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間的怒吼,誰先低頭?「說教」不會讓孩子的情緒緩解下來,專家3步驟教你拆地雷

舉個簡單的例子,當一個孩子跑步跌倒了,若以貼近孩子為導向的話語,父母會說出口的是:「還好嗎?有沒有受傷?」(關注孩子) 若是以事件為導向的對話,父母說出口的關心便會成為:「你看你,早就叫你要慢慢走,你不聽,現在跌倒了吧,活該!」(關注事件) 兩種對話,差別在於關注的事物不同,說出來的話語方向與感受也就大不相同。
薩提爾親子對話專家李儀婷,從實戰經驗淬鍊超強親子對話練習,
30 種失控情境 x 3個對話工具 x 3道安全卡榫 x 3不1要,
超擬真實作練習,讓你三言兩語,扭轉親子、手足間的情緒困境。

 

4核對的脈絡 以貼近孩子為導向

聚焦在「事件」上的對話,較容易讓親子關係升級為「戰爭」,

若是以「關心孩子」為對話目標,就能建立起溝通的橋梁。


在核對的脈絡裡,能夠使用的句子沒有上萬也有成千,因此對話只要是以「貼近」孩子為導向,而不是以「事件」為導向,大抵都會是好的對話路徑。

什麼是以貼近孩子為導向的對話?什麼又是以事件為導向的對話?

舉個簡單的例子,當一個孩子跑步跌倒了,若以貼近孩子為導向的話語,父母會說出口的是:「還好嗎?有沒有受傷?」(關注孩子)

若是以事件為導向的對話,父母說出口的關心便會成為:「你看你,早就叫你要慢慢走,你不聽,現在跌倒了吧,活該!」(關注事件)

兩種對話,差別在於關注的事物不同,說出來的話語方向與感受也就大不相同。

生活中,處處可見以「事件」為導向的親子對話,但話語是活的,只要將「關心事件的話語」停頓三秒,轉個彎「換句話說」,以「關心孩子」為對話目標,親子間的情感也就能一點一滴建立起溝通的橋梁。

 

以「事件」為導向的親子對話

每日早晨,從喚孩子起床、吃早點,然後送孩子準時上學這段時間,是我最忙碌的時刻。

一日,我叫喚孩子起床,但幾分鐘過去還不見老大三三走出房門。為了讓所有事物都能流暢起來,我請先生再喚一次。

先生去叫喚前,我不知道三三其實已經起床。當然,先生也不知道,因此他扯著嗓門吼叫了一次,三三登時覺得自己被誤解了,情緒瞬間湧上來,立刻以情緒回擊:「我已經起床了啊,你還叫!」

通常孩子這樣回應,父母會立刻罵回去,而且會針對孩子的「態度」,在「事件」上回擊:「你這什麼態度!叫你起床有錯嗎?你既然起床了為什麼沒出來?我們當然覺得你還在睡,誰叫你不出來吃早餐!」

這便是聚焦在「事件」上的對話,戰爭可想而知是免不了。

雖然先生遭到孩子責罵,氣得也想立刻罵回去,不過還好最後忍住了,沒有以情緒回擊,也沒有以「事件」責罵,就沒有釀成家庭傷害。

戰火雖然止住了,但父女兩人的怒火仍高張,彼此都在情緒上,誰都沒辦法開口跟彼此說話。

 

以「關懷孩子」為對話目標

我見狀,立刻介入戰火,希望能貼近三三,藉此宣洩她憤怒的感受。

我開口詢問三三:「怎麼了,怎麼這麼生氣?」(核對感受)

三三氣急敗壞的向我解釋,她覺得自己被爸爸誤解了,她明明已經很努力的起床了,爸爸不但不知道,還大聲叫她起床,根本就是來罵她的,害她嚇了一跳。而原本放在床上的東西又莫名掉在地上,種種情緒加起來,讓她非常生氣。(傾聽)

聽完三三的解釋,我做進一步核對:「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生氣,是因為爸爸叫你起床太大聲,讓你感覺自己挨罵了,而且你明明已經起床,爸爸還誤會你沒起床,所以你才這麼生氣,是嗎?」(複誦+核對感受)

三三:「對!爸爸誤會我了,又叫得很大聲,所以我非常生氣。」(傾聽)

第一次的核對,我依例使用了傾聽與複誦的工具,很快的貼近孩子,讓孩子先被傾聽了,內在委屈的感受也就能輕輕得到安撫。

核對之後,孩子的感受雖然被貼近了,但三三並未因此進入自我覺察的層次。因此第二層次的核對,仍舊以好奇的姿態,讓孩子啟動覺察。事件中,我也會有自己的觀點,也會對故事產生困惑。為了釐清,我將我的問題拋向孩子。

我道:「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我有個困惑,爸爸之所以會去叫你,是因為媽媽叫了你之後,沒看到你走出房門。媽媽很怕你還在睡,所以才趕緊讓爸爸去叫你。如果你已經起床,為什麼不出來刷牙洗臉呢?」(核對事件)

三三臉色尷尬,努力辯解:「我沒有走出來,不代表我沒起床,爸爸大聲叫我是事實,他可以看一下我是不是已經起床,再決定要不要叫我呀!我很討厭爸爸用這樣的方式叫我,而且我的東西又掉了,我就更生氣了。」(傾聽)

