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媽,肯定和尊重自己很重要。丁寧:當周遭充斥他人「好媽媽」標準,我很容易覺得自己是壞媽媽

「當你沒有充足的能量,不斷的被孩子或其他事情消耗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在犧牲,覺得在犧牲,就會覺得自己很累、很辛苦。可想而知,從一個充滿愛的狀態來照顧孩子,和從一個覺得很犧牲的狀態來照顧孩子,兩者的結果是完全不同的,」丁寧說。

演員丁寧,一路在演藝圈闖盪逾30年,演出作品橫跨電影、電視劇、舞台劇、主持、廣告,很多人對她的了解並不是太深,多數人甚至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通告藝人」。去年,丁寧以電影《幸福城市》拿下出道以來第一座金馬最佳女配角獎,演技受到肯定。

透過戲劇角色體悟人生百態,回到真實生活,她同樣活得精彩。今年49歲的丁寧和美國籍先生馬修婚姻十年,育有3個可愛孩子,多年來她積極參與同志平權運動,是充滿正能量的瑜珈老師,更是一位暢銷作家。

前陣子,丁寧完成人生第4本書,《我不要完美,只要完整:成為自己的七堂課》,透過文字將遭受家暴的童年和不成熟的年輕自己攤在陽光下,然後一層一層剖析,她如何帶著這樣的傷口,無法愛自己,努力活出自己,卻依舊摔的遍體鱗傷。

直到36歲,認識瑜珈,開始原諒自己、原諒父母…,這一路的蛻變、茁壯,到如今成為讓自己驕傲的丁寧。丁寧接受《未來Family》專訪時談到,和自己的修復、和解,直到遇上孩子,才是考驗自己是否真正開始變好。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才能接受不完美的孩子

當媽之前,丁寧就在接觸瑜珈,透過和身體相處,幫助自己修復童年時期的傷口,而她也真真實實感受到,自己逐漸變好了。但是,這一切「美好感受」,卻在當媽之後被打了個大問號。

十幾年的修復歷程,讓丁寧懂得接納自己的不完美,有了老大Audrey之後,她發現自己又不自覺的陷入「完美」的框架中,心情在「完美」「不完美」「好媽媽」「壞媽媽」思緒中輪替。

丁寧也是職業婦女,每天作息配合孩子上課時間,一大早7點起床處理孩子和家務,經常很累了還要求自己端出三菜一湯,一整天下來,將近晚上十點才能休息。女兒上小學之後,她也曾嘗試每天送便當給小孩,送到最後她說自己真的抓狂了。

當時丁寧初為人母,內心小劇場和很多新手媽媽一樣,「育兒書不都是這樣寫的嗎?」「我覺得這是做一個好媽媽應該做到的事情啊!」而當身邊充滿各種「聲音」和「好媽媽標準」時,丁寧也會在給孩子吃外賣的時候,懷疑自己是不是「壞媽媽」?

「當我覺得自己是壞媽媽的時候,我對自己做媽的那份價值感,就會降到很低很低,」丁寧說,「我後來發現,我一直在copy所謂好媽媽的樣子。」

「當完美媽媽,力量都仰賴別人,因為你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同;而完整,是接納自己的孩子就是有不聽話的時候,當我不期待女兒改變,就是捨棄用完美的態度對待她,」丁寧說。就好像很多人對於自己身上討厭的地方,選擇忽視它,只會更容易被挑起那個不舒服的感受。

所以,丁寧選擇對自己坦誠,她常常對外宣告她是「不完美的母親」,因為每當講完這句話,她就放鬆了,然後對孩子也就放鬆了。

 

原諒自己有些事就是做不到 然後重新開始

當媽的前幾年,丁寧發現「我不愛自己」的感覺還是很明顯,一直處在憤怒的感覺裡,很緊繃。雖然她說,每生完一胎心情就越放鬆,但是當媽媽,考驗當然還是每天出現。

就拿女兒老是不好好寫功課這件事來說吧!有一次丁寧的怒氣控制不住,在開車送女兒上學途中,瘋狂碎念女兒不寫功課,碎念後來延伸變成抱怨孩子平時不聽話、浪費自己的時間、再抱怨孩子給自己的壓力,讓自己對不起老師…。車開到了學校,女兒摔了車門,頭也不回就走了。

「回到家之後,我沮喪好久,」丁寧說。從一路開車到回家之後,她的腦袋出現過三個念頭,第一,為何要把女兒該自己負責的事,全部攬到自己身上?第二,怎麼那麼在乎老師會如何看待自己?第三,怎麼又在不斷抱怨、批評,責備自己了?

