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考後,即便考差了,別忘了孩子才是「主體」,才是此時最需要被尊重與關心的對象

我們時常說的與做的是南轅北轍,諸如做父母的常說:「我希望我的孩子比我強。」但當父母幫孩子什麼都做好,孩子怎麼可能比你強?我們也常說希望我的孩子主動積極,但當他表示自己的期待時,就被一拖拉庫的道理直接間接的拒絕,他還能相信自己的主動積極會帶來好處嗎?

作者:徐美珍

今天的中學生社團,滿滿的會考成績話題,做父母的多是基於愛孩子的心,擔心如果沒考上好學校,日後會影響接下去的求學與工作、甚至有的認為一輩子都會因此受挫。

當父母實屬不易,關心易被嫌、放手又擔憂⋯⋯進退兩難下,還遇新課綱的種種變數,面對未知的挑戰真的需要很大顆的心臟啊!

這幾年我多輔導高中生升大學,同時也下看國中會考。自己的孩子剛經歷申請入學放榜,而三年前北北基的競爭還歷歷在目⋯⋯

我的孩子一路從沒有學科補習,遇到競爭激烈的挑戰時,我也只告訴他不必和別人比較—學習是跑馬拉松,不是100公尺比賽,不必看別人也不要被別人的節奏帶動而打亂自己的呼吸。我自己從事教育工作,身邊太多為孩子安排妥貼的同事或家長,我知道他們覺得我很「奇特」,竟然可以做到完全不插手孩子學習。但我就是如此,我一直相信一個人這一生最難得的不是一時被別人決定的成績,而是成為一個有機的能動者~能因應狀況而自發行動。

孩子一路求學都是自己選擇學校,我沒有干預。考試成績不佳不會有任何批評、成績好也沒有任何獎勵,總之從小學一年級開始,他就知道讀書寫作業與學習,全部都要自己負責。

我從幼兒園教到中小學、大學研究所(還教過老人與新住民),輔導過許多升學求職者,如果真要找到一個人考試求學甚或求職比較順利的關鍵,我目前得到的答案大概是「內在的堅定」。

就孩子而言,絕多數孩子內在能量很虛弱(無關在學成績如何),他們從小比較沒能擁有自己決定事情的空間,也很少有餘裕面對自己與深入思考。多半時候是周遭大人搶著替他們決定一切,所謂尊重,往往流於有範圍的選擇、或「假問」(這青少年最生氣,他們覺得這樣還不如不問)。

另一個內在虛弱的原因,是得不到父母衷心的信任與祝福。

是的,你沒看錯。
 

當父母幫孩子什麼都做好,孩子怎麼可能比你強?

照理父母愛孩子,每個人都說希望孩子好,怎麼可能不祝福孩子?但事實上是的。因為我們絕大多數做大人的也不信任和祝福自己,我們內在也很脆弱,所以孩子的分數很容易化為「檢視父母教育成果」的等義詞。當內在自動反射如此,比較、計較之心就會覆蓋一切,而忘了孩子才是「主體」,才是此時最需要被尊重與關心的對象。

我們時常說的與做的是南轅北轍,諸如做父母的常說:「我希望我的孩子比我強。」但當父母幫孩子什麼都做好,孩子怎麼可能比你強?我們也常說希望我的孩子主動積極,但當他表示自己的期待時,就被一拖拉庫的道理直接間接的拒絕,他還能相信自己的主動積極會帶來好處嗎?

會考已經結束,這種大考可能會決定一個孩子未來的方向,但不會真的決定他的進程。
考到好學校的,要花點時間了解校風是否適合自己。
考得不甚理想而志願朝後的,休息一下,帶著原有還不錯的程度在高中努力,反而有繁星上大學好學校與科系的機會。
成績真的不好也無意在讀書上的,好好學習一技之長,進入社會這個比博士班還不容易的場域,學習得更多⋯⋯

我們做父母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代替孩子上考場,人生每個關卡最終都是他這個人得自行走過。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先穩定自己的內在,真心祝福與信任孩子,當孩子在這樣的磁場裡,他的內在便會更加堅定,人生的發展就不會只是被卡在某個考試上,而是時時願意為自己出征。

此刻,不管成績如何,就先對家裡的考生說:「我知道你不容易了,我相信你可以有一個好決定!」真心祝福每一個大人與孩子。


作者|徐美珍

從幼兒園教到大學及成人的自由教育工作者。曾任銘傳大學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兼任講師、擁有GCDF國際生涯發展師證照,輔導高中大學及就業民眾。
著有:
《語文教學最前線》,臉書專頁:徐美珍的唸念不惘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