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一個抓狂的人,強硬地逼迫對方聽你的話,不僅很難成功,且還會造成反撲

情緒本身沒有對錯,是我們的主觀評斷將情緒區分為「好」跟「壞」。主觀評斷只會更激怒對方、覺得我們不允許他存在負面情緒。當我們如實地、不帶評價地說出對方的情緒,反而會讓對方有種被接納、被理解的安全感,因為任何人都渴望有人可以懂自己。

文│陳雪如

以退為進的讓步法: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例子
黃先生是一位大學教授,感覺很自由、沒有上下班時間,卻因為沒有區隔的上班時間,他每晚都十二點才離開辦公室。雖然希望能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但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這天半夜,他開門回到家,孩子照舊已經睡了。整個客廳黑漆漆地,沙發上發出一縷藍光—是手機發出的光。手機的女主人以凶狠的眼神望向他,用極其壓抑卻快要爆發的語氣吼道:

「幾點了?又這麼晚回家!孩子已經幾天沒見到爸爸了?明明都生活在一個屋簷下,居然整整五天都沒看到爸爸,你說好今天要早點回家的不是嗎?工作很重要,家庭難道就不重要嗎?我也有工作,為什麼都是我在為家庭犧牲?孩子是我一個人的嗎?」

黃先生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吼回去,然後,甩門而去,如此婚姻肯定岌岌可危。

雖然黃先生「情緒腦」很想直接吼回去~ 吼一吼多爽啊!把工作的不順、一回家就被罵的委屈都發洩出來,還可以證明自己沒錯、錯的是太太的不懂事。但黃先生知道,這麼做會在他們的婚姻中劃下一道傷疤。

「快來找找黃色的東西!」黃先生透過找顏色,同時輔以深呼吸,幫助召喚出「認知腦」,讓自己冷靜下來。

黃先生準備好跟太太好好地談,但他發現太太還在抓狂狀態,根本無法談。太太只想著要罵他,黃先生只要說一句話,太太就罵十句回來。
 

應付在氣頭上的人該怎麼做?
面對一個已經被「情緒腦」掌控的人,說理是沒用的。黃先生需要不露痕跡地幫太太冷靜下來,但又不能說出口叫太太冷靜,他該怎麼做呢?

方法一 摘要對方說的話
人在情緒上、被「情緒腦」主宰時,是無法真正聽進對方說話的。所以在爭吵時,大家都搶著說,但沒人要停下來傾聽。這時候,對方唯一能聽進去的話,就是自己說的話。

根據研究:人類的口語輸出有百分之三十至四十投注於自我揭露。在臉書或IG等社群媒體更高達百分之八十,談論自己會促進多巴胺分泌,帶來愉悅感。研究顯示人們甚至願意付錢來獲取表達意見的特權。

所以當我們摘要對方說的話時,對方大腦會分泌快樂激素多巴胺,同時覺得被聽見了,不用再努力表達、用力嘶吼,擔心你沒聽見他說的,讓情緒逐漸平緩下來。

許多人一開始不知道如何摘要對方說的話。其實這很簡單,你就想像求學時代在考試前,聽老師講課畫重點,老師說了一堆話,我們會把關鍵字或老師語氣加強、不斷重複提到的字眼畫下重點對吧?用同樣的方法去摘要對方說的話就可以了。

當我們願意去摘要對方說的話時,對方可以感受到我們願意理解對方的這層心意,光這份心意就足以讓對方情緒穩定下來、減少對我們的攻擊。


方法二 說出對方的情緒
在我輔導情侶協談的過程中,我發現大部分的人,看到另一半越冷靜,自己只會越抓狂。

情緒腦被激發,大多是沒有被認可、被接納、被傾聽而導致的後果。一旦我們辨識並說出對方的情緒、幫助對方表達出他內在的恐懼、焦慮、不安,對方就不需要再用不良行為來要脅、權力鬥爭。人在情緒中常常會說出很多無理的話、提出很多無理的要求,但這只是冰山表面的行為,我們真正要安撫的是這些深層的不安、恐懼、擔憂,而不是與對方提出的表面要求進行爭論。

特別要注意的是,當我們在說出對方情緒時,要把自己想像成一面鏡子,我們就是單純的映照出對方的情緒狀態讓對方看見,但不要去評論對方的情緒是「應該、不應該、好的、壞的」。情緒本身沒有對錯,是我們的主觀評斷將情緒區分為「好」跟「壞」。主觀評斷只會更激怒對方、覺得我們不允許他存在負面情緒。當我們如實地、不帶評價地說出對方的情緒,反而會讓對方有種被接納、被理解的安全感,因為任何人都渴望有人可以懂自己。

承認對方感受的存在,指出感受,讓感受現身,當我們表達對於對方現有情緒的重視之意,指名、理解並轉變對方的困境,對方就不需要再用那麼冷漠、疏遠、恐懼、憤怒的方式來表達,而是會變得更有同情心,也比較願意開放自己去理解、傾聽你說的話。


方法三 猜對方的需求
所有的協商就是一場「發現並滿足對方需求」的遊戲。我們都希望對方聽自己的、對方也希望聽他的,協商很容易陷入僵局、互相角力。唯有站在對方立場、認真傾聽對方的需求是什麼,協商出來的結果才會最牢不可破。

我們的目標是跟對方一起想出滿足他需求的解決方案,最好這個解決方案同時也滿足我們的需求。問對方:
˙你想要什麼?
˙我能幫什麼忙?
˙我們彼此可以做些什麼讓事情改善?

上例中,黃太太「要求」黃先生要早點回家陪小孩,若黃先生只聽到表面的要求,開始與黃太太爭論起他沒辦法早點回家、工作就是這麼多,指責太太不懂事、不貼心,兩個人只會陷入爭吵中,無法討論出建設性的方案。

其實黃太太心中,不是真的在意先生晚回家,她真正在意的是,她覺得孩子都是她一個人在照顧,這種「不公平」感才是引發黃太太憤怒的元凶。針對黃太太「要公平」的需求,黃先生可以跟她討論,如果平日妳允許我工作到很晚,假日我願意好好帶孩子讓妳休息,妳也可以跟姊妹去聚會,我一個人帶孩子就好,這樣妳會覺得比較公平嗎?黃先生在滿足太太覺得公平的需求,與自己平日要努力工作的需求下,找出一個滿足彼此需求的創意對策,獲得皆大歡喜的結果。

對付難搞的人,強硬地逼迫對方聽你的話,不僅很難成功,且總有一天會造成反撲。說服的重點不在於試圖改變他人—我們很清楚這麼做只會更強化對方的不良行為。唯有重視對方的情緒,理解對方的需求,腦力激盪找出滿足彼此需求的創意對策,說服才有可能發生。


摘自 陳雪如《你的溝通必須更有心機》/ 時報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