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你生的?為什麼父母總對孩子不滿意、不順眼?

人時時刻刻都在變。但是我們的腦袋很懶惰,對扮演某個角色的人會有腳本的期待,很難跟著調整。一旦發現扮演該角色的人沒有按著我們心裡的那個腳本演,就會悲傷、失望或憤怒。

作者:郭葉珍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的副教授)

為什麼我會看不順眼你?

我和娉婷老師在不同的大學任教,通常都會很有默契的在出席部會的會議後一起小聚聊聊近況。

我問起她正在美國留學的女兒一切可好,她顯得欲言又止。三催四請後,她找出手機一張女兒在IG上的照片給我看。拍照的場合應該是在酒吧,因為桌上有酒瓶酒杯。娉婷的女兒高中的時候戴著厚厚的眼鏡,現在不僅穿著變得時尚了,臉上還有彩妝,真是女大十八變。

由於娉婷的表情是欲言又止,我不確定她對這張照片的評論是什麼,很謹慎的等待她起話頭。

娉婷說:「妳看。哎…」

我謹慎的選擇措辭:「看起來這張照片讓妳不是很開心,我可以知道為什麼嗎?」

娉婷說:「妳看她這身緊身低胸黑色衣裙,她在台灣時還沒有這件。以前她不會這樣穿。」

我說:「嗯嗯,跟以前不一樣了。」

娉婷說:「妳看,她化的妝。以前她在台灣時只有畢業那天化了淡妝。現在就像美國當地人。」

我說:「這些不一樣讓你有什麼感受?」

娉婷說:「擔心。」

我說:「怎麼說呢?」

娉婷說:「她哪裡來的錢買那種衣服?應該不便宜吧?我們夫妻省吃儉用供他出國讀書,她卻在飲酒作樂?」

我說:「她怎麼跟妳解釋她的改變?」

娉婷說:「她說買衣服的錢是她到市場買減價的東西,省吃儉用來的。」

我說:「對於飲酒作樂呢?」

娉婷說:「就只是實驗室週末一起出去而已。」

我說:「你對於她的說法感覺如何呢?」

娉婷說:「不舒服。我們那麼辛苦,她卻去party。但是她覺得她有權力支配她的生活費要怎麼用,功課也應付得來,認為我的不舒服太霸道。」娉婷疑惑的問我:「到底是她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如果是我有問題,我的問題是什麼?為什麼我會那麼不舒服?」

我說:「聽起來妳認為你們夫妻省吃儉用,妳女兒也要有相對的表現。妳期待她要有怎樣的相對表現?」

娉婷說:「好好讀書,不要浪費時間。」

我說:「妳知道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階段都有那個階段的任務對不對,譬如找到工作啦,找到伴侶啦,那妳覺得妳女兒什麼時候該去做這些事?」

娉婷說:「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妳的意思是說,她都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雖然也到了該找對象,試著交往的時候了。其實我也知道。我先生也這樣跟我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不舒服。妳可以分析看看為什麼我不舒服?是我有什麼問題嗎?」

我說:「妳沒有問題啦,全世界的人都跟妳有一樣的困擾和一樣的盲點,只是或多或少,對什麼人或對什麼事而已。」

娉婷說:「什麼意思?」

我說:「我現在舉例,然後妳幫我分析我現在講的例子當事人內心發生什麼事,好嗎?」

娉婷說:「好。」

我說:「我在公園看到一個小孩拿著一個氣球,手一鬆,氣球飛掉了。他一直哭,吵著要他爸爸把氣球拿回來。他爸爸說,沒辦法,那小孩就很生氣,一直打他爸爸,不斷的重複說[你不是爸爸嗎?你那麼厲害,你一定會把氣球拿回來]。你覺得那個小孩為什麼一直說因為你是爸爸,你很厲害,一定會把氣球拿回來?」

娉婷說:「怎麼這麼任性啊?」

我說:「小孩對自己的爸爸有他心中的認定啊。」

娉婷說:「你的意思是說,因為小孩認定爸爸是超人,很厲害,什麼都會,當爸爸說沒辦法把氣球拿回來,他就沒辦法接受。」

我說:「對。在幼兒的腦袋中,爸爸這個 [腳本] 等於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娉婷說:「所以當他發現爸爸不是超人的時候,他就很生氣。」

