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考不好只能罰寫?仙女老師以唱歌代替罰寫,連海綿寶寶都有人唱,課堂超歡樂

學生可能不知道為什麼要念書,為什麼要學習,但是他們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就是不想要上台唱歌,不只這一堂課不想唱歌,每一堂課都不想唱歌。馬雲說:「一個人只能有夢想,一群一直有夢想的人就能成為理想。」我們的分組沒有組長,肯念書的人提醒成員念書、預習,沒念書的人不想成為脫隊者,只要「不唱歌」就能得到肯定的滿足感,這在課堂上比成績更吸引人。
  • -
  • 2020-01-03
  • 瀏覽數9,631

103年底,我到貴州省遵義市第四中學示範教學,學生們對我感到好奇,不停打量我。「我是台灣來的語文教師余懷瑾,今天要上的課是司馬光的〈訓儉示康〉,大家都拿到老師發的講義了嗎?」這些學生目光炯炯,專心聽著我講的每一句話。

演藝廳走道左右兩排各十個位置,「第一組在我前面這一排,第二組在第一組的後面……。」我邊走向學生,邊用雙手劃分出每一組的位置。

「一會上課,我會問同學們問題,如果你不會,也不用害怕,你身邊的都是你同組的隊友,大家可以相互討論,相互支援。等一下上課,我會在這個白板上面計分,可以嗎?」我比了比投影幕旁邊的活動白板。

學生對於我這個來自台灣的老師特別有反應,飛速地大聲回應我,「可以。」

演藝廳裡還迴盪著學生們的聲音,我即刻加碼說,「等一下分數最低的那一組上來唱歌給大家聽,可以嗎?」

學生近乎整齊的停了三秒鐘,才回答我,「可以。」應該是這樣的問題不曾出現在課堂過吧!尤其是示範教學還上台唱歌,更是別開生面。

這是我第一次在台灣之外公開授課,這堂課的成功讓我深信我的分組教學可複製、可移轉。尤其是唱歌這麼獨特的「處罰」。

 

為什麼國文課要唱歌?

剛開始教學的前五年,學生考試考不到標準就罰寫、罰抄,少則一遍,多則兩遍。選擇題連同題目一起抄,默寫題則只抄課文,目的也就是期望學生能為了

下次不用罰寫而主動念書。確實有些學生在段考前兩週看書,默書也積極許多,不願意花時間念書的學生,考完試還沒發成績單就拚命抄寫,為了抄而抄,同時拿著三枝筆把同樣的內容抄三遍,神乎其技。

學生抱怨:「老師最沒有創意了,每次只會叫我們抄抄抄,為什麼不能做些讓我們開心的事?」

我取消了段考的罰抄。罰抄,再怎麼抄,一學期也才三次,學生學習態度的改變不大。我改成在每次上課驗收學習成果,每堂課每組積分的最後一名就上台唱歌給全班聽,不僅抒發情緒,也訓練上台的膽量。

學生說這叫處罰,我說這叫挑戰。

一開始,我是這樣做的:

「回家累了,沒念書的話,沒關係,就上台唱歌給全班聽就好了。」

「分數最低的那一組,組員個別上台唱歌,一人四句就好。」

「分數是負分的那幾組,組員個別上台唱歌,一人四句就好。」

 

學生怎麼可能願意上台唱歌呢?因此,幫學生打預防針可以避免學生過度反彈。

前兩週上課,我會提醒學生,「今天最後一名的要唱歌囉!」卻不自覺的講課講到下課鐘響,原本學生以為下課前要唱歌的,很高興自己躲過一劫。這兩週講「今天最後一名的要唱歌囉!」其實是給學生們心理準備,順便讓學生熟悉課堂進行的方式。培養團隊默契,不要只有老師拚命講課,還得讓學生意識到自己在課堂上努力的程度。

第三週,在下課前五分鐘結算小組積分,讓學生知道哪一組需要上台?

