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朋友呼籲「希望他能快點走出來 !」、「快點振作起來!」資深心理師卻這麼說......

不論對方說些甚麼,都只反映著內心有多衝擊與難受。當他說:「怎麼可以這樣就走了」,我會說:「真的太突然了」,當他說:「我沒有要說再見」,我告訴他:「對阿,說再見太難了」……;我們只需要理解他的心情,把聽見與理解到的感受「換句話說」就好。

走出來,是多久呢?

前陣子的女藝人因病過世事件,有不少探訪逝者親屬的藝人,在受訪時呼籲其配偶:「希望他能快點走出來!」,接著也看到許多報導都是希望當事人快點走出來......。

對於失去所愛的人來說,留下來面對失落,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走出來呢?其實,走出來,沒有一定的時間表,實務上,我卻常常告訴對方:「至少半年」。通常,我會建議諮商的當事人給自己至少半年的時間,好好的傷心,允許自己可以流淚、可以想念對方,畢竟,逝去的人無論時間長短,都曾在你的生命中佔據著無可替代的位置,給自己半年的時間走出來是值得的。

William Worden(1982)認為要走出來,有四個任務需要被我們完成,通常我會帶著這樣的任務架構來陪伴失去所愛的人們:

一、接受失落事實的存在

當他說:「怎麼可以這樣就走了」、「我沒有要說再見」、「你們都不要再說了」……。這時候,如果你是對方的親友,會怎麼回應他?

1、別立刻糾正對方,理解他的心情就好:在失落發生的當下,都是巨大且難以承受的,對當事人來說都是衝擊,不論對方說些甚麼,都只反映著內心有多衝擊與難受。當他說:「怎麼可以這樣就走了」,我會說:「真的太突然了」,當他說:「我沒有要說再見」,我告訴他:「對阿,說再見太難了」……;我們只需要理解他的心情,把聽見與理解到的感受「換句話說」就好。

2、接受自己幫不上忙:學習陪伴的最大挑戰,其實是陪伴者自己。有問題就要有解答,是我們從小根深蒂固的思考模式,於是,面對身處失去所愛的人,我們很容易不自覺的想把對方拉出悲傷泥沼,然而,我們忽略了所有的失落,都將帶來改變,當事人花多少時間走出失落,那是他生命裡的課題,只有他自己能去解答,陪伴者是無法代勞的,所以,接受自己解決不了對方的失落與淚水,反而是陪伴最重要的有效因子。

 

二、經驗悲傷的痛苦

3、給失落的人經驗悲傷的權利:面對失落,感受可能是多元且複雜的,可能是傷心、生氣、不公平、不捨……,不論是那些感受,都是失落的悲傷過程,但也可能是我們備感陌生的「軟弱」,告訴失落的一方:「至少半年,沒關係的」,想哭的時候就哭,想生氣的時候就氣吧,這是正常的阿!

4、設身處地,陪著他掉淚:諮商有一個助人技巧是「交換角色」,意思是當你理解對方的個性、處境時,試著交換到他的位置去感受其心情,那是一種感同身受的過程,很重要的是倒空我們自己的價值觀,也接受自己無法代勞他的困境,你能做的就是設身處地與感同身受,即使你也落淚了,也沒有關係的,你可以留著淚水告訴他:「我懂,這太難了!」。

5、尊重他,想要獨處一陣子:記得好友母親過世後一週,我問他,天氣很好,想出來走走嗎?他說只想待在家看書,我沒有特別勸說他,只是提醒他要記得吃點東西,吃不下也要喝點流質。尊重他,許多跟過往不同的反應與狀況,事發的一個月內,只要對生命沒有重大危害,都是正常的。

6、問問他,這些是他需要的嗎? 面對所愛的人逝去,處理後事的過程,有一些環節可能是既陌生又難熬的,例如辦理除戶手續、火化的過程等,如果你覺得自己有能量陪伴,則可以主動詢問對方是否需要陪伴,然後,不論對方接受或拒絕,都是可以的,這過程不僅傳達願意陪伴,更是相信對方,即使遭逢重大失落,仍有能力面對。
 

三、重新適應一個沒有逝者存在的生活

7、每個紀念日都是觸景傷情的時刻:失去後的頭一年,往往是最難受的,特別是一些曾經關係中的節日、紀念日或生日,都是失落傷口的刺激;我們可以提前思考這些日子到來,將會有那些不同?最懷念的是哪部分?那些懷念的部分是代表著那些意義呢?有沒有甚麼是想在那天做的……,重要的是這些討論即是一種心理預備,也是一起想念與面對蓋變的過程。

8、生活在不再相同的日常裡:常有當事人對我說:「我想快點走出來,恢復以前的生活」,只是,會有走出來的那一天,不過,過去的日常卻不再相同,帶著這份失落,慢慢地,活出失落後的日常。

9、反反覆覆、時好時壞,也是日常:走出失落,並不是一路往前、一直向上的歷程,反而常是好不容易走了三步,一個紀念日、一點生活重建的挫折,就可能讓我們後退個兩步;所以,接納時好時壞也是日常,我們就會比較容易再次擁有日常。
 

四、將情緒活力重新投注在生命中

10、在失落中看見意義與成長:走出失落,不會讓我們忘了所愛,這份失落的情感與想念,我們會逐漸找到其中的意義,重新審視生命的價值與順序,也將會提醒著我們在乎的是什麼,更多的認識與接納真實的自己,重拾愛與被愛的能力。

走出失落的歷程,像是心中以為不變的板塊們,忽然少了一塊,失去的那一塊,在每個當事人心中,可能是小小一塊,可能是好大的一塊,需要時間,進行「板塊重組」,急不得也快不了,關鍵往往不是要多久,而是接受失落的事實,允許自己好好的傷心,重建失落後的日常,最終,能為失落找到意義,一個安放失落的位置。

 

圖片來源:容易文創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