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婚姻裡只剩相對無言,夫妻間不只是共同生活的「室友」,更是分享生活的「伴侶」

過去兩年當中,他們倆雖然住在一個屋簷下,卻沒有分享彼此的生活,兩個人在家裡都不再覺得舒坦,幾乎只說些無關緊要的話,不曾再看著對方的眼睛。他們都錯過了再度尋回彼此的機會,兩人都失落,因為他們沒有嘗試交談溝通。

怯懦導致的失敗婚姻    文 / 伍衛.波薛麥爾

接下來這個故事並非出自我的診療室,是朋友告訴我的:

他在大學研討課上看到這個女學生,他是講師。這位年輕女性和其他女學生都不一樣,她盯著他看,讓他感到困惑。她微笑著。幾星期後─出乎他的意料─她對他說:「如果您想休息一下,請來找我。我住在綠地裡。」他前去找她,並沒有什麼罪惡感。偏偏是他。

他已婚,有三個孩子,他很愛他們。過去對他妻子充滿親愛的關係已經逐漸變淡,從婚禮前就開始了。但是外遇,甚至離婚,這些他都不曾想過,光是為了孩子就不會。但世事難料。

他異乎尋常晚回家的時候,他就發明一堆藉口;每當妻子早上問起他一天過得如何,他就說謊。他沒想過孩子幾乎沒看到他,他壓抑他「其實」應該和他妻子說起女朋友的想法。他只想著女朋友,他的妻子對他反而陌生。

某一天他的女友說他現在必須快點決定他要什麼,純粹享樂的時間於是成為過去。但是決定權卻不在他:他和女友去旅行,因為一個「奇怪的偶然」,他妻子知道這次出遊,於是和他攤牌。他就像個小男孩似地坐在她面前,坦白「一切」,願意立刻搬出去。唯一讓他感到害怕的是想到孩子們,他應該在何時和他們說出他的決定呢?

妻子問他:「為何你沒有立刻告訴我你有外遇呢?」「因為我無法說出口。」「老天爺,為什麼不?」他沉默不語,她對他大吼,把這幾個字盡量拉長:「為什麼不?!」他依舊保持沉默。「所以你這個仁慈的先生還沒有勇氣當面告訴我,這兩年背著我做了什麼?」

他站起來,請求妻子給他一點時間,意外地,她讓他走開。他點燃一根菸,走進花園,心中深感愧疚。他問自己:「是啊,為什麼我沒有毫不猶豫地告訴她事實?對她坦誠真的那麼困難嗎?難道她不值得我真誠以對?」然後他聽到內心的另一個聲音:「我早已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這個聲音沒放過他:「你欺騙她,在一切對我們而言或許不算太遲的時候,你剝奪了她直接面對你的機會。」

他究竟害怕什麼?直視她的雙眼?失去她的關心?擔心她生氣以及她的家人輕視他?她的家族反正不會諒解他。或者?他注意到自己依舊沒有意識到,為何他兩年來享受妻子的照顧,卻沒有對她說清楚外遇。他又點了一根菸,突然間知道答案:「因為我太膽小,不敢承擔發生的一切。」他瞬間感覺鬆了口氣,有種奇特的感覺。他想立刻告訴她「一切」。

但是他沒辦法,因為當他走進客廳,他看見妻子在哭泣。他想撫摸妻子的肩膀,她斷然拒絕。他們兩人都沉默不語。孩子之一打開門呼喚:「媽媽!」「現在沒空!」她叫得那麼大聲,孩子驚慌地縮回去。

突然間她站起來,冷冷地看著他,讓他困惑了一會兒,然後她說:「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其實早就猜到你有外遇了?」換他生氣了,他衝著她:「妳為什麼沒有對我說過一句話?」她吞吐著答案:「因為我不想告訴你!」他的臉色蒼白,問她:「為什麼沒說?我們一直……」他及時意識到,對他而言,說完這句子會讓情況變得更尷尬。

過去兩年當中,他們倆雖然住在一個屋簷下,卻沒有分享彼此的生活,兩個人在家裡都不再覺得舒坦,幾乎只說些無關緊要的話,不曾再看著對方的眼睛。他們都錯過了再度尋回彼此的機會,兩人都失落,因為他們沒有嘗試交談溝通。

 

摘自 伍衛.波薛麥爾《當時無法說出口:「意義療法」給你坦誠的勇氣,解開束縛不再沉默,迎向自由的人生》/遠流

 

※延伸閱讀:

父母的陪伴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好的禮物

讓孩子在充滿愛的氣氛下成長,是爸媽能給孩子最好的祝福

 

Photo:Takmeome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