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孩子不用罰寫、不用寫複雜的作業、怎麼反覆練習也沒用,這是一般人難以理解的痛

對這孩子來說,為了多認得幾個字,吃盡了苦頭,但是面對她的師長如果不能接受她的障礙,不能給她適合的教育方式和標準,對孩子來說學習更是困難重重,光是應付她無法理解的作業和要求就讓她筋疲力盡。

很多擁有身心障礙手冊、遲緩證明、學習障礙鑑定報告的孩子從外觀上看不出來,而被錯誤的對待。覺得孩子是因為懶散、因為不努力才會造成學習成績低落。

我家妹妹三年級時,遇到一位自然老師,認為她多抄多寫就能認得字,所以助理員不該坐在旁邊,會讓她養成依賴的習慣,總是讓她帶回極低分數的考卷,要求她要罰寫訂正。她的自然課本上抄寫滿滿的鬼畫符,每天帶回沒有任何人看得懂的筆記。

跟老師溝通時,老師說,「如果你有帶孩子上語言治療,治療師就會教她認字寫字,為什麼你們不帶她去做語言治療?」「不會寫字那應該會寫是非選擇題吧?」我們這麼多年來,上過的語言課無數,語言治療師不知道換過幾個,資源班已經上了整整四年,有沒有任何一個老師能把她教得跟其他孩子一樣能認字寫字?

看不見的障礙其實更難解

不是老師們沒有努力,而是就算這麼多人一起努力幫助她,還是沒能翻轉她天生的限制,她學不會認字寫字,但是她其他的能力一直持續進步著。對這孩子來說,為了多認得幾個字,吃盡了苦頭,但是面對她的師長如果不能接受她的障礙,不能給她適合的教育方式和標準,對孩子來說學習更是困難重重,光是應付她無法理解的作業和要求就讓她筋疲力盡。

當我們忽略孩子從外觀看不見的障礙,忽略孩子能力天生受限,用相同標準去要求這些孩子時,我們對她做了什麼?給了她什麼?對她又會是什麼態度?

不用罰寫、不用訂正、不用寫教室的作業,這是一種讓人難解的痛。我寧可她沒有讀寫障礙,可以跟其他孩子做一樣的事情,但是很現實的,就是不能。她需要的不是特權,而是接納她的障礙,給予她正確的教育和要求,讓她發揮讀寫以外的能力。

以前總是低頭接受別人對孩子的批判,現在學會面對他人的誤解,挺起胸膛去幫孩子發聲,不懂就要講到讓他懂。我不為孩子勇敢,他們就只能接受別人錯誤的批判和對待。

期待所有的孩子,都能被善意的光點亮。

新書進入第七刷,多麼希望能有更多人放下成見,看見這些辛苦的孩子,給這些孩子多一點的善意。 《你的善意,是孩子的光

 

Photo by bruce mars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