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偷看」孩子的手機嗎?孩子的「隱私權」是免死金牌,父母「親權」只能閃邊去?

孩子在實體世界的危險街角遊蕩,總會有好心的路人、愛心商店、有警察隨時巡查,但孩子獨自在不知名的「網路街角」闖蕩時,可不會隨時有人提醒、警告,甚至拉他們一把! 因此,我認為,既然網路生活是當今青少年非常重要的生活場域,父母理當須參與其中、並適度「巡查」,就如同在現實世界裡,父母總是善盡職責去監督保護自己的孩子!

孩子的手機不是孩子的手機,爸媽可偷看孩子的手機嗎?

孩子的「隱私權」是免死金牌,父母「親權」閃邊去?

如果你跟孩子說,他最不擅長的數學請他自己研讀,若有不會的一概不准問,也不准補習,而且考試成績未達標準,必須接受處罰。你覺得爸媽的做法合理嗎?孩子會服氣嗎?

好,那麼再來問一個問題。未成年的孩子擁有手機之後,宣稱自己擁有隱私權,父母絕無查看與過問的權利,因之,對於孩子在網路上如何闖蕩、寫了什麼、貼了什麼、交了什麼朋友,爸媽所知有限。

某天,孩子扯進了性誘拐或是集體霸凌的事端,不論孩子是被害人或是加害人,因為父母在法律上是「監護人」,便理當揹上「監督不周」的罪名。請問父母的感受如何?

以上兩個狀況都雷同,就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就是當今父母最無奈之處,「隱私權」彷彿就是一道免死金牌,只要孩子搬出來,父母的「親權」也被其正義強光逼到牆角,不敢越雷池一步。

所有主張兒少人權者也都大力主張,即使親近如父母也沒有權利探刺孩子個人的隱私生活,包括身體隱私、私人空間,情感隱私、通信與信息的保密,這也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所揭示的最重要部分:兒童是權利的主體,而非國家、父母的附屬品,因此兒童也享有「隱私權」此基本的人權,任何人不得任意剝奪或侵害。

父母若對孩子使用網路的狀況如隔靴搔癢,完全狀況外,一旦孩子惹了麻煩,他們靴子裡的爛瘡還是得由爸媽清理傷口,所以不少爸媽也理直氣壯地站出來疾呼,為了避免不成熟的孩子在網路上受騙、受傷、做出傻事與轟轟烈烈的瘋狂事,父母有權查看孩子的手機訊息。

這當然引發極力維護孩子基本人權者的大力撻伐。這一派宣稱,如果大人自己都無法忍受別人偷看他們的手機或私人書信,那麼為什麼覺得孩子就必須忍受?

若是爸媽非得用查看孩子手機的手段來了解孩子,那不代表盡責,而是自曝他們和孩子的關係十分疏離。如果親子之間夠親密,根本不待父母詢問,孩子自然會跟爸媽掏心掏肺、無所不談。再者,若是爸媽想要了解孩子是否有狀況,未必非得查看手機不可,其實從孩子的日常生活就可看出端倪。

 

親子關係緊密,就能保證青少年在網路不出錯?

真是如此嗎?來看一個真實的案例。有一個明星高中的孩子,向來成績優秀、也乖巧,但有一陣子每天都抱著手機心神不寧,任憑媽媽怎麼催促或監視,他逮到機會就偷用手機,成績也突然一落千丈。母子之間為此大小衝突不斷,有一天媽媽忍無可忍,一把就把他手機搶過來,沒想到,裡面的畫面讓她驚嚇到說不出話。

手機裡有著一張張尺度大膽的照片,字字句句更是極盡挑逗。原來,這孩子交了一個女朋友,這個女孩的戀愛經驗相當豐富,又非常主動開放,常常主動送上大膽艷照,讓這個非常單純的男孩神魂顛倒、無力招架。在母親逼問下,才知道兩人早就發生多次關係,而且為了上motel,男孩甚至不惜省下午餐費,媽媽一氣之下告到女方家長與學校,幾經談判,兩人的情事劃下句點。

東窗事發時,男孩非常憤怒,認為媽媽非常過分,憑什麼看他的手機,也不認同媽媽的處理方式,因此和母親對立了很長一段時間。不過,由於男孩從小成績優異,也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慢慢冷靜下來之後,開始意識到不能再荒廢學業,最終回到正軌,成績也漸漸回復。

直到整件事落幕好長一段時間,男孩也考上理想學校,突然有一天竟跟媽媽道謝,他說,當初要不是媽媽強力介入、狠心快刀斬亂麻,現在他不知下場會如何。

男孩說的千真萬確,在他鬼迷心竅時,媽媽看出了異狀,雖然其處理方式有待商榷,但不可諱言的,媽媽善盡了父母監督教養的責任。

今年初,以推甄上台大醫學研究所的一名二十五歲林姓研究生,透過BeeTalk、臉書來騙取少女的裸照,他一共誘騙了八十二名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只有八歲。而只要少女上勾,傳出了第一張不雅照之後,林姓惡狼就以「公開裸照」來威脅未成年少女供應更多更露骨的照片,甚至還要求少女擺出特定姿勢。更惡劣的是,林姓惡狼居然還依照年齡、學校等將照片分類,更將每位受害者依照身材打分數,令人髮指。

如果那些受害少女的爸媽沒被蒙在鼓裡,必定會站出來阻止憾事發生。問題是,沒有一個受害少女在傻呼呼地傳送裸照時,有任何父母知情。我們是否可以大膽推論,就是因為這些少女和爸媽的關係疏離,以至於她們的父母無從覺察異狀呢?在發展自我意識與追求自我獨立的青春期,「親密的親子關係」絕對是「親子之間無話不談、全然坦白」的絕對保障嗎?我不敢做此推論,因為每個孩子在此階段都會想要暗藏自己的秘密,如同我們爸媽自己在十五二十時,不也鎖住自己的抽屜、日記與書信?

