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罹癌,右手截肢「如何活久一點曾是最大考驗」抗癌資優生:只要還能把愛給出去,我就是完整的人

在生病治療期間,如何讓生命活久一點,曾經是我最大的考驗。有位哲人說過,人類想要跨越生死鴻溝,唯有藉著無私的愛。如果不能活得長命百歲,我就當自己是一首比較短的歌,還是有一樣的藝術價值。如果可以活到一百歲,我就把自己人生當史詩一樣寫。

文/柯菲比、張瓊午(菲比媽媽)

前情提要:自從13歲罹癌,生死這件大事,就時常在我心中百轉千迴,提醒著我要珍惜當下,最初得知這個消息時,總是扛起一切的爸爸,第一次在我面前落淚。

我曾經歷一次次全身麻醉的手術,數十次化療,痛苦不堪,讓我撐過來的是家人的愛,我深刻體會,一個人失去愛與被愛的能力才是真正的缺陷,只要還有能力把愛給出去,就是完整的人…


如煙火般燦爛

有沒有那麼一刻,你開始思考人生要怎麼過?

小學二年級時,班導在課堂上問全班一個問題:「如果可以選擇一個你想要的人生,你要活得很長卻平淡無奇,還是雖然短暫卻很寬,然後像煙火一樣很燦爛?」

我很貪心,也可以說從小野心很大,我心中立刻冒出兩個問題:一,為什麼只能選一個?二,什麼是「很寬」?老師看見一臉困惑的我們,立刻解釋:「平淡無奇就像有些人從年少活到老的時候,都待在同一個地方,一輩子都沒有發生什麼事;而生命的寬度就是你接觸的事物很廣很豐富,成為一個很有涵養的人,可能知道很多事情!」

我很愛舉手回答問題,第一個舉手說:「我當然要長命百歲啊!誰會想活得短短的?」沒想到老師回答:「不一定呀,像我的話寧願雖然短短的,可是卻很精采的人生,我不想要活得很老又很無聊!你們覺得呢?」當時8歲的我,純粹又簡單的想著:

「我也想要像煙火一樣燦爛的人生,但我還是想長命百歲啊!」20歲的我,已然走過千瘡百孔的挫折路,每天在肉身的沈痛中入夢,在繼續逐夢的盼望中醒來。我要這樣回答自己:

1.生命的長度是神量好的;寬度則是活在每個當下去創造的。

2.有幾發煙火就放幾發,能燦爛的日子我就不會白過。

3.沒有絕對的長,也沒有絕對的寬,也沒有選擇不選擇,如果不能活得長命百歲,我就當自己是一首比較短的歌,還是有一樣的藝術價值。如果可以活到一百歲,我就把自己人生當史詩一樣寫。

很高興秉持這樣的態度活著,讓我散發燦爛的光和熱,我沒有選擇煙火長什麼樣子,是煙火選擇了我。我把它們放出去,然後對一切戲劇化的起落感到驚奇。

在生病治療期間,如何讓生命活久一點,曾經是我最大的考驗。在經歷生死的過程中,我常思考:「生命的本質是什麼呢?死亡又意味著什麼呢?生命帶來的是喜悅和盼望,死亡隨之的是悲哀與絕望……。」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我曾養過一隻白頭翁小奇犽,牠體質本來就弱,到了高雄水土不服,每天病懨懨的。某天我們發現奇犽躺著一動也不動,牠死了。我們都哭了!我們把奇犽埋在樹下的泥土裡,哥哥還不時去挖出來看他還活著嗎?過了兩天,他終究不得不接受奇犽離去的事實。但是看著小樹一天天長高,似乎覺得奇犽已經成為小樹的一部分,繼續陪伴著我們,和我們一同成長。

有位哲人說過,人類想要跨越生死鴻溝,唯有藉著無私的愛。在寵物身上我學會了以愛看待生死大事,這是生命的自然循環。我珍惜每個我們還能相處的瞬間,但是當有一天,我肉身朽壞,無論成灰或歸於塵土,都會化作春泥來護花,而我的精神依舊與你常相左右,你不必傷痛,你我也絕不相忘。

不管我們有形的生命是長或短,每個人的肉身終將死去,然而精神典範卻能永活不朽。中國智慧的老子說過:「死而不亡者壽。」因此我和猶太少女安妮有共同願望:「希望在我死後的日子,仍能繼續活著。」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落在地裡死了,會結出許許多多的子粒。所以死亡絕不是終點,乃是反映生生不息的生命現象。


摘自《不要說我堅強:我希望在我死後,仍能繼續活著》/時報出版


柯菲比 簡介

小學時是資優跳級生,於國二時發現罹患骨癌,申請在家教育,後因治療效果不佳,隔年右手截肢保命。高中時從資優生轉為資源班學生,即使病情時好時壞,仍努力考上東吳英文系,大二雙主修社工系,期許自己用愛回饋社會,大二下學期骨癌復發,休學化療。菲比於2018年3月移民天堂,捐贈眼角膜遺愛人間。曾獲頒台灣癌症基金會2017年第11屆抗癌鬥士。

照片提供:時報出版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