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陰影可以修復嗎?一名罪犯的真實故事:親人幼時的猥褻,讓長大的我很難懂得什麼是「愛」

我問他:「你對什麼事感到遺憾的嗎?」他說:「我為自己不是個好丈夫感到抱歉,因為太太需要我時我不在她身邊。只寄錢給她是遠遠不夠的,她需要我的愛,但是我卻給不出來。」

文│呂強

吉斯的故事

暴力,可能是因為缺乏自信。這觀點或許令人難以置信,但是當我們停止信任自己時,我們也會開始惡待他人,信任自己的同時,你也會信任他人。那些有暴力傾向的人,通常都不太相信自己有權利存在於世上。

吉斯經常在街頭和酒吧裡打架,並與警察發生衝突,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直重複這模式, 也不喜歡自己的生活方式。因此,他要求和我談一談。

我們用深呼吸和深度傾聽開始了這場對談。吉斯告訴我,他曾以聯合國維和人員的身分在軍隊中服役,並幫助那些動盪不安的國家創造持續性的和平。由於他的權限不足,有時無法保護無辜的民眾,因此他後來要求轉調到另一個特殊部隊,在那裡他不需要獲得許可就能處決惡人。然而,隨著時間慢慢流轉,他已殺了九十二人。

吉斯在進入部隊前就已婚,但很少在家。他會寄錢給太太,但是當太太出現情緒問題時, 無法陪伴在她身邊, 後來太太生病、過世時,他也在海外四處征戰著。

在我們第一次會談時,他說出自己六歲時遭到姑姑凌虐的往事,他很訝異自己在第一次的晤談中就觸碰到這個話題。「我看了超過二十位心理醫師,但是從沒進展到這個地步。強,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問他:「你為什麼跟我分享這段之前從未向其他心理醫師揭露的事呢?」

他想了想後,回答:「因為我感覺得出來,他們只是在『工作』而已,甚至有些人在諮商時會一直瞄手錶,他們必須結束我的時段,才能接待下個客戶。但,你是用心在傾聽我的故事。」

 

若無化化解情緒,將影響我們一輩子

吉斯六歲時父母離異,父親總是無法給予他所需的關照。這時姑姑出現了,她不但會給吉斯零用錢,還會寵他、陪他玩遊戲。直到有一次,她要求吉斯為她按摩,趁機猥褻了他。當時吉斯根本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只知道自己不喜歡這樣,但姑姑後來會不停哄騙他玩這些「小遊戲」。最糟的是,姑姑有時會坐在他臉上磨蹭,讓他無法呼吸,近乎窒息,而這似乎會讓姑姑感到異常興奮。一段時間後,父親禁止他再跟姑姑見面,年紀還小的吉斯不清楚為什麼,但也從沒告訴任何人這個祕密。

長大後,吉斯無法找到「愛」,因為對他來說,愛就像是個性遊戲。他十四歲時,會用從姑姑那裡學到的錯誤方式去碰觸女朋友的身體,女朋友當然不喜歡,之後,他也越來越難談戀愛。

吉斯在自己的婚姻中並不快樂,很少見到太太與一雙兒女,總是待在戰場上戰鬥,他也就這樣持續逃避到我們的會談為止。

突然間,他能感知到、也看清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後的兩周我們也都持續會談,我建議吉斯寫一封信給那位還在世的姑姑,但他覺得寫這封信實在很困難。我清楚地告訴他,這封信不必寄出去,所以他可以儘管書寫。這個習題能協助他釋放那些恐怖的回憶,也讓他能夠以成人的角度看待這件事。當時身為孩子的他,無法處理那些連自己都不理解的情緒,因此這些記憶都埋藏了起來,也無法轉化,進而影響了他一輩子。

寫那封信對他來說是個解脫,雖然花了很大的力氣,但是值得。藉由寫出來,他更了解自己、了解姑姑,也更了解自己的人生。之後,他的臉上開始顯得光彩熠熠,不但展露出更多的幸福喜悅,也能在靜坐時經歷深沉的休息。

最終,他原諒了她。「她的所作所為是很邪惡的。如今我可以在寫信和靜坐時看到我們彼此都承受著苦痛。原諒她,我覺得自由了!那種內心深處的柔軟是我以前從未感受過的。

 

我問他:「你對什麼事感到遺憾的嗎?」

「我為自己不是個好丈夫感到抱歉,因為太太需要我時我不在她身邊。只寄錢給她是遠遠不夠的,她需要我的愛,但是我卻給不出來。」他說。

「一切都還來得及。」我說。

「但是,強,我太太已經過世了!」

「是沒錯,但是你的孩子還活著,你可以照顧他們。」

聽我這麼說後,他很開心:「的確是,我還有彌補的機會。」

你已沉睡多年, 覺醒永遠不嫌遲。如今, 新的機會已來到,你可以從享受與孩子們相處的時光開始,藉由與他們相處,表達你對太太與對自己的愛!」

摘自 遠流出版《獄見佛陀:在最痛苦的時候,也能得到幸福與喜悅,23個見證奇蹟的故事》/呂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