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不是為了吃苦,而是要幫助孩子了解體會學習的樂趣,成績只是隨之而來的副產物

有時我們要求孩子「認真」,反而是把他往閉門造車的死胡同裡推...

文│李介文(兒童臨床心理師)

你的孩子不奇怪》「只是」不認真?

高中二年級的小琦,來談的原因是自己成績不好,感到很沮喪。

「老師,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爸媽。」

「喔!怎麼說?」

「爸媽花了這麼多錢讓我上補習班,說他們不管我,最後只要看成績,就知道我有沒有認真了,但是我就算每天都讀到兩三點,成績都還是沒有進步,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那你覺得……可以從什麼地方下手改進呢?」

「我想……繼續唸到四點吧!」


學業成績這個主題是一個大家嘴巴上說不在意,心裡卻很在意、整個社會也很在意,但是成因卻非常複雜的一件事。

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雖然認同學歷不等於能力也不等於未來發展,看似很現代很適才適性,但我在臨床上,在兼任的高中、大學內,一部分人甚至大多數人,對於學業成績的看法還是非常傳統,說是那一套,內心真正認同的、行為上真正做出來的,卻是另外一套。

在人的信念裡,有一些看似普世價值,卻與事實相反的信念。例如「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即是如此,在學業成績上亦是如此。

在各種領域裡,「天分」這個東西是存在的,有人天生唱歌好聽、有人天生跑得快、有人天生會畫圖,也的確有人天生就很會念書。雖然更狹義的定義是「會考試」,反正長久以來,大家也把考試跟學習綁在一起了。

學了心理學之後,我對於智力、學習、測驗的方式有了更多的了解,這些都是心理學家長久以來就在探討的主題,只是仍然不敵社會的主流,而被束之高閣。身為一個心理學家,其實我也懷抱著一個理想,能夠幫助每一位家長與孩子,更了解學習的意義,能體會學習的樂趣,成績與能力,只是隨之而來的副產物而已。

首先,成績是在反應孩子學習成果的一個指標。既然當作一個指標,它的有效程度就非常重要,也就是在心理測驗理論裡提到的效度(Validity),代表著一個考試能不能真正測到要測的能力。

例如,如果要測量數學能力,那麼用英文來出考題,可能就不是那麼適當,如果學生英文不好,數學再好也沒用,除非這個科目的要求就是同時要會英文(或者與數學相關的基礎英文) 跟數學。在你我的經驗中,可能覺得「難的題目就是好題目」,但真正的好題目是只要你有認真學、肯思考就能答得出來,因為考試的目的是在檢驗,不是為了把你考倒。

我記得在我高中的時候,常去找一些資優數學的參考書,鑽研特別難的題目,反而忽略了基礎的數學概念是如何推導而來。我原本以為這是很古老的學習方式,但我很訝異的發現,目前的學生竟然還存在著這樣的現象與需求。


一旦面對新的事物,學習就已經開始

所以,既然成績是學習成果的代表,不如以心理學家的角度,來談談學習這一件事。

對孩子來說,只要是面對新的事物,就是學習的開始了,例如學會拿餐具吃飯、學會轉動門把等,到後來用感官去體驗世界,學會分辨白天黑夜、學會一些自然規律與邏輯,都是一種學習,在我們的腦中,本來就會自動將經驗整理與分類。

而書本上這些知識,則是經由高度整理與分類而來,而且可能濃縮了過去幾十、幾百、幾千年的知識濃度,而且主要是用文字來當作學習的媒介,所以時代越進步,我們要學的東西越多,學習的方式越複雜。

所以在心理學家的觀念裡,把學習視作一個處理訊息的歷程,依照處理程度的不同,決定學習的深淺。所以學習是有分層次的,如果你一直停留在比較淺薄的層次裡,再多的學習也只是浪費時間。

舉個例子吧,我手邊有部智慧型手機,如果要我現在開始研究「如何做出一部智慧型手機」,就算研究個十年,應該也是做不出來的,我需要人幫忙,不只給參考書目,可能還需要知識的解答、技術的指導。

你就知道,有時我們要求孩子「認真」,反而是把他往閉門造車的死胡同裡推呀!


摘自 李介文《你的孩子不奇怪:改變, 從理解孩子的奇怪開始》/ 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李介文
長庚大學臨床心理學碩士,兒童臨床心理師。
曾任職醫學中心,現任精神科診所,中醫診所臨床心理師,大專講師。

很討厭小孩,但見習時卻意外發現與孩子相處的樂趣,自此開啟兒童心理學的學習之路,專長有兒童心理評估與心理治療,腦波回饋專注力訓練,社交技巧訓練,情緒教育等。

在臨床上,有感於家庭與教育對孩子的影響之重,亦致力於親職教養諮詢,或至各級學校進行學生輔導,實際與老師進行教戰演練。希望以心理學知識,陪伴孩子與家長快樂成長。

著作:
《反芻思考:揭開「負面情緒」的真面目,重拾面對困境的勇氣》
《刻意失戀:好好失戀,才能好好愛》
《你的孩子不奇怪:改變, 從理解孩子的奇怪開始》

FB粉絲專頁 李介文臨床心理師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