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入伍

我怎麼樣都沒有預料到,回到家,看見的是,白襯衫上全是血跡的淨兒,哭著,坐在淋浴間地上,鮮血從舉著的手臂向下流,丁叮虛弱的坐在她身旁……。「天啊!」我心裡想,怎會這樣?

我怎麼樣都沒有預料到,回到家,看見的是,白襯衫上全是血跡的淨兒,哭著,坐在淋浴間地上,鮮血從舉著的手臂向下流,丁叮虛弱的坐在她身旁……。


「天啊!」我心裡想,怎會這樣?

小朱,氣喘的從遠處跑上坡來:「淨兒姊請你回家去。」十幾分鐘之前,他才剛開車載我們上山。「怎麼了?」我趕緊牽著空空,快步往回走,邊下坡邊問。


「狗打架……,」他說。


「唉,又打架。」我心想,狗打架,近來在我們家常發生。我有點無奈,我曾養過九條狗在一起,一輩子,就只打過一次架。


跑進家...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