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父母是哪一種教養態度,重點是要讓「家」成為一個可以讓孩子信任、依靠的地方

簡.尼爾森表示:「我們為人父母最美好的成就,就是讓我們擔負的職責,可以慢慢過期失效。」她還勸告我們,要做到「信任家裡的青少年,讓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體驗。因為青少年可以透過這些經歷,整合他們將來獨立生存需要的能力」。

文 / 安-克萊兒.克蘭迪恩

使「家」成為足以讓人復原,也能讓人變得有條不紊的地方

「家」,是家人生活起居的場所。對孩子來說,這裡過去一直都讓他安全無虞,他也確定自己能在家裡恢復氣力,況且當他遭受考驗,他能在家裡有所準備,即使他的創造力、活力、自信心因故下滑,或是他自我評價低落,他也都能在家裡復原,所以對孩子而言,家是他的庇蔭。所謂的家,不是那麼簡單,尤其是競爭輸贏、衝突對立、缺乏溝通,無法妥善調節日常生活,在在都傷害家庭制度時,大家更不能這麼說!

我們以上述要點描繪了家的力量。藉由字裡行間的敘述,我們點出維持一個家的藝術,完全取決於我們點滴鋪陳的家庭氣氛,是否和諧寬容。在這樣的氣氛裡,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也都有權利做他自己,而這個人的才能和他的脆弱之處,也都能受到接納。

這樣的良善美意富含活力,我們要在家裡散播這股力量。在此同時,為了讓青少年能依靠自己的家,在生活裡衝鋒陷陣,家庭制度擔負的使命,除了必須穩定、嚴密、堅定,家裡的一切,也都必須要讓人能夠理解。這就像人划船時,船邊的水流若有氣無力,水裡的槳就會停頓下來,導致划船的人無法運用水流衝勁向前划動,小船就會停在原地。但如果水流激烈,划船的人就能依靠水流,讓小船往前衝。所以划船的人要仰賴水流,才能讓小船有力前行。

法國心理治療師伊莎貝爾.菲約扎(Isabelle Filliozat)的著作《大家都不再相互了解》,也列在我們的參考書目中。她在這本書裡談到,家庭是一座航空母艦,當青少年衝鋒陷陣之前,會將自己的飛機安置在母艦上維修保養,而且他們能停在這裡多久,就會停留多久。

對於所謂的「家」,或許我們也可以只保留「庇蔭」或「保護罩」的概念。畢竟大家在這裡,都有權利能做自己(它是和善的空間),而且這個地方有條有理,又令人安心(它是牢靠的空間)。更何況在這個地方,大家都能持續創造出自己的獨特個性,無論是一個人身處青春期,甚或是青春期結束之後,在家這個地方,大家都還是能這麼做。

 

讓親子關係能緊貼青春期成長發展

乍看之下,父母要不是「寬容和善,卻毫無威嚴」,就是得「獨斷堅決,卻毫不親切」,畢竟這兩種教養態度,大家都比較容易掌握。不過,以長期而言,如果這兩種教養態度的作用能相互結合,家裡的氣氛和每位成員的未來,都保證會因此變得最好。只是與其他教養態度相比之下,要結合和善與堅決,這項要求其實極為嚴格,這一點大家未來就會明白。

雖然要結合和善與堅決這兩種教養態度,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都必須略微自我警惕,也需要付出努力,而且要自我調整,不過,這麼做的確值得。為了在親子關係有所學習,也為了把挑戰與難題化為契機,藉此改善親子關係,我們採用什麼方式尋覓解決之道,依舊是重心所在。

剛開始在家裡應用這種教養態度時,由於家中每位成員都還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也都自覺得還沒調整好而無法做到,而且對於這種態度是否能發揮作用,大家也都無法負責,所以這個時候,主要還是靠父母為這種教養態度打下基礎。

簡.尼爾森表示:「我們為人父母最美好的成就,就是讓我們擔負的職責,可以慢慢過期失效。」她還勸告我們,要做到「信任家裡的青少年,讓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體驗。因為青少年可以透過這些經歷,整合他們將來獨立生存需要的能力」。

事實上,我們有能力放棄掌握某些事;我們其實也非常清楚,該如何根據自己和孩子的關係,對這些事保持適度控制。

我們必須對自己有信心,同時得信任家裡的青少年!我們這些年來不僅培養親子關係,也持續修復這段關係,使它變得更豐富。有了這樣的親子關係,我們就可以讓它有所變化,也能使它存活到人生盡頭⋯⋯,甚至能讓它的存在,超越人生盡頭!

愈常接納,愈少強迫,

愈常協調,愈少翻臉,

愈常論證,愈少說服,

我們的親子關係,就會愈好!

 

摘自 安-克萊兒.克蘭迪恩《圖解青少年的難搞小劇場:阿德勒正向教養,幫你STEP BY STEP化解青春期風暴,擺脫為人父母的焦慮與恐懼》/地平線文化

 

Photo:shelleywiart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