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教改能否奏效,家長是重要關鍵

世界正在改變,教育應該不一樣。但為何台灣教育卻始終在原地打轉?近年非常專心教育議題的公益平台董事長嚴長壽指出,教改要成功,不能單靠政府政策,一切的源頭仍要回歸家長本身。

世界正在改變,教育應該不一樣。但為何台灣教育卻始終在原地打轉?近年非常專心教育議題的公益平台董事長嚴長壽指出,教改要成功,不能單靠政府政策,一切的源頭仍要回歸家長本身。

 

享譽國際的當代藝術家蔡國強,有件相當有名的作品「撞牆」,是由99隻狼的模型和一塊大型玻璃所構成,狼群一個個排列成跳躍般狀,橫跨半空中,但在盡頭處卻因為撞上那座高大的玻璃,各個摔落在地上,最後卻又若無其事的走回原點,繼續重複這樣的動作,就像一種輪迴。


「這個撞牆的鏡頭,就好像台灣茫然的父母,明明知道不行,但還是繼續往那裡走,看起來通往教育唯一的路,最後還是重重的摔下,雖然一瘸瘸的,但還是繼續走,就像宿命一般。」嚴長壽語重心長的說。

 


發展美學的全人教育是台灣的契機


近年來,嚴長壽關心教育議題,對於教育抱有相當大的使命感,他希望改變學生的宿命,不再往同一個方向撞牆。他提出教育應該不一樣,家長才是教育的關鍵,一篇〈醒醒吧!家長,你可能就是扼殺孩子天賦的頭號殺手〉文章發人省思。家長老是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因此會影響老師,影響民代,影響政策,政府有再好的改革方案都沒用。


前幾年,為了籌備台東的均一中小學,讓偏鄉資源缺乏與經濟弱勢的孩子有翻身的機會,嚴長壽實際參訪許多不同理念的學校,發現宜蘭的華德福慈心中小學,找到台灣教育的契機,看到重視美學藝術的全人教育,培養具有創造力與獨立思考的孩子。


「你們真應該來看看慈心中學高中部三天的發表日!」嚴長壽說,每個11年級的同學花一年的時間,選擇自己有興趣的題目研究與報告。有的同學一開場就騎單車,分享他的單車學習過程,對武器有興趣的學生作出〈武器與文明〉的論文,其中一位學生花了一年的時間與遊民貼身採訪,撰寫一本《遊民紀實》。現在,因為有了「繁星計畫」,第一次讓這些孩子有機會去爭取更好的學校。


如今的嚴長壽不但擔任宜蘭慈心華德福和均一中小學的董事長,也和方新舟創辦「均一教育平台」,即透過網路平台,集結翻轉教室,提供均等、一流的教育給每個人。


四年前,嚴長壽出版的《教育應該不一樣》,獲得《亞洲周刊》年度十大好書,同時榮登華人暢銷書作家。近日,《教育應該不一樣》要重新修版,嚴長壽特別接受《未來Family》專訪,談談他對教育的新想法。

 

Q:這次為什麼想要重修《教育應該不一樣》?


A:過去五年,是從工業革命到現在,百年來最大的一次教育革命。早期的教育,都是老師講學生聽,即使過去也有線上教學,例如電視教學或者空中英語教室,也不脫這種單向形式。


自從網路科技革命,全世界最大的網路教育平台可汗學院,發展出來與使用者雙向的交流,網路教學有了不一樣的變革,從可汗、Coursera、edX、Udacity開始帶領線上開放課程的風潮。Coursera,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大學教育平台,至今不到三年,已經提供全球19個國家,上百家的教育機構,600多門免費課程,其中不乏來自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牛津大學等世界級的名校。


Coursera剛開始時,我特別詢問老朋友孟懷縈(史丹佛大學電機系教授,曾和現在校長漢納森一起創業) ,當時她回答:「很多教授還不願意將課程交出來,不確定這個模式是否可行。」可是才過了幾個月,她卻打電話告訴我說:「這將會是教育的全面翻轉,許多教授發現,這是一個不可擋的趨勢!」

 


Q:這樣的改變,對教育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A:在數位學習的帶動下,老師的角色也將改變,過去,老師是站在講台上唯一的內容提供者;但現在,老師成為各方資訊的整合者,或是課堂討論的主持者等新角色,過去所謂的「填鴨式教育」早已不合用,現在必須由下而上,全面性的翻轉。


網路線上教學例如Udacity上網學習可以轉成學分,將來的趨勢會是,進入學習網站,選擇自己有興趣的科目,就像進入書店一樣,可以選擇喜歡的書。也像進大學,我可以選我有興趣的課,其他已經會的科目就不必再選,也不用浪費時間。


