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懂得善待自己的媽媽,別當一個把自己掏空的母親,二花小姐:「不急著吸地和拖地後,我和孩子都更快樂」

一路走來,二花揣摩如何愛自己。深刻體會,不要用別人的方式犒賞自己,因為每個人在不同的時間和情境,會需要不同的方式療癒自己。和當年的自己相比,現在的二花知道要對自己好,更知道什麼才是適合自己的紓壓方式。「不放過自己,就等於是不放過孩子;對自己好,也就是對孩子好。」

每個媽媽都有遇過育兒卡關的時候,有時候糾結起來,心情還會悶上好幾天。旅居澳洲將近20年的「二花小姐」,之前情緒經常爆炸,後來之所以找到修復自己的方式,靠的是思考反省,從她感到最疲憊的地方開始。

「二花小姐」經常在粉絲頁和部落格分享她對中西方教養的觀察以及十多年的育兒心得,是人氣很高的教育/教養專欄作者,然而她卻說,她原本是個對自己很不好的媽媽,因為給自己太大壓力,把自己搞的身心俱疲,所以很容易被孩子激怒,發飆完之後又陷入懊悔之中,這種惡性循環,讓二花有一度很不喜歡自己。

 

發完脾氣又陷入內疚 是當媽媽最大的挫折

「我很情緒化,很容易爆炸,老大比較可憐,常常踩到我的地雷,而且我的地雷沒被她踩到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原來我對那件事,反應可以這麼大!」幾乎和所有新手媽媽一樣,二花對老大是照書養。她不龜毛,但是有自己的原則,尤其從小注重孩子的生活常規,有一點點沒做到,就會大抓狂。

例如,女兒小時候老是玩具玩完不收好,或是書看完丟一地沒擺回書架上。二花會氣到大聲罵女兒,說要把玩具丟掉不是恐嚇,她是真的會拿去丟掉。

等到生了老二,開始照豬養了吧?不,二花說,她對待小兒子「一哥」也是一樣。她記得,兒子五歲的時候,幼兒園已經在教認字,二花也曾因為兒子沒把單字記熟,氣到在兒子面前撕掉學習單,事後還是姐姐幫弟弟把學習單黏好。

「我其實想盡各種辦法教育孩子,但是當孩子老是講不聽的時候,我的腦袋就會浮出怎麼連媽媽都做不好,怎麼什麼都做不好的念頭。」每一次對孩子發洩完情緒,二花都覺得好沮喪。

二花經常自省,「覺得自己修養不夠,明明是好意、是關心孩子,想教導孩子,卻都變成用負面的方式表達。明明可以好好說,為什麼我要用那麼嚴厲的責備的方式?」

二花的負面情緒總是伴隨著對孩子深深的愧疚感,擔心讓孩子覺得不被愛,或是覺得媽媽的愛是有條件的愛…。有一次兒子還對二花說,「馬麻,妳不生氣的時候,我對妳的愛就會有這麼多這麼多,可是妳生氣的時候,我對妳的愛就會縮的很小很小很小,」讓二花聽了更加內疚。

好幾次,這種無力和挫折感快要壓垮二花,讓她想一走了之回台灣,「我發現自己變成一個我不認識的自己,我很不喜歡那樣的自己。」二花雖然是笑著說,但從她的語氣裡聽出,當時的她,其實並不快樂。

 

努力做「好媽媽」忘記自己也需要療癒

二花個性好強,對自己要求高,做什麼事都負責認真,全力以赴。剛到澳洲的時候,二花把重心放在攻讀護理學位和拿執照上,隨即在第二年就開始醫院臨床工作。在適應環境、工作的同時繼續做研究,當媽並不在當時的規劃裡。

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二花論文還沒寫完就懷了女兒,雖然最後孩子出生時論文也順利交了出去,但是女兒不好帶,屬高敏感氣質的孩子,晚上幾乎每個小時就會哭醒一次,「那時候我嚴重睡眠不足,真的跟行屍走肉一樣,」二花說。

因為論文交出去之後還要修改過關才能拿到學位,但是當時的年代沒有電子期刊,得親自跑到圖書館做文獻查證。二花和先生的家人都在台灣,沒有後援幫忙帶孩子,當時二花已經累到無心再修改論文,在最後一關,放棄榮譽學士的學位。之後,二花也為了好好帶女兒,當了兩年全職媽,生完兒子後也是一樣。

