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圖畫書之父凱迪克用自己的創作人生證明:愛畫畫的你只要不停筆,總有一天能為自己描繪出美麗的生命風景

這個名叫藍道夫‧凱迪克的小男孩絕對想像不到,自己將來會為全世界的童書插畫開啟一頁全新的篇章,啟發後世無數童書插畫家,擁有難以計數的書迷,甚至被喻為「現代圖畫書之父」。他更無法想像,在他過世五十年後,有一群美國圖書館員以他的名字設立了「凱迪克獎」(The Caldecott Medal),成為童書插畫的重要指標和獎勵。

關於凱迪克這個人和凱迪克獎:認識圖畫書界的奧斯卡獎   文 │劉清彥    圖片提供│小天下

凱迪克的圖畫裡有一種動感;「靈活」這個詞,最適合用來形容其精髓;
生命的氣息、瞬間的動感,我認為這是童書插畫最必要的特質。
——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 1928~2012)

1852年,英格蘭切斯特市水門街的一間屋子裡,有個六歲小男孩緊握畫筆在紙上塗鴉。他畫花草昆蟲,畫飛鳥動物,畫在街上遊蕩的人和玩耍的小孩,也畫媽媽……他畫呀畫的,怎麼也停不下來,因為此時此刻,他似乎也只能透過畫畫,來表達對過世母親的思念了。

這個名叫藍道夫‧凱迪克的小男孩絕對想像不到,自己將來會為全世界的童書插畫開啟一頁全新的篇章,啟發後世無數童書插畫家,擁有難以計數的書迷,甚至被喻為「現代圖畫書之父」。他更無法想像,在他過世五十年後,有一群美國圖書館員以他的名字設立了「凱迪克獎」(The Caldecott Medal),成為童書插畫的重要指標和獎勵。

凱迪克也許從小就擁有過人的繪畫天賦,卻沒有得天獨厚的環境,使他剛萌發的繪畫幼苗能順利成長茁壯。在那個工業革命興起的時代,他就像所有英國的男孩一樣,邁入青春年少即必須投身職場。然而,雖然身體禁錮在銀行日復一日呆板又繁瑣的工作中,卻壓抑不住他對繪畫的渴望與熱情,也囚禁不了他肆意奔騰的想像力。

他隨身攜帶素描本,利用上班的空檔畫下同事工作的身影或屋外的街景。就算是自由時間外出打獵、釣魚、騎馬或健行,也會隨手將眼目所及的景物描繪下來。他愛描繪靜物和風景,更愛捕捉人和動物「活動」的瞬間,尤其是會引人發噱的舉止和動作。他用畫筆記錄,也藉此磨練和精進自己的繪畫技巧。

就像所有愛畫畫的小孩一樣,凱迪克總是畫個不停,對於繪畫這件事,他一直有明確的自覺和堅定不疑的意志。儘管對初踏進社會的年輕人來說,銀行的工作相對能夠提供穩定可靠的經濟來源,他卻在心中暗自決定,有朝一日,他要用繪畫擺脫銀行的工作。

 

開啟屬於自己的童書插畫嶄新篇章

1861年12月初,切斯特市的皇后鐵路酒店發生大火,「聞火而至」的凱迪克攤開自己的素描簿,以極快的速度描繪火災現場的景象,郵寄到《倫敦插畫週報》,由印刷師傅根據他的畫作火速做出版畫。12月7日,報紙上刊出這幅畫,儘管完全沒有出現凱迪克的名字,卻有超過二十萬英國讀者看見他被刊登的第一幅作品。

工業革命的機器巨輪不停的轉動,連帶擴大了報紙和雜誌媒體的版圖,更多的插畫需求為凱迪克搭建了一展身手的舞台。凱迪克也抓住這樣的時機,辭去人人稱羨的銀行工作,一路從切斯特市輾轉搬至曼徹斯特,再一步步趨近文化出版的核心城市倫敦。終於在當時著名的畫家湯姆士‧阿姆斯壯的引薦下,成為《倫敦社交月刊》定期邀稿的插畫家。

