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拒絕」害怕沒朋友,以為沒有動手就沒事。少年調查保護官說 : 參與者都有責任

青少年許多群聚觸法行為,常以講義氣為藉口,參與的青少年常因到場後不知如何拒絕,或擔心被排擠或被孤立,也可能是因為被情境影響而莫名被動加入,結果做了自己會後悔一輩子的事。


我沒有打人,只是在旁邊看! 

這學期新來的轉學生瑞其,讓人感覺很不好,白目又自以為是,班上同學都不喜歡他,難怪他會轉學。不過話雖如此,班上同學們對新同學還算客氣,所以都隱忍不發,但今天打掃時間發生的事,真的惹怒同學了!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瑞其的打掃工作是負責澆花,澆花工作算很輕鬆,大家都想要。但因瑞其是新來的,大家就算了,也沒去爭取。當天指派工作時,老師還特別叮嚀瑞其:「澆花時一定要留意樓下有沒有人,如果有人,要先警告,請同學避開,不要把同學弄濕了。」

瑞其當時還哈哈笑著:「不會啦!」

沒想到,悲劇還是發生了!第一天打掃時間,瑞其拿著澆水器興匆匆往樓下亂倒水,不看、也不問,結果水就這樣都潑到恰巧經過一樓的建銘身上。建銘全身都被弄濕了,眼睛差點睜不開。他狼狽的往樓上一看,居然是瑞其。瑞其一看建銘濕淋淋的模樣,非但沒有道歉,還對建銘做鬼臉、哈哈大笑。

「你故意的嗎?」建銘生氣的問。
「誰叫你走路不看路,活該。哈哈哈!好好笑!」瑞其洋洋得意。
「你給我試試看,有種,放學後不要跑。」建銘立即下戰帖。
「你以為我怕你嗎?我等你!」瑞其故作輕鬆狀,嘴巴毫不認輸。

放學後,建銘找了理哲、國平幫忙,理哲、國平看不慣轉學生的囂張,也想幫忙討公道。

放學後,他們三人在校門口堵住瑞其,強制把他帶到對街便利商店旁的巷子,瑞其本來想跑,但被三個同學包圍跑不掉。國平、理哲搭著建銘的肩膀,建銘又推瑞其一把,硬把他推進巷子裡。

「快道歉,不道歉,後果自己負責!」建銘口氣凶狠。

瑞其想藉機跑開,但是理哲、國平快速擋住瑞其的去路,國平再把瑞其推回去。發現瑞其居然敢跑,而且還不道歉,建銘氣得往瑞其身上踢一腳,瑞其跌坐在地上,國平也踢了他一下。理哲跟著說:「不道歉就別想走,完蛋了你!白目!」

建銘看了看,接著舉起書包,準備往瑞其頭上砸去。才一舉手,突然一群一群警察衝了過來,把他們包圍起來。

「不要動!手舉起來!」

理哲、國平和建銘,當場都因「傷害」和「妨害自由行為」被警察帶走。瑞其好不容易得救了,警察告訴他,是經過附近的大人報了案。

一行人被帶到警局後,警察立即通知學生家長到場。在等待家長時,理哲為了自保,也怕家長來了被罵,不斷求情:「我只是在旁邊看而已,沒動手哦!可以先走嗎?」

理哲希望警察讓自己先離開,因為等爸媽來了,他知道爸媽會如何反應,自己恐怕會下場悽慘!

「你們三位,都是在場嫌疑人,可能成立『共犯』,誰都不能走。做完筆錄、調查完了,才能離開。」警察說明程序。

理哲心想,他又沒打人,只是在旁邊看,怎麼會是嫌疑人?況且朋友有事,當然要講義氣。講義氣幫朋友,錯了嗎?
 

【少年調查保護官告訴你】

青少年許多群聚觸法行為,常以講義氣為藉口,例如:群聚討公道、集體霸凌、開玩笑捉弄人。參與的青少年常因到場後不知如何拒絕,或擔心被排擠或被孤立,也可能是因為被情境影響而莫名被動加入,結果做了自己會後悔一輩子的事。
 

青少年群聚觸法行為,有太多原因,都和「不敢拒絕」、「不會拒絕」有關

一群人幫忙討公道,不到場的叫「不講義氣」;到現場後,沒出手的變成「俗辣」。於是很多青少年誤判,自認既然不得不到場,只要不出手,在場旁觀,就不會有責任!實際上,法律的規定是如此嗎?許多青少年移送法院後,最常生的疑惑就是:我算共犯嗎?

例如:「我中途才加入,前面的事我不知道,當時還以為是開玩笑,所以就推她一把。」、「我提早離開,只知道他們在飲料下藥,我負責騙女生出來,我絕對沒參與強暴。」、「人是他們三人打的,我不敢打,只負責把風,他死了不關我的事吧?」 許多人會以為,只有參與真正核心行為的才算犯罪,例如:一群人參與殺人罪,如果致命的那刀是胸口,而我砍的是他的腿,那他死應該跟我無關吧? 但實務上,多人一起參與的觸法行為,參與者都有責任。

這裡要注意的是,共同正犯不能簡稱為「共犯」,因為刑法上的共犯是指「教唆犯」和「幫助犯」,意義完全不同。﹝相關法條 1﹞
 

〈共犯〉:指行為人參與別人的犯罪。 


〈教唆犯〉:慫恿他人實行犯罪,但自己不真正行動。例如:小明長期被均文霸凌,山山在一旁搧風點火,慫恿小明出手,若最後均文被打傷,山山的教唆責任恐怕難逃。 


〈幫助犯〉:協助他人實行犯罪,但不是參與犯罪構成要件的核心。例如:知悉同學間糾紛,明知一方下課後計畫毆打傷害另一方,還把美工刀出借。

本案中,建銘要教訓瑞其,其他二人都知道,也都參與傷害的核心犯罪行為,用控制瑞其自由的方式,不讓他行動,然後出手傷害。雖然理哲當場沒有出手,但全程參與傷害行為,所以三人都有構成傷害罪的條件行為。依法律規定,三人都會成立「傷害罪共同正犯」,只是法院會依據個別情況,斟酌嚴重性,做出差別處分。


青少年切勿投機,不要糾眾群聚討公道,也不要以為到場幫腔能看好戲,或只是挺人場,其實這些都是觸法行為。
 

正確的因應與講義氣的策略,不是去幫忙,而是用合法適當的方式排解糾紛。

瑞其若是故意弄濕同學,應該立即報告師長,老師將會依學生輔導管教辦法與校規或班規來輔導、管教他,而不是無視於學校規定,用私刑或用人數來討公道。

案例中或許只是踢一腳、害自己違法。要是現場發生失控行為,例如本來只是想教訓一下,結果因參與者情緒高漲或帶有個人想法,結果失手演變成殺人或是重傷害的意外結果,或許單純的事件也可能惡化成難以彌補的重大悲劇,青少年務必三思。
 


﹝相關法條 1﹞

▲刑法第28條
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 

▲刑法第29條
教唆他人使之實行犯罪行為者,為教唆犯。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 

▲刑法第30條
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摘自 吉靜如《只是開玩笑,竟然變被告?:中小學生最需要的24堂法律自保課》/ 三采文化

圖片提供 :  iStock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