我說:「我再講一個最近我身邊發生的事。我有個朋友她是跟她公務機關的長官結婚的。她現在在衛生單位工作,而他先生已經退休兩年了。最近因為疫情,她跟我說她看到她先生開口談疫情就很想奪門而出,覺得她先生很厭煩。

我問她說,是不是因為她先生批評到他們衛生單位的措施?她說不是,她覺得她先生老是要提當年勇,說如果是他們單位的話就會怎麼做怎麼做,然後拿一些他從群組裡道聽途說的一些東西來亂評論。那些小道消息根本不是事實。」

娉婷說:「她嫌棄她先生老了,沒有用了?她以後退休也會這樣啊。」

我說:「我問她到底讓她不舒服的是什麼,她說,以前她先生是她的長官,總是很有智慧的教她這,教她那,讓她受益良多。現在反倒是她成了那個握有第一線訊息的人,變成她要去教他先生,她整個悲從中來,為什麼她先生會從保護她的大樹變成一個不能保護她的人。」

娉婷說:「現實就是這樣啊。退休了,就沒有辦法拿到一手資訊,只能拿過去的經驗來說了。」

我說:「對。所以她的痛苦來自於她對[丈夫]這個角色停留在[一個保護妻子的男人]這個腳本,從來沒有改變過。」

娉婷說:「你的意思是,要能夠停止痛苦的方法就是改變心中的舊腳本。」

我說:「對。人時時刻刻都在變。但是我們的腦袋很懶惰,對扮演某個角色的人會有腳本的期待,很難跟著調整。一旦發現扮演該角色的人沒有按著我們心裡的那個腳本演,就會悲傷、失望或憤怒。

你有沒有常聽人家生氣的說,你這樣像個老師嗎?你這樣像個長輩嗎?,你這樣像個男人嗎?

或是看到爸爸媽媽老了,悲從中來,那個心中保護我們,永遠都支持我們的爸爸媽媽,現在反而變成像是小孩要我們保護了。

這些悲傷、失望和憤怒都是來自於發現扮演該角色的人沒有按著我們心裡的那個腳本演,而那個腳本根就已經過時不再適用現在的狀況了。

娉婷說:「你的意思是,要能不悲傷、失望和憤怒就是要換腳本。要怎麼換?」

我說:「那個以為爸爸是超人的孩子,當他接受爸爸不是超人,他就不會失望和憤怒了。我剛剛講的那位衛生單位公務員朋友只要接受她老公生命階段任務已經完成,她已經不需要保護了,她自己都是大樹了,那就不會失望和憤怒了。」

娉婷說:「妳的意思是說,我對我女兒這張照片會如此憤怒與失望,是因為我覺得我女兒沒有依照我心裡的那個腳本演出?」

我說:「妳可以再說一次妳對妳女兒的期待是什麼嗎?」

娉婷說:「好好讀書,不要浪費時間。」

我說:「還有呢?」

娉婷說:「沒有了,就好好讀書,不要浪費時間。」

我說:「她沒有好好讀書嗎?」

娉婷說:「也不是。她穿成那樣,還去酒吧。」

我說:「聽起來你期待的腳本還有樸素無暇。對我來說比較像是高中時期的她。」

娉婷大驚:「對!高中時期的她讓我是最放心的了。用功讀書,拒絕邀約,不花心思在風花雪月上。」

我說:「她長大了。」

娉婷嘆口氣說:「對。她長大了。我該怎麼重新修改我對她的腳本呢?」

我說:「就如實接受她現在的樣子吧。接受喜歡party的她,接受喜歡化彩妝的她,接受一直都在變化中的她。孩子不需要依照我們內心的腳本演什麼,就讓她做她自己吧。」

娉婷說:「我不能有意見嗎?」

我說:「妳當然可以關心,可以詢問,可以討論。但生命的決定權還是她的。一旦妳開始用高壓手段,她就會開始說謊,不聯絡,把妳越推越遠,我相信這不是妳想要的。」

娉婷說:「原來要改的從來就不是我女兒,而是我自己。」

心中的平安從來就不是從要求別人改變開始,而是從願意如實接受真相開始。
 


郭葉珍的新書《我們,相伴不相絆》2/27開始預購

博客來:https://pse.is/QQABZ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