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賦不是要跟別人一樣好,是要找到自己的好。父母要幫助孩子了解,「那個你沒有的東西,就是一種天賦」

以前在意自己沒有別人有的,現在則漸漸體會,沒有是一種有。對浪的感受力高,那就暈船吧;對密集的感受力低,那就欣賞生物之美吧。有與沒有,若加加減減成一種幸運,我盡情享受;若加加減減變成一種困擾(如易暈體質),就提醒自己這不是正正負負,是享受了幸運。

文/栗光

未來親子為什麼推薦您這篇文章:生活即是一種體驗,用心感受都能有所收穫。在人生中,你是否也曾因為一次因緣際會,一個念頭,接觸了這輩子從未想像過會接觸的事物,而更認識自己?孩子在成長的路上也是一樣。父母多鼓勵孩子踏出舒適圈,不要害怕冒險,或許因為某次的際遇,孩子可以看見自己的另一面,從「心」認識自己,原本自以為的缺點,其實也可能是一種天賦,但這必須要孩子自己發掘,他才會真心認同。


「沒有」是一種天賦

S平日兼職領隊,那一回在綠島見我暈船,打趣道:「妳讓我見識到搭乘交通工具也是一種天賦。我如果是妳這種體質,沒辦法從事現在的工作。」當時聽了覺得真是落井下石,事後想想卻似乎有道理。

2017年的元旦,我與心理師朋友K一塊騎腳踏車去潮間帶,到達後各自行動,有收穫就彼此招呼一聲。第一次探索的他很厲害,居然找到一隻大枝鰓海蛞蝓的遺體,雖然失去了生物的光采,我們仍忍不住拍下幾張照片留念,目送牠緩緩回歸浪潮深處。

我的收穫比較普通,就是一些尋常的海兔,但有大有小,也一一向他獻寶。海兔寶寶迷你可愛,他低頭凝視許久,接著找到的愈來愈大,當我把他帶到一隻可稱為國王尺寸的海兔面前,K終於受不了了,退開一步,告訴我其實對這些軟咚咚的生物「有點不舒服」。

「啊?那之前的海兔寶寶?」「那個很小沒關係,這個實在太大了。」我愣愣地停下來思考,試著以他的眼光看待眼前生物—滑軟多汁,要發掘這東西的可愛,挺考驗觀看角度。也跟著想起,有次S專程帶我去看他家附近的陸蛞蝓,一指半長、三分之二小指寬,跟海兔寶寶差不多大,但路燈下閃爍著蛆一般的光澤,還是教我的胃縮了一下…那或許就是K的感受,難為他了。

不過,我相信有人特別喜歡陸蛞蝓,就像我喜歡海蛞蝓一樣。也就像當我喜悅滿溢地給同事看眼點枝鰓海蛞蝓時,她只能瞄一眼,因為於我如皇冠般的疣,令她反胃不已;同理,於我而言是展現數大之美的笠藤壺聚落,在有密集恐懼症的朋友眼裡,不管照片或實體都相當可怕。

這些,也許能說是天賦吧。
 

如果都跟別人一樣好 那還會是你嗎?

學生時期,特別羨慕別人的天賦,國英數理這種事關升學的,念兩遍就通,怎不教人忌妒?擅長音樂、精於繪畫、體育超群的,露兩手便得陣陣驚呼,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之中…就不知道自己的專長是什麼,哪天才能像金庸武俠小說裡的主角,忽得一祕笈、一祕密石壁,三兩下在江湖中闖出名號。

那日S的話使我一震,過去因自我、因外力,追求可見的、可用的天賦,但現在這些自己喜愛的事物,之所以能化作一方自在天地,並非我很擅長什麼,而是我「感受不到某一衝擊」—因為不夠敏感,所以能正視海蛞蝓,不覺得藤壺噁心。我所仰賴的天賦,說穿了是「沒有」。沒有被賦予感受甲的能力,所以可以感受乙。

以前在意自己沒有別人有的,現在則漸漸體會,沒有是一種有。對浪的感受力高,那就暈船吧;對密集的感受力低,那就欣賞生物之美吧。有與沒有,若加加減減成一種幸運,我盡情享受;若加加減減變成一種困擾(如易暈體質),就提醒自己這不是正正負負,是享受了幸運,另外還有很多未知可以探索,再來加加減減。

不過,積習難改,縱然更相信找尋生物靠天意與經驗,我和朋友探索時仍喜歡互開玩笑,稱彼此擁有找到某生物的天賦,並依此給予稱號:這個人擅長發現海蛞蝓,就稱為「海蛞蝓之手」;那個每次都第一時間找到扁蟲,成了「扁蟲之手」;而我,目前是「泡螺之手」。

得到稱號的我很得意,探索後的晚餐一直大嗓門道:「我拍的泡螺真是美。」「我是泡螺之手!」「泡螺之手現在要去倒水。」搞得S面有難色。原來,泡螺雖然美得很夢幻,發音卻總讓他聯想到皰疹…果然,看待一樣事物,不同感受力帶來不同角度。

摘自《潛水時不要講話》/麥田出版


栗光 簡介

現任職於聯合報,2011年成為開放水域潛水員,2013年取得進階潛水員證照,透過潛水,體悟人生道理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