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受家暴,神老師報警,卻換來施暴父親無止盡的騷擾和恐嚇!虐童案件何時才能終止?

也許是母親的天性使然,我無法忍受任何人對孩子不合理的對待。我很清楚孩子煩人、惹禍時的可惡,但是一旦孩子成為大人發洩情緒或情慾的對象,我絕對無法容忍。雖然我的力量很薄弱,但我會用盡一切資源,想盡辦法來幫助每一個受虐的孩子。

今年是我擔任教職第二十一年,當了導師二十年,讓我對小孩的異常行為特別敏感。

十幾年前,我遇過一個小女孩,對待同學總是脾氣暴躁又刻薄,所有的老師都對她很頭痛。我找她深談後發現,她常常被後母毆打,每當後母帶來的哥哥犯了錯,都只有她被痛打一頓的份!因為後母是用水管打腳底沒有傷痕,所以爸爸完全不知情,小女孩也不敢說。

那個年代,沒有兒少保護法,可是我還是通報了學校,換來的是爸爸無止盡的騷擾和恐嚇。

這幾年,我遇過不少被家人忽視不管的孩子、三餐不繼的孩子、被親生父母家暴得遍體鱗傷的孩子、自殺的孩子,被霸凌的孩子、被性侵的孩子……我已被訓練到只要孩子的表現和平常不一樣,就可以猜到大概。每次發現狀況,孩子都會驚呼:「老師,妳怎麼會知道?」

也許是母親的天性使然,我無法忍受任何人對孩子不合理的對待。我很清楚孩子煩人、惹禍時的可惡,但是一旦孩子成為大人發洩情緒或情慾的對象,我絕對無法容忍。雖然我的力量很薄弱,但我會用盡一切資源,想盡辦法來幫助每一個受虐的孩子。

通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學校要組成小組,不斷地開個案會議,還要寫報告、做心理諮商、訪談家長,有時還要上警局做筆錄、上法院當證人,最可怕的是被醜態曝光的家長恐嚇。

上次為了孩子被性侵的事,對方電話騷擾不斷,說要找我算帳。我的個性叛逆,越是遇到被阻擋的事情,立場就越堅定,雖然心裡很害怕,但是絕不退縮。

 

心裡的傷一直都在

昨天看到別班的孩子臉上掛著又深又大的瘀青,一問之下,得知孩子因為一些生活瑣事被媽媽飽以老拳,提到媽媽時,這孩子一臉驚恐,身體還不斷地發抖。

看到班上笑得開心的孩子們,以及家裡三個衣食無缺的小孩,對照著那張有著傷痕的臉龐、穿著無法抵禦寒風的薄衣的孩子,我的心情無比沉重。

對於那些受虐的孩子而言,生活中充滿了恐懼和痛苦。有一天,身體的傷會消失,但是心裡的傷呢?

這件事學校已經介入處理,我不清楚自己可以改變什麼?只要沒有危害到孩子的生命,這孩子勢必得跟著隨時會動粗的後母繼續生活下去。

如果孩子不能選擇家庭,我們是不是該教育一下那些虐童的家長?如果不能把孩子帶到安全的地方,我們是不是可以給虐童的家長一點懲罰和警惕?如果不能讓孩子過得快樂,是不是至少可以給他們基本的安全和溫飽?……太多的感觸和無奈在我的心裡湧起,留下一連串的問號。


摘自 沈雅琪《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禮物》皇冠出版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