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有狀況的孩子,都需要我們用更多的愛與關懷,幫助他們走出一個新的開始

這麼多年來,最讓陳秋蓉印象深刻的是,有位國小一年級的女生,因為母親出走、父親當船員較少回家,一直由祖母照顧;當女孩兒來到書屋,陳秋蓉總會抱著她,問她好不好。有一天,這個小女生竟然不經意喊她「媽媽」,陳秋蓉才發現,原來自己是被需要的。

陳秋蓉  從愛出發,幫孩子有個好的開始   文 / 陳麗婷, 林進修, 黃筱珮

陳俊朗決心照顧偏鄉孩子的行動力,感染了許多人,目前負責書屋管理的陳秋蓉,便是受到他的影響而投入。

原本住在台北的陳秋蓉,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有機會前往台東,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陳俊朗。

那時,建和書屋已經成形,「陳爸做的事,讓我很感動,」陳秋蓉說,她曾看過一位個性較偏激,總是張牙舞爪、桀騖不馴的孩子,由於陳俊朗非常有耐心地教他彈吉他,經常與他互動,一點一點取得孩子的信任,讓他感受到被愛與關懷。

幾次之後,陳秋蓉發現,這孩子變得柔軟,和其他人講話的語氣也不同了,不再一不高興就嗆人。這在旁人看來或許僅是微不足道的改變,但對這孩子來說,卻是跨出很大一步。

沒想到,原本只是做為「局外人」的感動,由於職涯異變,演化為翻轉的契機。

 

聽見小女生喊她「媽媽」

陳秋蓉因為公司要轉往中國大陸發展,工作面臨異動;然而,當初的那份感動,還在她心頭縈繞。她心想,自己很擅長寫計畫,不如加入陳爸,一起為孩子們努力。

二○○八年年底,陳秋蓉搬到台東,投入孩子的書屋。她回憶,當時包括自己和陳爸、王計潘等五個人,在全員不支薪的情況下,一起分工合作照顧孩子。

這麼多年來,最讓陳秋蓉印象深刻的是,有位國小一年級的女生,因為母親出走、父親當船員較少回家,一直由祖母照顧;當女孩兒來到書屋,陳秋蓉總會抱著她,問她好不好。有一天,這個小女生竟然不經意喊她「媽媽」,陳秋蓉才發現,原來自己是被需要的。

「其他工作都不缺我一個人,但書屋的孩子真的很需要我!」陳秋蓉感動地說。

「我就像保母一樣,」陳秋蓉笑著形容自己。尤其有些孩子無處可去,書屋設法找到一處「學舍」,她便和幾位孩子住在一起,關懷孩子的生活起居,而忙起來的時候,較小的孩子還得跟著她進進出出。

 

社區裡的守望者

陳秋蓉說,書屋在社區中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例如:有些個案被認定為沒有立即危險,不符合安置條件,但可能家庭背景較複雜或需要緊急安置,這時書屋的學舍也能提供立即協助。

她談到,目前每間書屋常態編制至少一位老師、一位工讀生,每天負責孩子的課後輔導、帶他們寫作業等事務,提供孩子維持基本學力與用餐等協助。此外,為了讓孩子的學習更加多樣化,她也會媒合不同資源,例如:由成功大學學校團隊教授孩子程式語言,並安排書屋老師受訓。

然而,「我們做的這些,家長會因此改變對孩子的態度?我又能改變孩子多少?」跟著陳俊朗等人投入孩子的書屋,每天照顧孩子,總希望他們能變得更好,但陳秋蓉不免憂心,孩子們真的能因為大家的付出而改變嗎?

「那就是過程,」當陳秋蓉的無力感出現時,陳俊朗和夥伴們總是不斷鼓勵她,她也慢慢體會到,「在書屋要待得夠久,才能見證歷史。」

 

在愛與被愛中找回熱情

陳秋蓉想起有位國中三年級的男生,書屋老師安排他去打鼓,起初他表現得愛打不打,非常懶散,但老師沒有因此放棄,每天如同家人般噓寒問暖,像雙親般要他念書,休閒時帶著他和其他孩子玩樂、打鼓……

一開始,少年總是需要老師半哄半拉才願意參與,不曾想到,有一天,竟看到他主動練習,而且非常投入,用力打完之後雙手都在發抖。看到他開始願意全心投入一件事,所有老師都相當感動。

至少,是個好的開始。

「在書屋,不是我們單方面給予,孩子也給我們很多反饋,」陳秋蓉說,有位書屋的老師曾告訴她,來到書屋,讓她學習到愛人與被愛,不是每份工作都有這樣的機會。回頭看經歷過的一切,陳秋蓉充滿開心與感動。

 

摘自 陳麗婷, 林進修, 黃筱珮《修練幸福力:陪伴與成長的故事》/天下文化

 

Photo:天下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