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人一味地想要「教」孩子些什麼,卻忘了先聆聽與理解,那麼可能反而阻止了孩子獨立思考

很多時候,孩子的想法會與我們不同。或許是因為世代差異,也有可能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更多時候只是因為我們是獨特的個體,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觀點。然而,如果大人一味地想要「教」孩子些什麼,卻忘了先聆聽與理解,那麼我們所示範的方式反而阻止了孩子獨立思考。

塞納河畔的餐桌激辯   文/ 凱若Carol Chen

那年我們全家人旅行巴黎,慶祝我的生日。當天晚上在塞納河的遊船上用餐,一面看著夕陽與艾菲爾鐵塔交映生輝,一面享受著高級美食,一家盛裝出席,真是夢想中的慶生啊!

但咱們家的人走到哪都維持一貫風格,即使很有氣質地品嚐佳餚美酒,話題終究是離不開當時剛落幕的美國總統大選。我們一家都對這個結果不甚滿意,不過我們既不是美國人,也沒有投票權,只能對著彼此抒發對現今世界政局的擔憂與不滿。雖然我們一家對各候選人的觀感差不多,但每個人的觀察角度卻不盡相同。我屬於「目前的世界局勢就是如此,我們持續觀察」的溫和態度,而且又是我的生日,實在不想多討論政治。但我們家德國爸爸和中學生女兒,卻就「選民有沒有智慧」這個議題開始激辯起來。

從我剛到德國時,就對婆家時常在晚餐時間討論各種嚴肅議題而訝異。因為他們不只是討論,還時常辯論,但竟完全不影響情緒與食慾。我後來發現,從青少年時期就是政治狂的德國人還真是不少,朋友見面可以討論「昨天梅克爾的談話,你有什麼想法」這類很硬的話題。他們有些人靠左,有些人靠右,但對政治或政策的意見不同,並不會讓他們老死不相往來,這也與我過去的經驗很不同。

 

愛在餐桌上談政治的德國家人

餐桌上他們暢談移民政策、各國選舉、國際關係,一開始我實在食不下嚥,心想哪有人這樣不胃痛的?而我過去被教導「餐桌上最好別談政治」,家人間就算知道彼此立場不同,也最好別「哪壺不提提哪壺」,省得翻桌吵架;我的德國家人卻是時常「吃晚餐配政治」,談笑風生自在得很。後來從女兒新學校發現,這根本就是從教育扎根的習慣。

他們在歷史課堂上不背誦年份,但討論歷史事件「為何」產生。他們會花上好幾堂課,從不同角度分析為什麼會有「奴隸制度」的產生,以及黑奴解放運動如何改變美國文化,也會討論希特勒當時為什麼能夠成為德國的統治者,哪些事件鞏固了他的地位,而他又採取了哪些政治手腕。當前德國最多人關心的難民與移民問題,也是課堂上討論的重點,老師並不會直接告訴他們移民政策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因為這正是要留待學生自己去思索與探究的,老師會要他們去理解各個族群為何會產生這些不同的觀點。

十多歲的孩子霹哩啪拉講著自己的想法,分析與論點自然不是十分到位,此時老師並不會說「你們不懂」或阻止學生發言,而是補充「歷史實證」來讓他們再次思考,或讓同學回家再繼續做更多功課,以驗證或推翻自己的想法。因此,與父母親討論這些議題就變成很自然的事。

讀歷史,不是要去記憶那些遠古與我們無關的故事,而是去了解當時或當地的人,其實與你我無異,我們若在當下或許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這種「同理心」的培養,絕對沒辦法靠著背完整本「公民與道德」來完成。當不同觀點都被充分討論了,也比較能決定出一個屬於自己的立場,而不會人云亦云,隨便他人為自己決定。當然,這也代表有些人的想法可能會很極端與偏激,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理性冷靜的判斷,但能夠有一個公開的場域來表達己見,特別是對十多歲的孩子來說,是很珍貴的尊重與自由。

女兒當天真是火力全開,從不同陣營的支持者的背景開始分析,搭配上美國社會現狀,又談到二戰之前歐洲政局的對照,和我家德國人交鋒對戰。她認為雖然自己不支持當選者,但從各方面可以明白這是一個可預期的結果,而且是很能理性去判斷出來的,並不是像大家所形容得那麼「出乎意料之外」。我在旁聽得津津有味,聽到了有趣的觀點還會應和幾句,真的是很有趣的對談。

 

同理心,從充分了解對方觀點開始

從這些分析當中也可以看到,女兒雖然不支持該位當選者,但她仍然能夠站在另一邊選民的立場去雙邊思考,這倒是很成熟的思辨力。我們多半會為自己所支持的對象發聲,卻鮮少能同理另一方的觀點與感受,這樣充滿同理心的雙邊分析,連許多大人都無法做到。當然,結果沒有誰勝誰負,畢竟只是討論,無需有最終結果,過程卻讓我見證到教育方式對於孩子思辨能力培養的重要性。

 

心臟強一點,支持孩子說出自己觀點

現在的教育方式,強調要讓孩子能夠自主思考與學習,也重視他們的表達與分析能力。然而很多家長老師都會問:「該怎麼做,才能讓孩子動腦與開口呢?」其實,我從女兒教育環境的改變中發現,如果孩子在課堂與家中闡述自己的觀點時,能被肯定與鼓勵,他們其實都挺有想法的,若還能加上更多歷史與實證,整個「激辯」就能變成一次珍貴的學習歷程。我也很喜歡與女兒的朋友談天,我發現,只要我丟出對的問題,並且展現出願意聆聽的態度,他們多半都很願意暢所欲言,就如我家女兒一樣。

很多時候,孩子的想法會與我們不同。或許是因為世代差異,也有可能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更多時候只是因為我們是獨特的個體,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觀點。然而,如果大人一味地想要「教」孩子些什麼,卻忘了先聆聽與理解,那麼我們所示範的方式反而阻止了孩子獨立思考。我常對我母親說:「就是因為你當初希望我擁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特別難『教』和『管』啊!」當我們希望培育出具有批判思考力的孩子時,師長父母的心臟也得要夠強,才能頂得住這些辯論,且從中漸漸滋長出孩子的珍貴思辨力。

下一回,當孩子跟我們來個「餐桌辯論」時,別一開始就對他們說「小孩子有耳無嘴」了,或許,我們還能從他們的分析觀點中,學到不少東西呢!

 

摘自 凱若Carol Chen《我們在德國IB學校學會的事》/天下文化

 

Photo:edsavi30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