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偉瑩:每一次的變革,教育現場都是慌亂和冷眼,但,若不變,就無法協助孩子面對變化更莫測的未來

世界無法等台灣準備好。世界已經翻轉好幾次了,如果教育還停留在二十年前,無法協助孩子面對變化更莫測的未來。所以這一次我們要跳躍二十年,雖然很辛苦,也會有許多困境和疑惑,但是世界持續變動中,我們必須有共識:「時間不等人」。

文/藍偉瑩

二○一九年推動的一○八課綱教育改革,引發社會極大討論,因為改革影響了國小六年級、國中一年級與高中一年級的孩子,這些孩子的父母,以及教學現場的老師,都是必然的當事者。 

 

教改兩大痛點

每一次的教育改革都有背後的「為什麼」,必須知道背後原因,才能理解改革的形成緣由、改革內容初衷。

人生經歷很神奇,原本我也是「被改革」的一份子,在教學現場按照新課綱執行教學,但一○八課綱推動前,因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陳佩英教授主持高中優質化計畫的緣故,我有一段時間積極投入協助高中現場,發展相關工具,提供許多可行的模式,協助學校做課程整體規劃。

當時一個月內可能得辦理至少三場工作坊,有時候更需要進入不同地區或學校實際支援。支援的方式除了分享自己的經驗,也提供明確的發展步驟,幫助老師們能夠與學校行政一起規劃新課綱,也讓大家的理想變得更明確與可行。

甚至到後期,也有機會協助沒有參與高中優質化計畫的學校,以及素養導向課程的推動,幫助學校與老師更容易掌握如何發展課程,以及進入教室後如何操作。 

 

然而,課綱的改變與現場的改變是否真的同步了呢? 

一、教改沒有在教學現場實踐過 

如果要討論前一波課綱的國中小「九年一貫」與「高中九九課綱」成功了嗎?或許該先討論的是這些教育變革真的上路、落實在教育現場了嗎?我長期在高中現場耕耘,對於國中小的學校運作是在離開公立學校後才有更多機會可以參與。深入各學習階段學校的經驗,讓我發現,不僅是許多高中學校並沒有真正落實前一部課綱(九九課綱),連許多國中小,特別是國中,也沒有真正落實九年一貫課綱。 

如果課綱的頒布與落實沒有同步,那麼每次的教育改革如何評估學生學習的改變?又如何決定下一次的改革落在哪種基礎上?以及該往哪裡去?課綱改革往前走,但是教學現場不一定是往前走,我仍會觀察或聽到不管什麼改革,仍會有老師永遠拿十年乃至二十年前的筆記上課。 

如果教改沒有在教學現場實踐過,將不會有人相信改革會成真。課程與教學改革的發展與實踐平衡了嗎?上一次教育改革沒成功,而完全沒遵照教育改革的人也沒受到懲處,既然如此,為何要勤勤懇懇推動教育改革?所以,很多時候原本衝鋒陷陣的改革派會轉變成阻礙改革的反對黨,因為推動改革到最終是一場空,導致很多人逐漸選擇冷眼旁觀。 


二、期待老師創新教學,卻用舊方法培育老師 

更弔詭的是,我們期待老師教新內容,透過生活情境來教學生「素養」課程,但是我們培育老師的方式從來不是素養導向,老師要如何教好素養? 

什麼是老師專業成長的真實情境呢?就是發展真正要上的課程,而不是聽演講,更不應該是參加工作坊,只是照著步驟,在便利貼或海報上寫滿教學內容或學習活動,卻不知道課程發展流程的真正意義。 

家長遇到的困境也很相似,他們人生的成功方程式跟現在的世界不同,他們過去接受的教育是「分分計較」,強調升學主義的求學歷程,跟現在強調素養、多元價值觀迥然不同

如何了解孩子們將要面對的教育是何種樣態?要如何成為學校與老師的支持者?自己又應該如何陪伴孩子呢?我們總是跟家長說著理念、變化或升學,更多關於家長的角色,卻提供得很少。 

 

