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用個放大鏡來尋找的愛情,不是太渺小,就是根本不存在

那些拿來說服朋友閨蜜,用來證明對方喜歡著你的蛛絲馬跡,請你不要再提起了。只有作奸犯科,不想承認的壞人,才需要分析蛛絲馬跡來確認。真正喜歡你的人,從來都是熱烈而明顯的,如萬馬奔騰,敲打著你的心。需要用個放大鏡來尋找的愛情,不是太渺小,就是根本不存在。

戀愛終極法則:別拿著放大鏡找愛情!  文 / 劍聖喵大師

櫻桃是我以前教過的學生,身材高挑還有一雙大長腿,我清楚地記得,在金話筒比賽上,她的漢代宮廷舞跳得讓人陶醉。前幾天她找到我,請我幫她分析一下,已經分手的前男友,是否有挽回的餘地?

我隨便看了幾眼聊天記錄,結論就有了:這個大她七歲的前男友,根本就是在玩弄她。

截取一段給大家看看:

男:妳早點睡吧!   

櫻桃:嗯嗯,你也早點休息吧,晚安!

男:記得找個年輕的愛妳的。

櫻桃:放心吧!我會的。

櫻桃:你的東西我寄到哪裡給你?我不想留著。

男:好的。

櫻桃:你的東西我寄到哪裡給你比較合適呢?

男:幫我丟了吧!

原諒我直白,前任的東西如何處理,是不需要請示前任的,尤其是被分手的一方。你問了對方,對方不會覺得你是一種善意,更像一種企圖延續關係的「緩兵之計」。

如果他越是傷害你,你就越對他好,那只能顯示你這個人價值極低,完全離不開他,他會慶幸自己,已經趁早把你給甩了。

其實作為一個老師,看著你的學生被辣手摧花,真不是滋味。在不斷感嘆渣男總是擁有好運氣時,我們也不斷惋惜戀愛上的盲目。

我委婉地告訴櫻桃,男生想找個比他小七歲的女友,如果這個男生不是特別帥的話,那得實力非常強才行。從她的描述上來看,這個前任似乎並不特別。

可是櫻桃總能舉出很多理由來說服我,這個前任是在乎她的。

「他還是愛我的,只是不像從前了,不然他為什麼還給我地址?」

「以前,他每天晚上不管多晚,都會和我說晚安,我一生氣他絕對都會來哄我。但是現在不會跟我說晚安,不會再叫我老婆,我生氣他也不會哄我。但是我晚上出去他又會打電話給我,上週我去成都訂了早上八點的票,他在五點的時候打電話叫我起床。」

我沒法回覆櫻桃的這些問題,我不知道一個前任為什麼還會說晚安,也許他就是禮貌一下呢?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給地址,也許他就是喜歡收前女友禮物呢?

我更不知道在他已經不叫老婆,也不會哄妳的今天,為什麼會打電話叫妳起床?也許他太無聊呢?

我知道,櫻桃希望我告訴她,她的前任依舊「愛著她」。我如果瞎編點什麼邏輯,從專家的角度幫她證實一下這個偽命題,那她一定會非常高興。可是我不能,我不想撒謊騙她,也不希望她自己騙自己。

朋友湯小姨說過這樣一段話:「我知道你分手了不甘心,還想和對方『做朋友』,一個無名無分卻無怨無悔喜歡著人家的朋友。但那些拿來說服朋友閨蜜,用來證明對方喜歡著你的蛛絲馬跡,請你不要再提起了。只有作奸犯科,不想承認的壞人,才需要分析蛛絲馬跡來確認。真正喜歡你的人,從來都是熱烈而明顯的,如萬馬奔騰,敲打著你的心。需要用個放大鏡來尋找的愛情,不是太渺小,就是根本不存在。

在一段關係中,老是這麼分析來分析去,不僅浪費時間,更減少你與對方正常交流的機會。尤其在對方對你不是太感冒的這種狀況下,你細節中暴露出的敏感和多疑,會加大他對你的疏遠。

用放大鏡看世界,世界是美麗的。但用放大鏡看人,人是殘酷的。

當放大鏡無限擴張了原本藏在心裡的細微情緒,它會讓快樂的事更加快樂,但也會讓痛苦的事更加痛苦。然而在感情中,痛苦一次就可以把快樂十次的好感抵消。

當你開始用大腦去思考愛情該怎樣發生,該遇到怎樣的人的時候,你已經偏離愛情的本質了;當你開始理智地分析這個人怎樣的時候,你已經抑制了愛情發生的可能性。

我做好了和你一輩子的打算,也做好了你隨時離開的準備,這也許是最好的愛情觀,情到深處不糾纏。

 

摘自 劍聖喵大師《別讓情緒毀了你的努力》/高寶 

 

Photo:Free-Photo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