當全職媽媽的時候,孩子還在地上爬,她為了維持家裡乾淨,每星期會做一張家事表,吸地、拖地,什麼都要洗,把時間排滿滿,最後事情還會做不完。「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怎麼連走路都低著頭,一直在找哪裡不乾淨。」

那時的二花更不願意犒賞自己。帶小孩出去,她覺得自己沒在賺錢,所以捨不得花錢,因此她總是在出門前做好便當,也不會在外面買飲料。二花更不想「浪費時間」追劇、看書、逛街…,覺得自己已經沒在工作了,更應該扮演好現在媽媽的角色,好好陪小孩。

 

壓力都是自己給的 不放過自己 就是不放過孩子

「我做著全職媽媽這份工作,我的老闆,也就是我的孩子,是我最愛、最在乎的人,所以我希望我做的很好,更不希望讓他們覺得我做的不好,」二花盡力扮演好「媽媽」這個角色,卻無形之中加了好多壓力在身上。明明帶孩子已經好累了,怎麼還會不自覺的一直給自己「找事」?後來二花發現,「她對待自己的方式,是導致心情常常很差的主要原因。」

有一年冬天,二花帶孩子去博物館,二花推著娃娃車,再加上媽媽包、餐盒、厚重衣物,大包小包的。當時二花看到一旁有好多澳洲媽媽紛紛把東西放在寄物櫃裡,然後輕輕鬆鬆的牽著孩子去逛博物館。

之前她會覺得,寄物一次要花一百多塊台幣,寧願把錢省下來,但是當下她忽然驚覺,就是因為每次出門都把自己「矜」到最緊,才會在帶孩子的時候無法好好放鬆,心情極差,整個過程也根本無法好好享受和孩子相處。

那一刻二花領悟到,「不放過自己,就等於是不放過孩子;對自己好,也就是對孩子好。」

意識到這件事情之後,二花開始慢慢放掉扛在肩上的無形壓力。她會偶爾和孩子出去時,花個小錢在外面用餐;也會開始買一些方便打掃和做菜的家電,減少自己的負擔。心情跟著好起來之後,二花發現自己對孩子的包容力變高,責罵也明顯變少。

 

從最疲憊和最需要改變的地方著手 就是對自己最好的犒賞

一路走來,二花揣摩如何愛自己。深刻體會,不要用別人的方式犒賞自己,因為每個人在不同的時間和情境,會需要不同的方式療癒自己。和當年的自己相比,現在的二花知道要對自己好,更知道什麼才是適合自己的紓壓方式。

二花舉例,「對有些人來說,買衣服、包包是最大的犒賞,但是以當時自己是全職媽媽的角色來說,買東西雖然可以帶來一時的開心,但是之後再看到這些衣服、包包,自己只會不斷的被提醒,沒在工作、沒在賺錢、被孩子綁住…,這反而會變成另一種壓力來源。」

「從自己感到最疲憊和最需要改變的地方開始思考,才能找到真正可以修復自己的方式,不要急著吸地和拖地,就是現在我對自己的犒賞,」二花說完哈哈大笑,但是她認真覺得,這才是自己最需要的心靈療癒。

還有,以前二花任何事都會陪在孩子身邊,捨不得和孩子分開,現在二花反而覺得,和孩子分開未必沒有正面意義存在,那也可以是一個教育孩子的機會,放手,不代表結果就是負面的。二花相信,兩個孩子即使沒有她的陪伴,也可以自己嘗試在失敗後更加茁壯。

過去經常否定自己的那個二花,現在已經懂得平衡「自己」和「孩子」的關係,並且真心認同自己是個好媽媽。去年,二花已經完全恢復全職的工作,明年預計也會拿到醫療教育碩士和感染控管深造證書的兩個學位,同一時間雖然還得教育兩個孩子,但是二花的心態現在很豁達,她不再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只要做到「以自己也能享受過程」的程度就好。

以自己的經驗出發,二花也提醒所有媽媽,必須要適時的「離開」,因為人在很累的時候,很容易會有負面思考,但這需要練習。幾次之後,就會慢慢學習在很疲憊時,依然看到事情好的一面,這個過程,才是所謂的「和孩子一起成長」。

 

照片提供:二花小姐

數位編輯:陳玉玲、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