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下的獎懲,讓孩子受用一生

獎懲,不是為了建立權威或把孩子當成動物一樣訓練,而是讓孩子知道你看得到他的好,並會在他把事情搞砸的時候跟他一起解決問題。

1960年代的行為學研究曾強調獎勵與懲罰的重要性。雖然這一派的學術理論多年以來一直不斷受到質疑,但即使在今天,行為學的影響仍然普遍存在。大多數的學校和家庭,都用過「好寶寶印章」或「記點扣點制度」,但孩子長大後,這種獎懲制度為何失去了功效?當小獎品或零用錢的加減對孩子來說不再那麼重要的時候,家長們又得靠什麼來幫助孩子建立良好的學習態度和生活習慣呢?

 

行為學所遭受的最大批評就是忽略人類的獨立性與思考性。孩子不是實驗室裡的動物,需要靠電擊或食物獎賞來學習特定的行為模式。然而,教養過程中難道完全不需要給與孩子獎勵和懲罰嗎?

美國的教育政策從2002年開始,出現了以學科成績的結果主導教學評鑑的傾向,然而,真正辦學成功的學校往往更注重學生培養學科成績之外的人格養成與群體價值。以波士頓西郊的一個學校為例,他們用來獎勵低年級學生的,是所謂的C. A. R. E. 小卡。

 

這些小卡片幫助老師們用正面的眼光去看每個小朋友,當他們在合作 (Cooperation),接納(Acceptance),責任感(Responsibility) 和 努力嘗試(Effort)這四方面任一方面有可取之處的時候,老師會大方地給他們小卡,讓他們知道自己很棒,棒在哪裡。得到二十張卡片的同學會拿到一張 「英雄卡」。得到英雄卡以後有什麼呢?什麼都沒有。

 

C. A. R. E. 小卡式的獎勵方式是有效的,因為在這樣的系統下,獎勵不是 「誘餌」,而是肯定。每一個孩子都希望得到父母和老師的肯定,在這一點上, 大人們不需要用獎勵來增強他們的動機, 獎勵只是為了提醒大人去看孩子的好,並大方讓孩子知道自己很棒。 肯定的給予,可以帶給孩子的是價值觀的建立與探索世界的信心和勇氣。

 

在同樣的思維下, 「處罰」的目的絕對不是讓孩子知道他自己有多糟糕,又因為害怕而不敢犯同樣的錯。當孩子的行為出現偏差的時候,「處罰」的目的,是讓他們整理好自己,重新出發。

 

大人得先冷靜幫助他們穩定情緒,才能進一步讓他面對問題。如果只是用權威壓制他們的情緒,要求孩子修正行為,你也許看得到一時的效果,但卻傷了孩子的自尊和自信,也讓他失去了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機會。在穩定情緒後,「處罰」必須是和他的錯誤行為有因果關聯的,並保留一點彌補的空間。

 

孩子打了人,必須承擔的後果可以是不能再和小朋友玩,直到他冷靜下來去道歉,並遵守遊戲規則為止;孩子不好好吃飯,把食物拿來玩,弄得到處髒兮兮的,必須承擔的後果可以是離桌反省,並且將弄髒的地方清理乾淨。 大人不用重覆告訴他「因為你不乖所以這一餐你沒得吃」,而是向他保證,只要把東西清理乾淨,不再拿食物來玩,再等一段時間,就可以吃下一餐。

 

前面所提到的學校,所用的獎懲和孩子的學科成績完全無關。但這些孩子升上中高年級之後,不但有自信,而且能自律,該鎮的學科表現在麻州更是名列前茅。

 

獎懲,不是為了建立權威或把孩子當成動物一樣訓練,而是讓孩子知道你看得到他的好,並會在他把事情搞砸的時候跟他一起解決問題。

 

                                                                     Photo:Uncalno Tekno,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