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為孩子規劃人生嗎?為孩子指出正確的方向是為人父母須盡的責任。至於一路上如何選擇,全是他要自己承擔、決定

常有家長問我:「校長,妳兒子這麼優秀,妳是怎麼幫他規劃的?」老實說,我並沒有為他特別做什麼,因為那是他的人生,我無法也無力幫他規劃。但我一直陪著他,從旁協助、引導、提供意見,我曾經因為他的選擇並非我的期望而痛哭落淚,幸好我及時拔除心中執念,接受並祝福他的選擇,才沒有讓我們的親子關係受到影響。

針對孩子的特長給予指引

大約在我孩子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我發現他特別喜歡說話。人生一張嘴,不就是為了吃飯和說話嗎?因此我沒有制止或要求他「少講話」,但我告訴他,要說有益的話而不是無意義的話,還有在適當的場合和時間才能開口講話。譬如,課堂是屬於老師講、學生聽的場合和時間,除非老師發問,否則不應該隨便說話。同時,我買了一些文言文的書和成語書給他閱讀,希望他言之有物。教會的讀經班也有相當的幫助,《聖經》用字很精準,而且都是有益的話。

高中時他說,他將來想讀美術,學畫畫。我直接告訴他:「作畫需要天分,你沒有。為什麼我這麼肯定?因為我見過真正有天分的人,更因為我認識你、很了解你。」

我又說:「我不建議你讀商,也不建議你讀醫,但我覺得你很適合做一個演說家,一個可以靠說話影響其他人的人。但不是強辯和伶牙俐齒的律師,法律這一行會看到太多人性的扭曲,你從小就很敏感很善良,一定受不了。」

他又問我描述的是哪一種工作?我才答:「老師。你具備當老師的條件。」

其實,盼望他從事教職是我的私心。許多飛黃騰達的孩子奔波忙碌,都離父母很遙遠,我只有一個孩子,不想母子之間變成那樣。教職既穩定又可傳承我一手創立的事業,最符合我當時的想望。況且,我真心認為世上最好的工作就是老師。老師可以啟動一個人的心智,拯救一個人的靈魂,意義非凡。我說:「媽媽的意見,你不妨考慮。」後來他受我影響,大學時主修教育。

我兒子的高中學業成績普通,大學一定有得念,但以我的判斷,不會是名校級的學府。當他跟我說,他獲得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錄取的時候,我以為他在開玩笑,同時還有兩、三所評價很好的學校也要收他,我太開心了!

 

抽離情緒和主觀想法才能好好溝通

他的乖巧與自律一直讓我很放心,直到他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發生了一件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的事,讓我亂了方寸。他告訴我,他不想繼續讀大學了!我的想法是,既然只剩一年就畢業,為什麼不再忍一忍,把大學念完?相信大多數

家長的第一反應也跟我一樣。他本來不打算跟我講的,可是我都飛到美國看他了,他必須要說明清楚。我要他回來再談,他說:「我現在不回來,妳先冷靜。」他從小就不是會無理取鬧的孩子,所以我知道這真的是他的極限了。

聽他講完,我徹底崩潰,跟我丈夫在他宿舍外面,兩人無言以對抱頭痛哭,沒有能力安慰彼此。

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我的老師──教會的林弟兄,越洋向他求助,他只短短幾句話就點醒我,讓我豁然開朗。

 

學習放手,讓孩子自己做選擇

我哽咽地對林弟兄道出原委;我說,我不是打來尋求意見,我需要幫助。他回答:「椿琦,人性最大的墮落就是虛榮,妳現在的痛苦,是因為妳的孩子沒有辦法拿出那張畢業證書,和妳一起光宗耀祖回到台灣。」這句話確實講到我心坎裡。我從小虛榮心就強,有了信仰且跟隨了這麼多年,沒想到我的虛榮心竟然還在。

「他二十歲了,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老師說,

「他既然做了這樣的選擇,就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們做父母的不僅要全力支持,還要助他一臂之力。聽見了嗎?妳重複說一次我的話。」

我淚流滿面,重複老師說的話:「他是成年人,他要為他的選擇負責,我要支持他鼓勵他,助他一臂之力。」

老師接著說:「現在,放下電話,去把孩子從死蔭幽谷救出來。請妳歡歡喜喜,用正面積極的說話和態度,把這個孩子從幽谷裡拉上來,這是一個母親應該做的事。如果妳能做到,他從此就會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