當孩子進入生命之後,丁寧才開始思考,「我真的能放下自己犯的錯嗎?同時,真的可以在犯錯之後,原諒自己嗎?」與孩子互動的過程中,丁寧發現,那個「曾經不懂愛自己的丁寧」,又回來了。

當下,她立刻整理自己的思緒。「首先,誇獎自己,已經做的很好了,所以請原諒自己。再來,尊重自己有些事情就是做不到,並且原諒自己做不好,然後從頭開始。」

如果你能接受不停犯錯的自己,才能接受不停犯錯的小孩,這需要一關一關慢慢試煉,」丁寧說。在自我覺察、調整的過程中,她也突然意識到,如果可以原諒自己,那為何不能原諒女兒不寫作業呢?如果可以原諒,看待孩子的角度,就會不一樣。

 

和孩子的擁抱、坦白、認錯 也是跟自己和解的方式

丁寧曾反省,她對孩子的方式,有受到母親的影響。她小時候是被打大的,「母親很沒有耐心,因為她從小也是這樣被自己的媽媽對待,從沒有被教導過如何珍惜和愛自己,所以當然也是這樣對自己的孩子,」所以,丁寧一直杜絕暴力,但沒想到,孩子又再度給了她試煉。

丁寧說,女兒還不到2歲的那段期間,每天三餐都是她最痛苦的時候。「我就是希望她吃完那些菜,然後要規規矩矩的吃,她當然做不到,但辛苦做出來,她每次都不配合,長期下來我累積很多怨氣。」

有一次丁寧受不了,跟女兒卯上了,硬是逼她吃完。女兒那時2歲已經很有自我意識,大哭、各種發洩全來,丁寧威脅再哭就打,然後就真的抓起衣架,往女兒身上打下去。

讓丁寧感到最恐怖的是,那一瞬間,她在自己身上看到媽媽的影子,但那卻是她從小到大都不願變成的樣子。

「那時候我發現,暴力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因為你一旦開始就很難停止,我那時好像打了她7、8下,直到先生在我背後大喊好了!我才停下來,可是當下我就崩潰了,然後大哭,不敢相信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情…,」憶起往事,丁寧說到哽咽。

「我意識到是我的不對,我活在我母親的能量裡,但是我也很快的原諒自己,因為我知道我的母親沒有得到一個好的愛的傳承。但當我意識到,教我的孩子如何愛,是我的責任時,我就必須用我的能量去學習愛,然後,傳遞愛給我的孩子,」丁寧說。

過去和自己的對話和練習,彷彿都在幫助丁寧為成為母親做準備。她坦言,「如果過去十幾年沒有練習瑜珈,沒有找到和自己內心和解的方式,現在的她,早已被孩子搞到能量耗盡,內心疲憊不堪,或許早就離婚,也不會生到三個小孩…,一定很慘。」

 

放輕鬆不該是種犒賞 而是當媽本來就該有的態度

儘管現在丁寧當媽已經駕輕就熟,還是常常在育兒路上覺得好挫折,所以她不管再忙也不放棄每週固定練習瑜珈的機會。從身體,到心靈,在不斷反覆的練習中穩定、累積自己的能量;慢慢的她也能在育兒挫敗中快速調整自己,一次比一次讓自己更悠遊在媽媽的角色裡。

「當你沒有充足的能量,不斷的被孩子或其他事情消耗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在犧牲,覺得在犧牲,就會覺得自己很累、很辛苦。可想而知,從一個充滿愛的狀態來照顧孩子,和從一個覺得很犧牲的狀態來照顧孩子,兩者的結果是完全不同的,」丁寧說。

透過瑜珈,丁寧逐漸揣摩出如何「輕鬆的」做一位母親。她更發現,這不該是給自己的一種犒賞,而是當媽媽,本來就該以輕鬆的心態面對育兒這件事。

「雖然,成為母親之後,很多女人會覺得痛苦,但是每個痛苦背後,都是高深的智慧,都能幫助你越來越靠近真正的自己。但是,你必須願意穿越那道牆,去看看痛苦的背後,到底要傳達給你什麼智慧,」丁寧說。

對於當媽這件事,丁寧的感受比一般人深。她說,就像當演員一樣,當媽必須經常的配合別人,難免會有很多負面情緒,但是這些都是正常的,不用苛責自己,記住,「完美是神的事,我們當人就好。」

 

照片提供:丁寧

數位編輯:陳玉玲、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