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內結子自縊亡》 喜獲麟兒不是好事嗎?怎麼留8月嬰想不開?心理師媽媽:懷孕跟照顧新生兒沒你想的簡單

一大早就看到令人錯愕的消息:日本女星竹內結子輕生了。愛看日劇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位有著太陽般溫暖笑容的演員,與木村拓哉主演的《冰上悍將》陪伴著許多人的少男少女時代,也包括我。一月才產子的她,留下八個月大的孩子離開,外傳為產後憂鬱在作祟,無論真正原因為何,我為這位喜愛的巨星殞落感到難過和惋惜。

文│盧新之諮商心理師

產後憂鬱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一大早(27號)就看到令人錯愕的消息:日本女星竹內結子輕生了。愛看日劇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位有著太陽般溫暖笑容的演員,與木村拓哉主演的《冰上悍將》陪伴著許多人的少男少女時代,也包括我。一月才產子的她,留下八個月大的孩子離開,外傳為產後憂鬱在作祟,無論真正原因為何,我為這位喜愛的巨星殞落感到難過和惋惜。

產後憂鬱對於產婦的影響不像是人們所想的那麼簡單:適應一陣子,過不久就好了!實際上,很需要大家認真看待與重視。

剛生完孩子的媽媽,身心產生巨大變化,對新手媽媽或老手媽媽而言皆需要耗費大量時間與精力,適應眼前既陌生又焦慮的狀態。

因此在「生活事件壓力量表」中,懷孕或增添家中新成員壓力分數高達40分,是喜事也是件令人苦惱的事。

別再對著產後媽媽說:「喜獲麟兒不是好事嗎?你怎麼還不開心!」因為憂喜參半的複雜感受很難述說,實際面對的困境也是外人不得而知的。我想就是這種矛盾的複雜情緒,使得產後媽媽們更加不敢找人傾訴與請求幫忙。原本體內荷爾蒙變化加上產後生活變化的雙重影響,讓三至八成孩子出生二週內會好轉的「產後情緒低落」媽媽,轉變成了「產後憂鬱症」卻不自知,而這樣的情況十個中會有一個產後媽媽受苦。

 

很怕自己是個無能的媽媽

我自己也經歷過產後憂鬱的苦楚,那是一段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的過去。嬰兒時期的安安不像現在貼心又懂事,是個高敏兒磨娘精。拖到快42週才肯出生的她,讓媽媽整整痛了兩天兩夜。生產創傷外加新手媽媽的無助,我成了那十個中的那一個,產後憂鬱症找上門來。

還記的出月子的第一週,新手媽媽什麼都不會的我,一個人面對不斷哭鬧的安安,抱起來也哭、放下床也哭、吃完奶也哭、換尿布也哭…無頭緒、慌張、焦慮的情緒占據我的心,一整天只能一直抱著哄著直到她哭累睡著,自己甚麼事也無法做,連吃飯、上廁所都成問題。

有一天中午,我身心疲累地把安安放在床上任她狂哭,心想:長輩們不是都說小孩不要一直抱,會抱習慣,以後累的是自己。一邊聽著她的哭聲,一邊裝上擠奶器擠奶,一邊趕緊扒幾口飯往嘴裡塞。安安突然不哭了,沒聽到哭聲,我反倒緊張起來,衝過去看安安。她面無表情瞪大眼睛盯著我,那一刻,我竟然覺得她在對我說:「我討厭妳,妳不是好媽媽!」嚇到後快速抱起安安,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你討厭媽媽對不對?因為媽媽把你丟在床上不管你對不對?」頻頻對著一個多月的新生兒道歉,累積的罪惡感與無力感淹沒我而崩潰大哭。

這段插曲我從未對別人提起,至今安安五歲了,回想起來畫面仍是真實的。不敢跟別人說,就是因為這些神經質的自言自語,自己都覺得荒唐與瘋狂,別人很難理解與體會,甚至怕被貼上產後憂鬱的標籤。而當時心裡明白:我開心不起來、我每天都很想哭、我很害怕跟安安獨處、我覺得她討厭我當她媽媽、我覺得自己很無能,我沒辦法照顧好孩子,我…好像得了產後憂鬱症。


印象好深刻,正逢中秋佳節,計畫要帶兩個月大的安安到婆家過夜,久不見寶貝女兒的台勞老公開心地抱著安安上車。我對著娘家媽媽說:「媽媽,我好害怕!安安哭了怎麼辦?我一個人不行!我不想去…」老公長期與我們分隔兩地,對於孩子他比我更陌生,無法減輕我的焦慮,娘家媽媽是我唯一的幫手。媽媽鼓勵我:「不用怕!一天而已,不會有事的!抱著睡也沒關係,明天就回來了!」

不要看我現在一打二東奔西跑,像個超人媽媽一肩扛起兩個寶吃喝拉撒。曾經的我好脆弱好無助,任何一個不悅表情都可以讓我耿耿於懷,任何一句不善的言語都可以使我玻璃心碎滿地。害怕人們叫我「加油!」,討厭大家對我說「為母則強!」,這段憂鬱史中的辛酸與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也好險身邊的家人一直陪伴我、關心我、幫助我,尤其是我的母親。

你認為的小事可能是別人費心的大事,別看輕了產後媽媽的努力與辛苦。

 

請多一分善意跟關心給身旁的媽媽吧!

或許很多過來人會說:「現在女孩草莓族,我以前一個帶三、四個都不會這樣!」、「小孩哭就讓他哭,我小孩現在還不是長到那麼大、活得那麼好!」,局外人會說:「帶小孩不是吃跟睡嗎?壓力有這麼大嗎?」、「一整天在家不用工作,只帶個小孩,到底在累甚麼?」。

但是,大家容易歸因於個人特質的因素,忽略了生理荷爾蒙的影響,有時候是想讓自己樂觀都怎樣都快樂不起來的狀態,你看到的笑容可能是產後媽媽偽裝堅強的一面,就像精神科醫師蕭美君說的:「那是身體因素,不是心可以控制」。

人們常要藉由一而再,再而三的憾事發生,才會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進而真正的認識與同理。產後媽媽是一群被社會給予高標準束縛的族群,是真正需要資源幫助既強大又渺小的社會根基。沒有健康的媽媽,哪來健康的孩子?如果你身邊也有生產不久的媽媽,請不吝嗇的釋出善意吧!也許多了一分關心,便少了一件遺憾。

願妳的陽光笑容依舊照耀人心,並照亮正受產後憂鬱所苦的母親。

 

※生活事件壓力量表原出處為:Holmes, T. H., & Rahe, R. H. (1967). The 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11, 213-218. 

本文經作者 盧新之諮商心理師 授權轉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