教改必須跳躍,世界無法等待台灣準備好 

教改常常遇到不少反對意見,因為多數人僅依靠片段訊息來理解政策全貌。這次課綱的變革是二十年來最大的變革,紛紛擾擾多年,社會也有極大反彈,認為改變太大,家長與老師都跟不上腳步。 

但我認為改革必須跳躍,改革已經無法漸進而行。主要原因是過去九年一貫和九九課綱無法落實,前幾次的教改沒有好好落實,導致現在教學現場有一種「跳躍」之感。事實上,一○八課綱很多核心精神,在九年一貫與九九課綱中已經揭櫫,比如當時教改已經容許學生可以不選課,但學校卻未落實,沒告訴學生擁有不上課的自由,可以實質進行「自主學習」。過去教改沒有真正執行,也沒有檢核改革成效,導致教學現場現在面臨一○八課綱中的自由選課、自主學習等,遭遇到極大的困難與困惑。 

世界無法等台灣準備好。世界已經翻轉好幾次了,如果教育還停留在二十年前,無法協助孩子面對變化更莫測的未來。所以這一次我們要跳躍二十年,雖然很辛苦,也會有許多困境和疑惑,但是世界持續變動中,我們必須有共識:「時間不等人」。 

當然,每一次的變革,最不安的都是教育現場。現場慌亂,有人恨不得延後實施,或是心存僥倖希望政策根本無法落實,也有人冷眼旁觀等著看政府好戲,教育現場對政策充滿不信任感。 

當然,有些不安的原因來自課綱配套政策研擬過程產生的爭議太多,二○一四年總綱公布後,配套政策直到二○一六年十一月才開始開會討論,中間還遇到政黨輪替,許多討論需要跨部門,而每一次課綱研訂的會議,出席的代表成員也沒有完全固定下來,沒有一個單位覺得「這與我有關」。政府參與的單位太多,多頭馬車的討論會議,過多的配套同時進行研訂,各承辦人或承辦單位忙碌之餘,是否能夠顧及全面性來做整體的擘劃,是一大考驗。 

教育部國教署的課綱配套法規研議,直到二○一八年七月底才完成,而後二○一九年就要上路。一○八課綱是第一次大規模變革的教育政策,不僅缺乏更周全的實務規劃與試行,也缺乏對於教學現場困境與解方的預擬,許多政策配套並非在課綱擬定時同步開展,當然會手忙腳亂,教學現場適應不及,出現很大的溝通風險,更容易產生反彈。不過,我認為即使全盤檢討重新再來,若不改變各主管機關之間的運作方式,仍會像現在一樣混亂。 

每次的教育改革都需要時間才能穩定,尤其這次的變動較大,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讓教育現場都理解與接受,如果能夠在上路三年後穩定且真正落實,才可能期待孩子未來的改變。 

 

政策擬定必須克服現場執行的困難 

造成教學現場混亂的原因,來自政府與現場的思考方向是否一致。政府執行政策的單位很多,規劃課綱者一定有初始的設定與期待,但如何執行、如何落實的方法與檢核又由其他單位主責,因此,規劃與執行勢必產生衝撞與落差。 

另一個我想討論的是,落實的彈性空間。教學現場的工作人員很多,每一個人對於教育變革的期待與想像都不同,現場也有屬於現場的困難。更何況,全台灣的教學現場有城鄉差距、有人數多寡的各種不同情境。那麼,政策的落實究竟有沒有彈性空間?適應期應該是多久?彈性要多彈性?又,哪些部分該有彈性呢? 

當政策落實時,難免在學校有衝撞,這時就要考量彈性的空間,能否為教育現場人員做緩衝。能夠給予彈性的應當是不會改變課綱方向的部分,比如跨領域課程的比例、自主學習的時間等,讓學校能從「開始嘗試」,到最後能「做到位」。 

但對於硬政策則不允許彈性空間,必須結結實實執行,比如跨領域課程內容實為學科加強,不提供學生真正進行自主學習等,那政府就必須深入了解:「為什麼有人沒辦法執行?該提供什麼樣的協助?」 

每次與新加坡老師談起他們如何面對教育部的教改,總好奇詢問是不是有老師會陽奉陰違呢? 