剎那間,我感覺天亮開了!我馬上打電話給兒子:「好了,你可以回來了。你已經是成年人,而且能讀到這麼好的學校,絕對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我相信你所做的決定,也支持你的決定。」

事後再回想,倘若我鑽進牛角尖裡出不來,堅持孩子一定要讀到畢業,他的心一定會離我越來越遠。

 

切莫只看當下

和兒子見到面之後,我們談了他未來的計畫;他說,想先回台灣當兵,服完兵役後去學烘焙。可見他的決定絕非衝動為之,已事先經過縝密思考。這讓我聯想到一個朋友也曾面臨類似情況──她兒子在紐約念書,畢業後有令人稱羨的工作,孰料他竟毅然決然捨棄優渥高薪,飛往上海開餐廳,一切從零做起。那間Madison Restaurant如今已享譽國際。

我接著問兒子:「當完兵之後,我可以請你先來幫我教課嗎?我需要老師。」

他爽快答應了。他服完兵役後,信守在美國許下的承諾,來學校幫我。不知不覺就教了六年課,除了幼稚園,其他所有年級都教了一遍。

起初,我幾乎每天接到客訴電話,說他好嚴格。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家長們陸續打電話要求:「下學期可否讓老師繼續教?他把孩子教得非常好!」

有一天,兒子向我表示:「所有年級我都教過了,我發現裡面有不少還可以再進步的地方,接下來我想試試教務訓練的工作。」

當晚回到家,我和丈夫開心到不行!我們高興的是,他不僅教出興趣,還主動提出要整頓教務。經過這麼多曲折,很多事情也脫離了我原本的設想,但因為我們方向引導對了,終點還是一樣。我覺得非常神奇。

 

強迫無用,引導才能得到豐碩的果

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就好比果樹和果實,一顆果實長得好不好,當然來自果樹是否提供了充足的養分。面對孩子的未來,父母難免步步為營,很擔心錯漏了什麼而影響他的前途,於是送他進校風良好的學校,替他找優質的補習班等等都包括在內,這是規劃嗎?我覺得不算,準確地講,應該是引導。

同時,我的引導並非一廂情願,而是仔細觀察並發掘他的特質。我沒強迫孩子「你將來一定要做什麼」,但我把觀察得來、他的優缺點一一分析讓他知曉,由他自己判斷與選擇。

當初填寫大學志願都是他自己處理,我沒有資格幫他填;但我有義務看到孩子的長處和他的缺乏,在他還不知道方向的時候,指引一條路讓他參考。不過,當我知道他的選擇不同於我的私心期盼時,內心無可否認非常失落,彷彿天塌下來似的慌張失措。幸好在我老師的指引下,我做了一個母親應該做的事,讓母子兩人都走出了黑暗。

或許有人認為,畢竟是自己的孩子,不接受又能如何?無論孩子做什麼決定,父母只能接受。我認為這樣的想法比較消極,並沒有真正解開彼此之間的結。後來又有很多人問我,兒子差一點就完成學業,我不會失望嗎?我總反問對方:「你覺得我應該失望嗎?」的確,目前這一切都是我原本的預想──希望他不要從商,希望他做一個可以影響他人的人,而且還陪在我身邊。我何其幸運!

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事情不要只看當下。好與壞往往是一體兩面,當它逆著你方向來的時候,一定有另外一個恩典在等你,而後續的獲得可能比你想像中還要多。我兒子現在面對教育是投入的、有心的,在工作上遭遇疑難雜症會來問我和我丈夫,大家一起討論。感謝我的老師的智慧引導與曾經的崎嶇,我們現在才擁有如此和諧順暢的溝通模式。

與孩子發生歧見時,先別忙著指責或埋怨,直視歧異的根本並用智慧化解才能雙贏。當下或許讓你很苦惱,但後面跟著來的一定是歡喜。

 

摘自  崔椿琦《陪伴教養學:校長媽媽教你如何培養會思考、負責又自律的小孩》/ 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崔椿琦

亞伯拉罕英語學院創辦人、校長。

我是一個母親,在我的工作裡,天天接觸的都是家長和孩子,我一再強調父母和孩子就是樹和果子的關係,樹好,果子就好。盼望把我在為人父母身分上所得的無數益處的觀念分享給願意相信接受的人,成為好樹,結出好果,讓更多人可以和我一様在其中蒙褔。而事實也證明,當我們把人先教對了,教好了,一切就會水到渠成。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