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責罵無濟於事,在教養過程中,正確的溝通不只是為了解決問題,更是為了預防下一個問題

所謂「溝通不完全」,是指在溝通過程中輸送給接受者的訊息不夠完整,讓接受者產生和輸出者理解上的落差所造成的,所以訂定的規則要越詳細、越嚴謹才行。我們必須了解遊戲規則的訂定不以處罰為目的,而是以解決問題、進而提防為目標。而規則訂定後的執行,心理學家都服膺「溫柔而堅定」──溝通時態度要溫柔,執行賞罰的遊戲規則時必守堅定原則,不得七折八扣。

文 /  廖玉蕙

有位媽媽就曾跟我抱怨,三個孩子分別念國中和國小。小孩要求打電動時,先生如果心情好,就卯起來跟孩子PK,大人輸了,大半夜的,還不肯放孩子上床;心情不好的時候,義正詞嚴說:「玩物喪志,都要考試了,還玩。沒收。」

小孩請媽媽居中協商:「考完試可以玩嗎?」 丈夫回說:「當然可以,我哪會那麼不近人情。」等到考完試,孩子問:「爸拔不是說考完試可以玩了,把遊戲機拿出來吧。」 爸拔忽然抓狂回:「你敢說,我可不敢聽。考那麼爛的成績還想玩!」 孩子就找到理由生氣了,說爸拔總是不守信用。這就是典型的所謂「溝通不完全」,是指在溝通過程中輸送給接受者的訊息不夠完整,讓接受者產生和輸出者理解上的落差所造成的,所以訂定的規則要越詳細、越嚴謹才行。

 

溝通不只為解決問題,希望進而預防問題 

當然,我們必須了解遊戲規則的訂定不以處罰為目的,而是以解決問題、進而提防為目標。我從小丟三落四,經常挨打,但迷糊依舊。結婚以後,常常忘帶鑰匙。外子見我買菜回來,也不時為了忘買這、疏忽那地進進出出。他開始耐心教我出門前稍安勿躁,先坐下來記小紙條;回家前將紙條上已完成的事打勾勾,狀況似乎稍微有改善。接著,他在門邊釘上放鑰匙的裝飾小箱,以利取、放鑰匙,遺忘的機率遂少掉許多。大人如此,小孩依然,光是責罵無濟於事,協助孩子解決問題才是正道。

規則訂定後的執行,心理學家都服膺「溫柔而堅定」──溝通時態度要溫柔,執行賞罰的遊戲規則時必守堅定原則,不得七折八扣。凡是養過孩子的人都知道,這話說來容易、執行起來困難。規範被破壞時還能動心忍性、保持溫柔者幾希;何況人有七情六慾,執行賞罰時,難免不受時空及心境的影響,而有差別待遇。尤其「堅定」二字最難,父母經常頒布若干守則,卻因婦人之仁,無法貫徹。如果沒有執行上的堅定魄力,孩子通常會察顏觀色,知道何時當俯首認罪,何時可以討價還價、予取予求。

當然,在訂定規則前,還得先正確評估孩子的能力。學測在即,對一位成績只在及格邊緣的孩子說:「如果你考上台大,爸拔會送你一輛跑車。」不管這種禮物是否合適,光是對孩子做了不切實際的期待,這樣的獎賞諾言就是無稽。

兒子上小學中班時曾經質疑我:「為何妹妹成績只要超過八十分就能得到獎品,我卻需要達到九十分以上才有獎品?」

我就問他:「電話響時,誰去接?」「妹妹。」

「電鈴響後,誰去應門?」「妹妹。」

「媽媽找不到東西時,通常誰比較熱心幫忙找?」還是妹妹。

「那就對了。獎勵是為獎賞進步,但每個人的強項不同,你如果在家事上變得積極些,雖然也許還趕不上妹妹,但是因為有進步,也是可以得到獎品的。」

他再無異辭,看起來是被我說服了。

 

延伸思考

推託責任既然是一般人很容易便陷入的坑洞,教養上想避開,有時得仰賴強制的法規,所以在教養過程中,建立明確足資遵循的規則很重要。父母的教養觀念要明晰、前後一致,父母不要各行其是。這樣,才不會讓尊重淪為姑息或怠惰。當然什麼是不能容忍的過失?(譬如說謊或吸毒);什麼是可以容忍的錯誤?(譬如粗心或躲懶)什麼事可以商量?零用錢的用度嗎?什麼事非做不可?是回家探望祖父母嗎?甚至犯了什麼錯該受怎樣的處罰?不因個人心情起落而從輕發落或加倍處罰。

總之,大人和孩子站在一樣的高度,共同商量著訂立規則,是督責孩子守信的憑藉; 如果大人單方自行立法,由上而下,嚴控孩童不要踰矩,如此,犯規就如同觸法。

 

摘自  廖玉蕙《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

 

Photo:barnafe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