對於我們所提出的這種問題,他們總是覺得納悶,殊不知台灣確實有老師是以不變應萬變。新加坡政府的教育改革,沒有任何打折空間,每次改變前,教育部也會花很多年的時間說明與增能,讓老師們慢慢接受改變的理念與方向,最終政策就是要落實,而現場執行者也知道這個政策無法打折,一定會想盡辦法、克服困難的落實下去。 

這是與台灣最不同的地方。我會說一○八課綱是大躍進、大變革,就是因為教改在過去二十年來並未被好好落實,七折八扣的政策,讓現場執行者覺得不一定要切實執行,而且政策頒布後也沒有人進行檢視、檢討,二十年時光就這樣過去了。 

因此,這一次政府說「玩真的」,仍會有人抱持二十年來的心情,且戰且走、七折八扣的執行。不少老師這樣想著:「我也遇過九年一貫,過兩年沒人注意執行情況後,政府也就不會持續堅持落實了。」 

好的政策無法落實,確實會成為一場空。然而,一場空的不只是政策未落實而已,而是孩子的未來變成一場空。 

 

改革教學現場,也改革自己 

台灣的孩子還有時間等待大人嗎?過去已經耽誤二十年了,這次不能再耽擱。學校教育的目的持續演化中,依據孩子發展,讓學習產生最大效益,跟學生最緊密的是老師,老師將發現,透過這次一○八課綱變革,也是改革自己的教學法的機會。 

一、學習發展的最大化 

依據孩子的發展,讓學習產生最大效益,讓差異化與個別化成為課堂的常態;如果不重視每個孩子的發展,只以同一種標準來看待每個孩子,那永遠都有被犧牲的學生。 

二、學習經驗的脈絡化 

如何重新規劃?每一科學習就是在探究,張開眼到學校都在探究,老師用不同的課,也能發展成一樣的脈絡,使得一連串的課程安排能夠產生意義(知識、技能與態度)的累積,讓這些被安排的脈絡成為孩子們成長的真實經驗。 

三、學習參與的共構性 

老師用什麼姿態帶領學生?「老師不會,很正常。現在資訊這麼多,老師為何要裝懂?」老師本來就可以不會,老師也可以承認不會,同時引導學生如何找資料。老師應在變革中承擔「引導、協助、指導」的角色。 

四、專業成長的能動性 

師培可不可以歸零思考?在職師培與實務結合。解決他們的問題就是對應政策。 

從參與課綱到走訪現場,我深刻感受到,不貫徹政策,只會擴大孩子與其他縣市孩子的差距。因為當某些縣市很認真執行貫徹新課綱時,無法貫徹的縣市就會造成孩子與其他人的差距,老師無形中會變成耽誤孩子的大人。 

 

為何我支持一○八課綱改革?因為改變帶來希望

新課綱特別提到要讓孩子具備公民意識,能夠踏出自己的舒適圈,去了解本土的事物,並且關心社會及生態議題,能對多元文化有足夠的認識和理解,甚至到國際議題的關心跟參與。 

這次課綱一直強調「素養」,最核心的終極目標就是希望把學生培養成終身學習者。除了要對過去到現在累積的知識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有辦法去學習新的東西,面對新事物有勇於探索、分析及思考的能力,能夠去規劃與執行,甚至能夠運用新的方式去解決長久以來沒有被解決的問題。 

從過去到現在,我們把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搞成這樣,卻要下一代承擔,這樣是不負責任的。這次的新課綱期待孩子能夠成為有辦法自主行動,又能夠跟別人溝通互動,能夠真正做社會參與的終身學習者。

我自己很認同這一次課綱變革,我必須說這個方向很明確,台灣難得有一個課綱是除了學科知識以外,又具有清楚的核心價值。 

 

摘自 藍偉瑩《教育,我相信你》課綱與考招變革,二十年教育大躍進/天下文化


藍偉瑩

現任均一師資培育中心執行長、社團法人瑩光教育協會理事長,是教師學習共同體的重要推手,更是吸引數千名教師安心跟隨的社群引路人。著作《教學力:深化素養學習的關鍵》榮獲金石堂2019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

 

Photo by cottonbr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