凱迪克深知,插畫家很可能會接到各式各樣的稿約,必須什麼都畫。為了增進自己繪畫作品的深度和廣度,他刻意搬進大英博物館對面一棟象牙白四樓建築的頂樓。如此一來,他就能隨時走進博物館,用古典希臘羅馬雕像來練習畫人物,從觀察館藏的動物標本來研究動物的構造和姿態,也從林林總總總的古文物、繪畫和手稿中汲取養分。

這一切的努力,終於讓他在1874年,迎來為美國知名短篇小說家華盛頓‧歐文的新書《古老的聖誕節》繪製插畫的機會。而這本書不僅讓「這個世界發現了新的天才」,也開啟了日後創作一系列「藍道夫‧凱迪克圖畫書」,令他意想不到的嶄新篇章。

 

開創現代圖畫書概念,奠定圖畫書基本形式

從騎馬奔馳、動感十足的《約翰吉平的旅程》,饒富鄉間意趣的鵝媽媽童謠《傑克蓋房子》,到描繪小兄妹成長歷程的《森林裡的小孩》,凱迪克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開創了現代圖畫書的概念,也奠定圖畫書的基本形式:「圖畫裡呈現文字沒有提到的人物和其他故事元素。文字說一個故事,圖畫說出第二個故事,二者相輔相成。」他作品中的圖像不僅賦予故事活潑的生命力,呈現了美學的意義,也符合兒童的閱讀特質。

這些創作的思考、概念和示範,深深影響了接續的圖畫書創作者。創造出經典《小兔彼得》的作者碧雅翠絲‧波特,不僅將凱迪克視為圖畫書藝術的先驅者,推崇他是最偉大的插畫家之一,更將他當做標竿,坦承自己終其一生都希望能畫得和凱迪克一樣好。

因此,美國圖書館學會為了紀念他,創設了「凱迪克獎」,藉由每年甄選的獲獎作品,延續並擴張凱迪克的圖畫書創作理念和核心價值,既承先,也啟後。

像是曾經五度獲獎的傑瑞‧平克尼,和兩度獲獎的蘇菲‧布雷克爾,便承襲了凱迪克細膩、鮮活、動感十足且充滿生命力的圖像敘事風格,透過圖像為傳統的故事注入新生命。

平克尼在2010年得到金牌獎的作品《獅子與老鼠》,除了大膽抽離《伊索寓言》中的原著文字,更將故事整個搬進當代的現實場景,以宛若紙上電影的方式,栩栩如生呈現出這個發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經典故事。而布雷克爾也在2019年摘下金牌獎的《燈塔你好》中,用優雅細緻的畫筆,為原本冰冷的燈塔注入了溫度和生命,讓整個故事猶如層疊的浪濤,在讀者心中不斷翻湧。

 

賦予閱讀更多樂趣與想像

凱迪克為圖畫書開創新格局的創作精神,也在這個獎所肯定的插畫家中不斷被延續和擴展。像是另一位得獎常客雍‧卡拉森獲得銀牌獎的作品《神奇的毛線》,便淋漓盡致的將凱迪克利用角色和構圖,導引讀者迫不及待翻頁的敘事效果做了新的展演,賦予了更多閱讀的樂趣和想像。

此外,約翰‧洛可獲得銀牌獎肯定的《停電了!》,以及克里斯汀‧羅賓遜得到銀牌獎的《市場街最後一站》,則是以全然嶄新的技法和風格,將凱迪克最注重的「幽默感」和「情感」,做了耳目一新的表現。令人會心一笑,也潸然悸動,讓故事猶如投入湖中的卵石,在讀者心中激起一波波向外激盪的漣漪。

六歲的凱迪克初執畫筆時,或許完全沒有料想過自己將來要踏上的創作旅程,但繪畫的熱情卻不止息的驅動他前進。他用自己的創作人生,為所有的創作者證明,只要不停筆,總有一天能為自己描繪出美麗的生命風景。

《停電了!》 

博客來>>https://bit.ly/2XfnRkf 

誠品>>https://bit.ly/2XcMzl6 

momo>>https://bit.ly/36Ghs4F 

金石堂>>https://bit.ly/3cfIzEX 

未來親子官網>>https://bit.ly/3daNUhX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