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要為孩子創造一個穩定的環境、一個平靜的家,感受到「愛」可以讓孩子的情緒穩定

經歷家庭變動,孩子缺少安全感,學習也無法專心,而書屋存在的意義,便是創造一個穩定的環境、一個平靜的家,讓孩子情緒穩定。阿潘老師相信,這正是書屋的初衷。

阿潘老師 為孩子塑造平靜的第二個家   文 / 陳麗婷, 林進修, 黃筱珮

到台東已二十年的阿潘老師,當初因擔任社工而結識陳俊朗,又因理念相同,在二○○八年、二○○九年左右,與陳俊朗一起商討台東縣教育發展協會的運作、目標等問題,後來也成為南王書屋的負責老師。

那時,他才剛結婚半年,因為在書屋的工作尚未支薪,有陣子靠太太擔負起全家生計,一天只吃一條餅乾,而太太剛開始也不清楚王計潘在做什麼,一度對他在做的事情產生抗拒。

阿潘老師回憶,有次因為一個國小六年級女學生的家庭狀況,擔心她無處可去,暫時帶回自己家中安置。前前後後,他安置過五、 六位學生,都是吸毒、逃學、家暴等個案,而他家裡原本就有一個女兒要照顧。

這段過程,女兒並不排斥,太太卻很反對,直到她逐漸看到孩子們因為被愛、受照顧,行為與情緒逐漸轉變,體會到孩子們確實需要一個遮風避雨且有愛的地方,深受感動的她也和王計潘一起投入,孩子的書屋成為夫妻倆共同的職志。

 

注入清水,還孩子一顆澄澈的心

談起書屋的意義,阿潘老師說,書屋的信念是成為孩子的家。

就像一杯髒水,如果有人不斷往裡頭加入清水,時間久了,水會慢慢變得清澈澄亮。他相信,孩子們也是如此,而加入清水正是孩子的書屋在做的事情。

此外,身處偏鄉,許多孩子的家庭關係存在重大問題。

阿潘老師提到,例如:家暴、父母離異,造成孩子對他人缺乏信任等種種情緒化表現,因此,書屋除了讓孩子們有一個讀書空間,以及放學後可以歇息的地方,也希望透過心理輔導修補孩子們的創傷,讓他們長大後,不論對人、對事都有正確的態度。

「孩子們需要的是,看得到你真正對他好,」阿潘老師說,很多機構或團體推動社福工作,可能是直接將錢撥給孩子的父母,但這些錢真的會用在孩子身上嗎?當父母親離鄉背井工作或離異,許多孩子的三餐便成問題,連生病也沒人帶他們去看醫生,而諸如此類的例子並不少見;更嚴重的事情是,當家中出現問題,例如:父親喝酒、家暴等,孩子們無處可躲。這些,都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

「家庭不穩定,對孩子影響很大,」阿潘老師回憶,他接觸過一個家庭的五個小孩,父親、母親各自再婚,孩子從台中的家被丟回台東老家,即使父親一直承諾,會再帶他們回台中團聚,孩子卻遲遲等不到這一天。

經歷家庭變動,孩子缺少安全感,學習也無法專心,而書屋存在的意義,便是創造一個穩定的環境、一個平靜的家,讓孩子情緒穩定。阿潘老師相信,這正是書屋的初衷。

他解釋,以吃飯為例,他直接找一間早餐店,告訴孩子可以到那裡吃早餐,他則固定每個月和早餐店結帳;此外,孩子家裡出現緊急問題,就立刻尋找緊急庇護所,將孩子帶離那樣的環境,「這才是孩子們真正需要的!」

阿潘老師相信,唯有給予孩子真正需要的事物與直接的愛,才有機會改變他們對人生和家庭的想法。這些,也是書屋老師持續在做的事。

 

摘自 陳麗婷, 林進修, 黃筱珮《修練幸福力:陪伴與成長的故事》/天下文化

 

Photo:天下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