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人社會,不會念書的孩子很容易被輕視:別讓孩子認為只要成績不佳,就會失去你的愛

孩子看不太出是念書的料,除了花錢補習,到底該怎麼救?不一定要先從盯功課開始改善,可以只是單純的陪伴,創造一個你和他的專屬親子時間或活動,讓他知道不會因為成績不佳就失去你的愛,之後慢慢再進展到孩子學習,角色是一起念書的大朋友。

文│林士蕙 

當你的孩子每次大考都排最後幾名、自己已經念到跟孩子鬥氣了,一樣沒變。到底該怎麼辦?是否就索性放棄? 

這個不少家長苦惱的問題,博幼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文炎的建議是:爸媽們,千萬別這麼輕易放棄!因為親情,是讓孩子願意學習的最後一個關鍵。 

由李家同創立的博幼基金會,專注於協助弱勢中小學生的課後補救教學。副執行長吳文炎是從基層社工做起,最近剛把多年經驗彙整成新書《尋味-你沒有走過的社工路》。其實,吳文炎陪孩子做功課的經驗,比一般爸媽更豐富,挑戰程度甚至可能更高。因為,會送到博幼輔導的,大多是學習上先天(資質)不良、後天(資源)又失調的孩子,各種盯學業可以遇上的疑難雜症,他都遇過。 

他說,在華人重視教育的文化裡,一個不會念書的孩子,很容易被輕視。像是近期熱門新聞:一位嘉義單親媽媽家庭的女孩,靠著樹下苦讀考上高中第一志願。消息曝光沒兩天,就有許多熱心人士與政府官員搶著送書桌、提供免費午餐。可是他看過許多不會念書、家裡資源又不夠送去補習的孩子,常常是整個環境最後一個想要幫助的人,甚至連親生爸媽都有點心灰意冷。 

像他這樣受過社工培訓的專業人士,總是可以感受出這些孩子冷漠面孔背後的不安:「我的功課這麼差,大概爸媽已經不愛我了吧?」這樣的負面循環下,孩子的自信與自尊,會遭受到很大的衝擊,學習更不可能認真。 

 

孩子的成績,和父母如何表達他們愛有關

吳文炎認為,孩子功課不好固然值得擔心,有資源的中產家庭更可考慮請專業人士家教或送補習,但孩子的心還是需要家人關愛,而不是高壓管理或冷漠。以他的經驗,只要勸說爸媽用一些小動作關懷,孩子的進步會讓大人驚艷。 

吳文炎回想起一個對他來說相當有感的個案。那是他剛在博幼創立沒幾年,輔導過的一位小學五年級男生阿傑(化名)。阿傑的家庭狀況很不好:他的爸爸很早就車禍過世、家裡除了他還有一個弟弟。媽媽學經歷不高,只能勉力打零工以養活一家人,常常忙到不在家。 

可惜,阿傑天生資質不算好又欠栽培,成績也不好,才小學五年級,就成為全校頭號麻煩人物。他會跟著校內一個六年級的學長到處惹事,常和同學起衝突打架、甚至偷過腳踏車,當時已經在保護管束。 

一開始,基金會社工光是要準時帶著阿傑到基金會課輔,就是個挑戰。阿傑會趁社工一不注意偷溜,身為督導的吳文炎,有時也得飛車尋人。他回憶,自己督導過這麼多孩子,阿傑應該是第一個在埔里這種小地方、竟能瞬間「人間蒸發」的小學生。 

其實,博幼提供給阿傑的照顧並不差,除了放學後有社工陪著寫作業;也陪著談天度過晚餐時間,讓不是每晚都能和媽媽共餐的阿傑有個伴,餐費則由阿傑家負擔。然而,阿傑的學習態度始終算不上積極。 

吳文炎很快就想要和阿傑的媽媽,找個機會當面溝通。

定期輔導的社福機構人員,卻很無奈地告訴他,阿傑的媽媽,對這個孩子根本不太管,永遠只有領錢的時候,人才會出現。 

 

以鼓勵代替責怪來協助一位無助媽媽,也等同幫助孩子

真有這樣失職的母親?吳文炎趁著每天陪阿傑做功課的空檔,和他博感情深談,探一探他家裡的狀況。阿傑打開心防後,告訴了他令人有點傷心的真相:阿傑的媽媽,只有面對他的時候,才會愛理不理。她對弟弟就是比較好。因為弟弟比較聰明、個性也討喜。以阿傑的觀點來看,媽媽比較疼弟弟,對他差不多是放棄了! 

難怪,阿傑的態度總是散漫。一個媽媽都不期待的孩子,他自己又該為誰努力? 

吳文炎花費心思找到阿傑的媽媽,懇談以後,才了解,阿傑的媽媽並不是一開始就對孩子冷淡。她也曾期待過兒子可以變好。但是每當忙完工作回家接到學校的訊息,不論是和同學起衝突、還是偷車,一次一次地讓她心冷。身旁的人,講大兒子的消息到她的耳朵,全都是壞事,她都聽到怕了。成績不好、行為也不好、也不會看大人臉色。這些念孩子的話,彷彿也在審判她。她挫折到最後就不想面對。 

吳文炎當下覺得也不能苛責,就改對這位媽媽透露,阿傑心裡其實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媽媽協助。 

原來,外表皮皮的阿傑,心中一直盼著晚上課輔結束以後,媽媽可以來接他。有個專屬的母子見面時間,對他來說,似乎也爭回一點媽媽給弟弟的愛。吳文炎直覺,這是啟動阿傑學習的最後一招了,使盡全力說服媽媽答應。 

果然,在此之後,阿傑再也沒有在課輔時上演人間蒸發。他準時出席外,做功課時只要有一點小成就,哪怕只是一題答對,他都會積極地和社工詢問:「我這樣算進步了嗎?」 

因為,吳文炎已藉此常常提醒阿傑:只要你有進步,媽媽也會進步(願意來接)。媽媽會來,就是因為很在意阿傑的功課啊。 

吳文炎說,阿傑從來不是聰明的孩子,但至少在他們輔導後,他的學習態度認真看得見,如今已經長大,變成一個願意主動學習的人,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大人看了頻搖頭的問題學生了。 

 

孩子看不太出是念書的料,除了花錢補習,到底該怎麼救?

吳文炎的懇切建議是: 

想必數落過不少他的缺點,若都沒用,也許是試著換方式溝通的開始。難道這孩子都沒有一個優點嗎?只要有一個進步的地方,就要鼓勵小孩。  

不一定要先從盯功課開始改善,可以只是單純的陪伴,創造一個你和他的專屬親子時間或活動,讓他知道不會因為成績不佳就失去你的愛,之後慢慢再進展到孩子學習,角色是一起念書的大朋友。博幼的課輔老師,有一些是從社區媽媽訓練起來,還和小孩一起上課,結果發現效果更好。 

相信爸媽最初都只是希望孩子快樂長大、沒有考試非第一不可。換個角度溝通,也許你會發現,孩子是晚成的大器,只需要用心調教。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