但怎麼說都無法讓女兒相信,她是被理解接納的。

隔天早上起床前,我的腦袋閃入各種念頭。先是學生送我的《愛你本來的樣子》繪本;然後出現另一個場景,我的同事在火車上被一位陌生男子告白,說他已經欣賞她很久了,同事嚇得立馬逃下車。到辦公室之後,她氣到亂摔文件,我們還不識相地說,如果我們被告白一定爽死了;最後出現的場景則是我念五專時,收到男生寫給我的情詩,內容大約是他對我朝思暮想、魂牽夢縈,在別人眼中不過是一首極平常的詩,卻把我嚇得魂不守舍,再也沒辦法參加與這個男生同在的社團。社團同學都覺得我很誇張,又沒怎樣,一定要給人家難看嗎?

剎那間,我終於懂了女兒的憤怒。被陌生人告白、收到一首情詩,不僅僅是一個行為,而是原來有人觀察我好幾個月了,原來有個陌生人一直把我放在腦袋裡翻來覆去地想。

女兒去上班前,我跟她道了歉:「我昨天很糟糕,沒有真正了解妳的心情。妳的感覺是真的,覺得被威脅就是被威脅,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議題。

我們都會有個迷思,覺得又沒發生什麼事,幹麼大驚小怪。我忽略了有些人,像妳,就是有天賦在事情發生前,覺察別人的起心動念,在別人覺得事情不對之前就開啟警報器,採取防範措施。

「這個世界有很多人是發生了事情才去解決,甚至是明明都發生了,仍然不知不覺。所以需要像妳這種在事情發生前就有感知,並且採取行動的人。

我愛妳本來的樣子,妳的感受絕對不是大驚小怪。況且,就是因為妳有很強烈的感受,所以才那麼善體人意,經常會主動做一些事情讓大家不去經歷難受的後果。

「我是心疼妳因這個敏感的天賦而受苦,昨天才會說出那麼不敏感的話,沒有照顧妳受到驚嚇的心情。」

女兒說:「我昨晚會那麼難過,是因為感受到自己不被接受。因此即使感覺到妳盡力想安撫我,但過去那個一直被說太敏感的回憶被勾起,所以一時也放不下。」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無論你的感覺是什麼,你所感受到的即是真。愛你自己本來的樣子,愛他人本來的樣子,沒有誰對,也沒有誰錯。讓我們試著了解、接受與照顧彼此的感受與想法,一起協調出讓彼此都舒服的方法。


摘自 郭葉珍《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三采出版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