我率性的說,「來算分吧!」

「第一組算第二組,第二組算第三組,……第六組算第一組。」

「把別組分數算錯的話,算錯的組全組上台唱歌。」

計算分數的這五分鐘可以讓學生盤算要唱哪一首歌?規劃要怎麼走上台?台灣學生不常上台,扭扭捏捏是常態,給學生一些時間調適,下課鐘聲響起,會加快學生上台的腳步。

有了第一次上台唱歌的經驗,極少數學生回家會練習唱歌,更多學生上課態度變得更為積極,團隊學習氛圍提昇許多。

歌聲好不好不是上台檢核的重點。有些人張了口,聲音小得幾乎聽不到;有些學生緊張得頻頻問同學,下一句該怎麼唱;有些學生索性耍寶,唱了四句〈海綿寶寶〉的主題曲。只要站上講台,開口唱歌,都可以過關。這是初步表達能力的鍛鍊。

 

唱歌有助純化學習動機

在心理學上,當個體發現兩個目標可能同時具有威脅性,興起兩者都要逃避的念頭,就像生病既不願吃藥,又不願開刀,迫於形勢,兩難之中必須接受其一時,即將形成「雙避衝突」。課堂上也是,學生既不想唱歌,又不想上課,迫於形勢,只得選擇拚命得分,勤奮答題,協助隊友,避免在眾人面前唱歌。

學生總說仙女班是全年級中最有向心力的班級,唱歌絕對是團結大家很重要的原因。學生可能不知道為什麼要念書,為什麼要學習,但是他們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就是不想要上台唱歌,不只這一堂課不想唱歌,每一堂課都不想唱歌。馬雲說:「一個人只能有夢想,一群一直有夢想的人就能成為理想。」我們的分組沒有組長,肯念書的人提醒成員念書、預習,沒念書的人不想成為脫隊者,只要「不唱歌」就能得到肯定的滿足感,這在課堂上比成績更吸引人。

向心力的打造並不是短時間能改變的,唱歌是巧計,幫助了文本的解讀,甚至縮短班級對向心力的重視及認同的時間。簡單來說,團隊的目標就是一群個人的目標所累積起來的。

紜甄說:「可能是習慣了,也可能我們已經把『唱歌』當成課堂的樂趣,現在我們早已經對輸了唱歌不再畏懼、抱怨,甚至會爭先恐後誰要先唱,誰要唱什麼歌。這種不知不覺磨練出來的膽量,只有在仙女的國文課學得到。只要不把唱歌想成失敗的表徵,把它當成是一種對未來大學面試,在教授面前展現膽量,挑戰自我的磨練,把同學當成未來的教授。如果連在最熟悉的同學面前都不敢展現自我,又如何能在一群不認識我們的陌生教授面前展現真正的實力呢!」

事實上,高三推薦面試時,學生說他們感受到自己比其他學校學生表達更自然順暢,這是唱歌帶來的效益呢。

遵義四中的示範教學,由比數落後的第七組學生上台唱歌,歌聲宏亮,博得滿堂彩。下課後,學生紛紛找我合影留念,告訴我這是他們上過最特別的一堂語文課,我也欣賞學生們上台不拖泥帶水的擔當呢!

 

重點小提示:強化學習氛圍的方法

老師們想強化學習氛圍,只要符合以下三個方向,都跟唱歌一樣是值得一試的好方法。

①要有難度:上台唱歌要克服的不只是心理障礙,還有外在的表達訓練,例如眼神直視觀眾,學生才會在課堂上更加投入。

②時間要短:唱四句歌詞平均十秒鐘,也不必擔心人數過多的問題。

③一舉兩得:不想唱歌,增強了學生上課學習動力;上台唱歌,訓練了學生台上表達能力。
 

摘自 余懷瑾(仙女老師)《仙女老師的有溫度課堂》商周出版
 

作者簡:余懷瑾
臺北市立萬芳高中國文老師,學生都暱稱她為仙女;TED×Taipei講者。專長為故事與表達、教學設計、演講技巧、班級經營與課程設計。

重要經歷:
•2016 TED×Taipei講者(一堂由老師以身作則的生命教育)
•2017-18 國家教育研究院「故事軸線與感動力」、「生命 × 敘事 × 領導」課程講師
•2018年 第五屆「中國教育創新年會」主講嘉賓(3800人/場)
•2018年 中國星教師年度榜樣
•2019年 福建師範大學教學觀摩講師

曾榮獲:105年「教育大愛菁師獎」、103年全國SUPER教師──評審團特別獎、103 學年度臺北市特殊優良教師──導師類、102年「台大SUPER教案獎」第七屆壹等獎、102年台北市教學卓越獎、101年「台大SUPER教案獎」第六屆壹等獎、101年全國創意教學獎特優等獎項。

著有:《慢慢來,我等你:等待是最溫柔的對待,一場用生命守候的教育旅程》、《故事力:TED專業講者親授,職場簡報、人際溝通無往不利》(與朱為民合著)。

 

 

圖片提供:商周出版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