三三情緒湧動,我接納孩子的情緒,但我依然困惑,我問:「你的意思是,爸爸把你的東西弄掉了?」(核對事件)

三三愣了一下,發現自己表達有誤,於是修正自己的話語:「東西是自己莫名其妙掉的,跟爸爸沒關係。但是東西掉了我已經很不開心,再加上爸爸又這樣叫我,所以我就更生氣了。」(傾聽)

 

啟動孩子的覺察力

透過核對,啟動了三三細微的覺察。她明確辨別出自己有兩個情緒在內在匯流,為了讓她的覺察能更深化,我加重語言的力道:「三三呀!你這麼努力起床,媽媽很高興也很感動,謝謝你呀(此處用到「聽核心」的欣賞,增加孩子自我價值)。但是媽媽覺得很對不起爸爸,因為是媽媽請爸爸去叫你們,結果卻害爸爸被罵,連不是爸爸弄掉的東西,也要責怪爸爸,我感覺這對爸爸很不公平呢。」(敘述故事)

三三聽完,小小沉默了。

許久後三三點著頭道:「東西掉了,確實不能怪爸爸,那不是爸爸的錯,等一下我會跟爸爸道歉。但爸爸的叫聲確實嚇到我,他也誤會我了。」(傾聽)

我欣慰的面露笑容:「謝謝你願意修正自己誤會爸爸的部分,我想爸爸也會樂於修正對你的誤會。三三,你知道嗎,媽媽沒看到你們起床的身影,就會很著急,因為媽媽早上還得去工作,必須準時出門。媽媽很希望能跟你和妹妹一起出門,讓我送你們去上學。雖然萬一來不及,媽媽得先出門工作,爸爸也會帶你們去上學,但前幾次的經驗告訴我,你比較喜歡跟我一起出門,是吧?」(核對期待)

三三朝我點著頭。

我誠懇而緩慢的說:「媽媽也好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出門,讓媽媽送你去上學,因為媽媽不要你孤單!」(敘述渴望)

孤單,是我在孩提時經常出現的感受。

我的父母早年離異,母親離家,父親隻身養育四個孩子,生活裡絲毫不輕鬆。永遠的忙碌,只為賺錢拉拔孩子長大,沒有半點時間為孩子停留,更別說去理解孩子了。因此在童年時光中,充斥著孤單與寂寞的感受,沒有人在乎我的想法,甚至沒有人在乎我的存在,彷彿我的存在可有可無,一點都不重要。

因擁有這樣的成長經驗,所以我想像,任何孩子被拋下,再怎麼有心理準備,肯定都會不好受吧。因此我也是如此想像著三三,在上學的早晨,動作不如母親快速,而被母親拋下的心情,肯定也是孤單的吧。

 

耐心核對帶來的層層影響力

三三面對我碰觸「孤單」的對話,眼眶紅了,姿態也顯得柔軟許多。

她點著頭:「媽媽,今天雖然爸爸的聲音嚇到我了,但我也有錯,我雖然起床了,但其實還在賴床,以後我起床會走出來讓你們知道,因為我想跟你一起出門。」(自我覺察)

我撫摸三三的背,謝謝她的決定,感謝她覺察後的美好。

三三緩了緩情緒後,也旋即跑到爸爸跟前,跟爸爸撒嬌的說了「對不起」,同時也跟爸爸說:「我被你的叫聲嚇到,感覺自己被誤會了,所以才對你生氣,我不是故意的,請原諒我。」

我在一旁聽了,也順勢回應先生的情緒:「我也要跟你道歉,是我請你去叫三三,卻讓你因此被責罵,害你受委屈了,對不起。」

先生因三三的道歉,以及我語言上的貼近,瞬間的情緒就化為無形,立刻說:「沒關係啦,我應該的。下次我會走進去看一下三三是不是有起床,如果已經起床,我就不會再用這麼大的聲音叫了。」

我和三三的貼近,使爸爸變得柔軟,層層影響、環環相扣,家庭氣氛又恢復融洽。

按照過往,我還未熟悉以「核對」來貼近孩子時,三三的情緒只要一上來,就很難消解,她會在情緒裡沉溺很久,而我愈想讓她擺脫情緒,我所用的對話,就愈「說教」,她的情緒就愈不可能緩解。最後母女倆得到的就是撕裂的戰爭,誰也不讓誰。

現下,我關心的不再是「事件」,如:既然起床了幹嘛不趕快出房門,沒出房門面對爸爸叫喚,有什麼資格生氣?這是什麼態度?我關心的是「孩子」的感受,如:不想你孤單,想跟你一起出門。

在核對的脈絡裡,貼近孩子的內在,既告知孩子家庭的規範(起床上學的速度跟不上媽媽,媽媽會先離開,由爸爸接手送孩子上學),也啟動孩子的自我覺察(東西掉了的壞情緒,與被爸爸誤會的壞情緒,不能混為一談),更連結了她的渴望(不想被媽媽拋棄,希望媽媽的愛),這便是好的對話路徑。

先生也在核對的系統下受惠,在他情緒升起的當下,孩子主動道歉,我也送出了貼近先生感受的語言,愛便在家庭裡流動,凝聚了彼此。

摘自 李儀婷《薩提爾的親子對話》/天下文化出版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