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人的根基,沒了根,人很難感到幸福:因此在監獄最嚴厲的處分不是酷刑,而是禁止與家人會面

家庭在每個人的成長階段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對大多數受刑人來說,最嚴厲的處分就是不讓他們與家人會面。

文│呂強

麥克失手勒死女友時才十九歲,此後,他每晚都會聽見女友的慘叫聲—睡覺對他來說已是個天方夜譚。他在牢裡不讓健康服務部門協助他,就只是困惑且極為羞愧地獨自坐在牢房裡,所以健康服務部門就把麥克轉介到我這裡,希望我能幫上忙。

麥克頭低低地坐在我面前,我問他是否想安靜地坐著,也建議他把背打直坐好,讓呼吸順暢些。他聽了我的話照做,當我們坐在一起時,我感受到他那深沉的痛苦。當我們處在靜默時,我們能經驗到他人的疼痛與苦難。同情意味著「感同身受」,其實,我們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

麥克深陷在自己的苦痛中。我什麼都沒說,就只是持續、專注地呼吸。過了二十分鐘,我的內在感受到一種轉變,我的痛苦減少了, 這是個好現象。我問麥克是否感覺好些了, 他小聲答道:「是的。」他現在覺得自己已平靜到足以跟我說話了,感覺起來就像他在重新學習如何說話。

麥可說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殺了女友。她當時在看電視,麥克卻起了「我要勒死她」的念頭,在他走過女友身邊時這個念頭消失了;但是,當他第二次走到女友身後時,這個念頭又浮現了,他又打消了念頭;然而,當麥克第三次走過女友身邊時,就下手把女友勒死了。之後,他走到河邊試著在樹上自縊。他在自己的脖子上套了繩索,但是不敢往下跳。因此,他就回家、看電視,然後上床睡覺。

 

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也都有權接受援助

麥克一輩子幾乎都是在孤獨中度過,他的父母離異且經常把他丟在鄰居家裡。他會騙鄰居爸媽其中一人在家,然後就自己窩在家,吃光所有他能找到的零食,並連續好幾天狂看電視。

參與靜坐冥想小組幾個月後,他說:「我不再感到孤獨,也嘗到了幸福喜悅的滋味。我熱愛烹飪,也開始為其他受刑人夥伴們做飯了。」獄卒們看見他的轉變都驚歎不已。麥克開始社交,不但會與其他囚犯交談,若他有空還會協助他們,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希望的存在。

他曾告訴我:「現在的我比起過去的任何時刻都要來得更快樂。我在監獄裡找到幸福喜悅,這實在很瘋狂!出獄後,我也會盡力讓自己保持這股幸福感。」

在荷蘭,犯錯的人擁有改正自新的機會,麥克刑期期滿後將會出獄。你可能會認為他罪有應得,應該要繼續受苦,而且不該享有幸福快樂的權利才對。然而,像麥克這樣的年輕人,因為自身的苦難,不但為自己也為社會造成了很大的損害,處罰對他們無濟於事,也無法幫助這個社會。他們需要的是指引與支持,這樣才能真正阻止他們傷害自己與傷害他人。況且,指引比處分的花費少,還能降低受刑人再犯的可能性。

我們經常錯失了幫助類似麥克這種人的機會,因為我們身處的社會對司法報應式的處罰抱持著強烈的認同感。每位受刑人都代表著一個能提供幫助的機會,這能為他們與社會帶來救贖,而且幫助他們不困難,因為他們大多已準備好接受自己所需的人生功課了。我們每個人都會犯錯,也都有權接受援助,好讓我們學會處世的新方法。

 

家庭是人的根基,沒了根,我們無法感到幸福

麥克在我的陪同下能與家人會面。他的父母親在訪客區相鄰而坐,剛開始麥克的雙腳不住發抖,爾後他逐漸變得平靜,能做到自我接納對他來說是個很重要的階段。家庭在每個人的成長階段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對大多數受刑人來說,最嚴厲的處分就是不讓他們與家人會面。與父母會面給了麥克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們不會再讓你這孩子失望了。」

家庭是人的根基,沒了根,我們無法感到幸福。身為一個越南人,我深知不讓家人在困頓的時候失望有多麼地重要。

我們能否把監獄轉換成一個充滿救贖與幸福喜悅的場所呢?我相信我們辦得到—只要我們願意協助受刑人恢復他們與家人、朋友的關係,和最重要的,協助他們恢復與自身的關係,我相信這是可行的。很多受刑人拒絕接觸自己的家人或朋友,可能是因為他們曾經遭到遺棄或背叛。因此,他們必須重建信任感,而我們可以協助他們做到這一點。

摘自 遠流出版《獄見佛陀:在最痛苦的時候,也能得到幸福與喜悅,23個見證奇蹟的故事》/呂強


圖片來源:ACphoto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