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幼龍:「小時候在我心中,其實是那麼渴望能獲得父母的認同,甚至是讚美。我想別的小孩也一樣。」

為人父母,如果在孩子犯錯時,用正向的方式,鼓勵他們勇於認錯,這絕對比責備、處罰,更能達到影響孩子的效果。人,特別是領導人的性格中,能含有認錯、道歉的素質,他的命運一定更精彩。

文 / 黑幼龍

我在戰亂中長大,父母帶著五個孩子自大陸逃到台灣,還有一個小弟在台灣出生,維持一家生計就已經很不容易,對於孩子的關心、注意力,就更有限。然而,在我心中,其實是那麼渴望能獲得父母的認同,甚至是讚美。我想別的小孩也一樣。

直到就讀小學四年級時,我遇到了一位沈老師,他的讚美影響了我的一生。

開學後,我交上了第一篇作文,就收到沈老師非常正面的評價,不但拿了甲上,他還用紅色毛筆字仔細圈點,把他認為出色的句子,全都標示出來。

因為沈老師的肯定,我開始喜歡作文,沒事就找爸媽床頭的小說來看。或許我本身有點寫作的天分,愈寫愈好,我的作文成了學校壁報欄上的常客。

有一次,我在走廊上意外聽到沈老師對另一位老師說:「你看,就是他,黑幼龍,他的作文寫得真好。我到他哥哥班上,把他哥哥的作文拿出來翻閱,都沒有他寫得好。」

我已經不記得沈老師的全名,但是他對我的那番讚美之詞,多年來始終在心頭縈繞。

我想,我一生熱愛文學,熱中寫作,甚至走入卡內基訓鍊,都跟沈老師對我的肯定有關。

現代心理學大師、哈佛大學教授威廉.詹姆士曾說:「人內心深切的渴望,就是得到肯定與讚美。」如果能掌握真心讚美的能力,人緣與影響力一定是最大的。但,又有多少領導人能掌握這關鍵?

 

人人都渴望被肯定和讚美

十多年前,女兒黑立琍帶了三個孩子從新加坡來台灣探親,曾經發生一段插曲。那一天,大人、小孩都在客廳聊天,我的三名外孫,老大和老三坐在我的跑步機上,七歲的老二安迪很調皮,就打開跑步機的開關,老大和老三立刻就翻滾出去,撞到了牆壁,全家人亂成一團。

正當大人在隔壁房間為老大和老三塗藥包紮時,闖禍的安迪待在客廳裡,低頭喃喃自語:「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這時候,我走到安迪身邊,彎下身子跟他說:「安迪,承認自己做錯很不容易,很多大人都做不到,你做到了,你好棒。」

我回到沙發上繼續看報,此時安迪卻慢慢走到隔壁房間,跟他的哥哥、妹妹說:「剛才是我的錯,對不起。」說完,他就嚎啕大哭,我女兒趕緊過去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根據「卡內基全球領導力研究」,八成的受訪者認為,他們最期待領導人具備的特質之一,就是勇於認錯。很多領導人不善於認錯,是因為他們從小到大,很少因為認錯而獲得肯定、讚賞。例如,要是安迪以後在犯錯時,再次得到肯定,幾次以後,他就會成為一個會認錯、會道歉的人了。

為人父母,如果在孩子犯錯時,用正向的方式,鼓勵他們勇於認錯,這絕對比責備、處罰,更能達到影響孩子的效果。人,特別是領導人的性格中,能含有認錯、道歉的素質,他的命運一定更精彩。

家人有時會吵架,同事也會起衝突,部門之間一定也有爭執,顧客抱怨也是最難處理的問題。但領導人要是經常能以身作則,向他人認錯、道歉,以上這些難處,就都能迎刃而解。

此刻又到了我與你談心的時候了,雖然我常要求自己認錯,說對不起,但真的很不容易。加油!

 

摘自  黑幼龍《走出一條不平凡的領導之路:黑幼龍是如何做到的》/ 發光體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