網路開放課程後,全世界最優秀教授的課都可以上網找到,學生很容易對全世界的教授進行評比。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曾指出未來教授的新挑戰:如果一位學生在前一晚進修了史丹佛大學的同一門課,最好祈禱第二天他不要來上課,因為一比較之下,他可能會抱怨眼前這位老師教得有多不好。


也因此,未來重要的教育趨勢之一就是,英文變得更重要,因為它是截取資訊的主要工具,以母語為英語的國家,競爭力將大幅提升。大陸的教授就曾經對北大、清大的學生提出警告,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因為未來的競爭對手並不是自己的同學,光是印度就有上百萬的孩子來競爭,他們因為母語是英文,可以直接學習哈佛、史丹佛大學一流的線上課程。


現在的問題是,只有少數教授看到了這個趨勢,其他覺醒的力量非常少,而政府的主導者雖然看到問題,卻沒能做出執行的方案。

 


Q:你對教育問題非常關心,你認為教育政策該如何改革?如果你是教育部長會如何做?


A:以前,我一直認為教育部長是關鍵,因為他是政策的執行者與規劃者,但後來發現,如果家長不改變,老師不改變,選民的態度不改變,立委不改變,勢必無法改變,取得多方面的共識非常重要,才有可能變成政策,才有執行的方法。


現在媒體已經在做這些事,有很多報導。從政策面來說,以芬蘭為例,在該國最貧窮的地方,孩子的教育程度也會達到城市的標準,就不會有人口移動的現象。移動造成的災難是,如果台東孩子的英檢都是最後一名,也沒有人能考上好大學,在台東有能力的家長是否考慮到台北的大安區買房子,聰明的都被「收割」,移植到台北的明星學校,生態把貧富拉大。


芬蘭教育資源不是看人頭算錢,而是想辦法將最好的老師送去偏遠的地方。在台灣,偏鄉的小學校資源已經不夠了,如果再用人的平均分法,只能把人顧好,其他的教育建設都不用談了。這是分配不均的問題。

 


Q:你在新書中,特別提到十二年國教的核心目的,其實就是回歸到根本的做人與做事,您可以再闡述嗎?


A:我覺得基本上十二年國教,不是要讓每個人能進大學,而是培養做人與做事的能力。做人的能力:


一、就是品格教育,包括「自我紀律」,懂得要求自己、為自己言行負責。尤其在現在這個3C氾濫的時代,這件事情對孩子來說太重要了。


二、思辨的能力:公民的基本素養包括關愛別人,關心環境的「利他能力」,明辨是非、不被駕馭的思辨能力。尤其是殷海光先生所說的無色的思想,就是沒有政黨、種族、宗教,可以不分顏色,做對的就敢支持,做錯的就敢指正。


三、人文藝術與美學生活的基本涵養。例如下班之後,不管是音樂、舞蹈、藝術,知道在休閒時間應該做哪些事。


人文素養是學校可以培養的,但卻因為考試而剝奪了時間,這些孩子出了校門,自然不會懂得休閒生活,難道可以怪這些孩子們嗎?

 

很多家長把教育的責任都依賴在老師或補習班,這是大大的錯誤。而補習班的存在,用各種技術,來幫學生贏得高分,但補習班不會教你如何做人,不會教孩子生活或思辨的能力。


做事的能力,簡單的說就是「就業」的能力。可分為:學術、技術、藝術。


德國人只有29%讀大學,為什麼台灣大部分的人,要陪著這些精英,照著他們的模式走?年輕的時候應該多探索自己的天賦能力,而非一定要照著既定的「遊戲規則」,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Q: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父母,也就是家庭環境對孩子的成長過程非常重要。你在辦學過程中,接觸不少家長,你對現在新一代的父母有哪些觀察與期待?

 

A:很多新一代的父母在找其他的出路,可惜的是成功例子不多,例如很多父母送小孩去森林小學,之後家長自己跳下來當老師,或是自學,最後自己的經驗畢竟有限。靠著自己去摸索是必要的,但如果沒有骨幹或攀爬的結構,是辛苦的。


我認同華德福的理念。從我的觀察,華德福是經過百年、有扎實基礎的理論,從幼兒園一直可以帶領到高中畢業,也有特教學校,不是貴族學校,而是從菸草工廠開始的。


還沒有網路前,華德福的家長不鼓勵裝電視,現在則不要電腦。目的是做家長的要把握機會,孩子能夠被你影響的時間不多,最多到14歲。而華德福非常重視「親師會」,並且訓練家長,他們認為教育的過程,父母不能放棄責任,家長就是孩子的第一個老師。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