 

在現實世界中如何監護孩子,在網路上也該如此

只不過,在網路世界,孩子不是只鎖住通訊與信息,而是鎖住自己的網路生活。這一代和我們父母輩非常的不同,當年,我們和別人的書信往來只能說是人際互動的其中一種方式,是生活中的一個小部分,絕不等同、也涵蓋不了我們生活的各個面向。

然而,這一代的孩子,已經把現實生活搬到網路裡去,孩子口口聲聲要爭取與保護自己的隱私權,但事實上,他們是隱藏了發生在網路世界裡的各式各樣行為,他們不是不准爸媽窺探他們的通訊,而是把爸媽擋在他們的網路生活日常之外,孩子雖然成功的保護了自己的隱私權,但也讓爸媽的「親權」無從發揮。而青少年揮霍在網路世界裡的時間恐怕不少於實體世界,因此,以下絕對是值得深思的好問題:

1.孩子爭取的,到底是網路通訊的隱私權,還是不受控管的網路生活模式?

2.我們保障孩子隱私權的同時,如何能維持正常地參與與監督孩子的網路生活,就如同在實體生活所執行的親權?

孩子在實體世界的危險街角遊蕩,總會有好心的路人、愛心商店、有警察隨時巡查,但孩子獨自在不知名的「網路街角」闖蕩時,可不會隨時有人提醒、警告,甚至拉他們一把!因此,我認為,既然網路生活是當今青少年非常重要的生活場域,父母理當須參與其中、並適度「巡查」,就如同在現實世界裡,父母總是善盡職責去監督保護自己的孩子!

然而,青春期的孩子,就連在現實生活中都非常排斥父母的監護,更何況是網路世界?到底該怎麼做,既能讓孩子感受到被尊重,又能讓父母理性的參與監督孩子的網路行為?

 

帳號密碼有絕對的隱私權?看法律上有無責任能力!

我想,先從法律的層面來看看孩子到底有沒有能力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未滿14歲

我國的刑法將未滿14歲者,歸類為「無刑事責任能力人」,也就是即使觸犯刑法,也不必負任何刑責,這意味著孩子在八年級以前,被認定根本沒有能力為自己的罪行負責。既然無法負責,那誰要負責?當然是父母,因此,我認為:

1.爸媽有權利要求孩子告知網路上的各種帳號與密碼:
如此才可能防範他們犯下莽彌補的錯誤。

2.爸媽要做個透明人,默默地穿透一切,卻不說破一切:
爸媽所面對的,是把自己尊嚴最大化、對人權錙銖必較的青少年。緊迫盯人、處處監控,只會吃緊弄破碗,最後孩子不是乾脆地下化作業,就是直接封鎖爸媽。

3.約定「親子線上安全協議」,爸媽有必要偶而查看手機:
讓孩子認清此階段他們在法律上的定位與角色,責任都不在他們,爸媽才是身不由己的苦主,所以爸媽不得不介入管理。溫和堅定地告訴孩子,爸媽絕不會隨時隨地監控他們的社群、通訊與數位足跡,但絕對有•必•要•定期查看一下,特別是感覺他們比較有狀況的時候,他們不•可•以•拒絕。

 

•14至18歲

此階段的孩子被歸類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意思是,這個年齡層的孩子雖具有承擔刑事責任的能力,但因為尚未完全的成熟與獨立,所以可以減輕刑責。他們是「責任已達、成熟未滿」,那未滿的部分當然還得靠父母持續的關注與教養。既然孩子被認定已有一定的責任能力,爸媽應該要有以下的認知:

1.尊重此階段的孩子能保有自己帳號與密碼的隱私權

2.絕對要和孩子達成協議:
為了保護網路安全,當爸媽覺得有必要時,比如有反常的行為、夜歸、成績陡降、過度使用手機等異狀時,爸媽絕•對•有•權•利•要求查看手機。

3.避免偷看孩子的手機內容,如果因為需要不得不這麼做,事後應該要和孩子誠心道歉:
真心建議不要輕易嘗試偷看孩子的手機,因為一旦東窗事發,即使爸媽道了一萬次歉,孩子也絕對開始「防父母如防賊」,此後,爸媽就再也看不到真相。

 

•已滿18歲

孩子必須和成人一樣,擔負起刑事責任,此時當然就要放手,學著信任孩子,不過,孩子18歲,真的就能立即突變成明辨是非、絕不出錯的好公民嗎?多少新聞事件主角可都是已享有投票權、也有結婚資格的大學生啊!

除了刑法,「民法」對於成年的定義比較嚴苛,7歲以下被認定是「無行為能力」,7歲至20歲被認定為「限制行為能力」,有些行為還是必須經過法定代理人的認可,否則不具效力。20歲才算「完全行為能力」,對於晚熟的孩子,我們監護人的角色就再多擔任個兩年吧!

不過,防範孩子最有效的利器不是法律,也不是監控工具,而是讓孩子放心自在的家,若孩子從小就習慣和爸媽無話不談,到了青春期也毋須偽裝自己,那麼爸媽真的能保住一大把和孩子諜對諜的腦神經細胞。外在的手段又累又不長久,親子關係的好壞才是最關鍵。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真的很容易有關係!
 

【延伸好書】家有青少年之父母生存手冊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3165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